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HP被迫穿成小H-第17部分

动着脚步,寻找着最佳的攻击哈利的位置。
  哈利站在原地不动,甚至连魔力都小心翼翼的没有外放感应伏地魔的行为。他只是紧张的竖起双耳,听着盥洗室中传来的每一丝细微的声响。
  {不过,我也很满意你的表现。这样聪明的你,才能被称为是我的对手。毕竟,就连我,十二岁的时候,知道的也没有你知道的多。虽然刚刚苏醒的时候,我并不愿意相信,我竟然会被一个刚刚出生,不到一岁的婴儿给打败。不过,现在真正的看到你,即使是已经失明了的你,我也觉得你不愧是我的对手。}伏地魔嘶嘶的说着,声音不大,近乎耳语一般,却威胁性十足。
  哈利浑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紧紧的绷了起来,并没有因为伏地魔的称赞和认同而放松大意。
  {多谢夸奖,但是我存在的意义,并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我所在乎的人。}哈利冰冷的回了伏地魔一句。虽然面对伏地魔,那种压迫的感觉让他很紧张,不过不用再辛辛苦苦的掩饰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却也让哈利重新回到了前世那种如同毒蛇一般,静静的守候在角落,等待着给目标致命一击的美妙的感觉。
  这个时候的哈利,才是最真实的自己。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危险的感觉,即使是伏地魔,也不得不正是。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都在等待着对方露出破绽的那一刻。
  {主人,外面还有一个和日记本同样气息的东西。}蛇怪突然开口提醒哈利,而伏地魔则在抓住了这一刹那,挥动魔杖大声叫道:“钻心剜骨!”
  哈利在伏地魔开口的一瞬间,飞快的跳到了一旁,然后魔咒被打到了哈利身后的水池上,水池应声而碎,哈利挥动魔杖,对准伏地魔的方向,大叫:“除你武器!”
  {格林,毁掉水池里面藏的东西,用你的牙齿!}哈利一边躲着伏地魔的攻击,一边回击,在这中间的空挡,立刻命令蛇怪毁掉藏在水池后面的魂器。
  {不!住手!我才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你不能毁掉我的魂器!}伏地魔大声叫道,试图想要阻止已经游进水池里面,准备毁掉拉文克劳冠冕的蛇怪。
  可惜,蛇怪已经承认了哈利是他的主人,就算伏地魔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也只不过能让它微微迟疑一下,却不能阻止它接下来的动作。反而是哈利,抓住这个机会,冲出了盥洗室,用了一个他从来没有用过的咒语。
  “赫奇帕奇杯子飞来!”
  对着迎面呼啸的风声,哈利精准的伸出了手,接住了伏地魔的另外一个魂器——赫奇帕奇的杯子。
  就在这个时候,他身体中涌现出一股奇怪的感觉。
  {不!}伏地魔大声叫道,“阿瓦达索命!”
  这个咒语不是对准哈利的,不过哈利还是心中一紧,{格林,你怎么样?}
  {主人,我没事!}盥洗室中一阵轰鸣,然后是东西打碎的乒乒乓乓的声音。
  “钻心剜骨!”
  {啊!}蛇怪尖叫,但是只维持了几秒钟,而这几秒钟之内,哈利已经重新冲到了盥洗室的门口,对准伏地魔的方向,就甩过去一个“统统石化”。
  伏地魔僵住了片刻,而就这短短的片刻时间,蛇怪迅速的变小,然后重新攀上了哈利的手臂。
  {主人!}蛇怪喘息,哈利感觉到了手臂上一股湿润的感觉,不知道到底是蛇怪受了伤,还是只是已经变得一旁狼藉的盥洗室里的水。
  {把这个咬碎!}哈利把手中的赫奇帕奇杯子送到了蛇怪的嘴边,一边趁着伏地魔被僵住往房间外面冲,一边对蛇怪下命令。
  {是,主人!}蛇怪应声,然后一口咬住了赫奇帕奇的杯子,就在这个时候,哈利只觉得浑身一种充斥着胀满的感觉,难受的让他差点晕了过去。
  “钻心剜骨!钻心剜骨!”身后是重新获得自由的伏地魔的尖声叫喊,哈利虽然及时躲开了大部分的咒语,不过还是被一道咒语扫到。
  “啊!”冷不防的哈利一声惨叫,被那突如其来的痛彻心扉的疼痛折磨的双腿一软,直接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波特!}因为挫败而失去耐心的伏地魔那着魔杖就冲了过去,“阿瓦达索命!”随着伏地魔的尖叫,一道绿光从他的魔杖呼啸而出!
  陷入昏迷
  凭借着身体的本能,在被索命咒打中的那一刹那,哈利用力往一侧翻滚,躲开了那道绿光,但是却没有来得及躲开被打空的绿光炸开楼梯而飞溅的石块。
  {格林,快!不要管我,咬透那个杯子!}混乱中,赫奇帕奇的杯子滚到了角落之中。哈利知道,只有彻底的毁坏那个杯子才能让被伏地魔控制的莱斯特兰奇清醒,于是大声的命令蛇怪,然后翻身对着伏地魔的方向甩过去一个魔咒。
  “除你武器!”来不及细想,为什么赫奇帕奇的杯子被格林咬坏之后,伏地魔为什么没有虚弱,咒语的威力反而更大。
  {不!}咒语打中了伏地魔,不过他的大声的惨叫却不是因为那个微不足道的“除你武器”,而是格林终于在一片混乱之中来到了掉落在楼梯最下层的赫奇帕奇杯子旁边,然后变大一口用毒牙咬碎了整个杯子。
  {不!哈利波特,终有一天,我会打败你,杀死你的!}伏地魔惨叫着,最后一个咒语没有来得及发射,就彻底的消失了。
  而在伏地魔的这片灵魂消失的一瞬间,哈利只觉得一股凶猛的力量冲击着他的大脑,让他一阵一阵几乎要晕眩过去。
  {主人,你怎么样?}格林重新游回哈利的身边,用变大的身躯卷住了哈利,然后朝着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的门口爬去。
  {放我下来,格林。}哈利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坚持不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晕倒。毕竟,刚才那一场激烈、差点毁了拉文克劳宿舍的打斗,恐怕已经惊动了学校里面的其他人,他一定要在所有人赶来之前离开,并且可能的话,消除拉文克劳鹰状门环关于他的记忆。
  还好,哈利坚持住了,并且在顺利的消除鹰状门环记忆之后飞快的重新披上隐形衣。
  几乎就在哈利做完这一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面,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拐过一个弯来到了拉文克劳塔楼的入口。穿着隐形衣勉强扶着前面站着的哈利松了一口气,然后凭借着微弱的魔力探索,顺利的来到了向来喜欢站在最不起眼的角落的斯内普。
  “教授。”快要跌倒的哈利勉强隔着隐形衣拉住了斯内普的袍子,斯内普一愣,在其他人都试图着要进入拉文克劳休息室的时候,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
  他朝着空气中抓了一下,而这个动作只有最后赶来,头发上还带着一个没有来得及取下来的卷发筒洛哈特看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洛哈特不顾斯内普身边的低气压,好奇的凑了过来,带着白痴的笑容,“不好意思,刚刚在备课,没有注意到。”
  “很明显!”斯内普转身,一手背到身后扶着隐形衣下已经摇摇欲坠的哈利,带着嘲讽的表情,上下打量了洛哈特一番,然后讥讽的目光落在了那个卷发筒上,“洛哈特教授之前在备课,”说道这里,斯内普脸上的笑容更加嘲讽扭曲,“难道没有听到从拉文克劳休息室这里传来打斗声吗?”
  “啊!可能是我备课太认真了。”洛哈特脸都不红一下,顺理成章的接了下来,然后匆匆的对身上冰冷难看的斯内普挥了下手,就冲了过去。
  “我是吉罗德 洛哈特,梅林爵士团三等勋章,反黑魔法联盟荣誉会员,大家让一让,让我来解决发生的事情!”
  “啧!由他这个白痴来教黑巫术防御课,真的是霍格沃茨的灾难。”斯内普嘲讽了一声,然后用最不隐人注意的方式,带着哈利悄然离开。
  一离开所有老师的视线,斯内普就伸手一拉,一把抱起了在他手中越来越重的哈利。
  “波特,发生了什么?”所有的学生早已经被赶回了他们各自的宿舍,而拉文克劳的学生则在霍格沃茨的礼堂,所以斯内普看似抱着一团空气,并且自言自语的样子并没有被任何人看到。
  “教授,伏地魔……”哈利努力的维持着最后一分清明,不过显然并不是很成功,“赫奇帕奇的杯子……被毁了,还有冠冕……是拉文克劳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赫奇帕奇的杯子,还有拉文克劳的冠冕……”斯内普急促的问哈利,然后冲进了阴暗的通往地窖的走廊。
  哈利感觉自己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不过还是凭借着本能回答了斯内普最后两个词,“伏地魔,魂器!”然后,他双眼一翻,再也坚持不下去,晕倒在了斯内普的臂弯之中。
  斯内普感觉到怀中的人失去意识,本来就飞快的脚步就迈的更加大,长袍已经不止是在他的身后翻滚,而是在翻飞了。
  终于,到了他的地窖,斯内普说出了口令,然后冲进了哈利的房间,掀开哈利身上的隐形衣,然后才真正的看到一身狼狈,浑身划伤带着血迹的哈利。
  没有无所谓的对哈利身上伤口的吃惊和尖叫,斯内普飞快的脱下了哈利身上已经破破烂烂的袍子,仔细的对哈利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发现哈利除了身上那些外在的不算很严重的伤口之外,竟然还受过钻心剜骨的折磨。
  “黑魔王,难道,他真的复活了吗?”斯内普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左手手臂,在那个地方,有这个充满了黑暗气息的标记——属于伏地魔的标记——那个标记,在刚刚,就在拉文克劳宿舍传来打斗声的同时,猛烈的疼痛了一阵。
  这个魔王标记已经很久没有疼过了,准确的说是十一年多没有疼过了。可是,就在刚刚,它重新疼了,并且格外的剧烈。在那一瞬间,他甚至失去了多年的平静,差点炸掉属于自己的坩埚。
  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但是又查找不出真正原因的哈利,斯内普决定还是先帮他治疗外伤,然后再想办法掩饰哈利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昏迷不醒,免得有人把怀疑的目光,转移到哈利的身上。
  回到自己摆满了魔药的柜子前,斯内普飞快的挑出了他所需要的魔药,重新回到哈利的房间,坐在床头看了许久,最终迟疑的伸出手臂,把昏迷不醒的哈利给扶了起来靠在床头。
  斯内普一手打开魔药瓶子,一手强行卡住哈利的下巴掰开他的嘴,把治疗外伤的魔药给灌了进去。
  昏迷中的哈利剧烈的咳嗽起来,斯内普见状皱起了眉头,几乎是下意识的讽刺,“波特,如果你想失血过多而死的话,就继续咳嗽。不然,就给我喝下它们!”
  不知道是斯内普的话起了作用,还是最初被强迫灌药的难受已经褪去,剩下的半瓶魔药,哈利顺利的喝下了。
  见状,斯内普这才松了一口气,顾不上之前因为哈利剧烈的咳嗽而喷溅到他长袍上的药水,直接拿起了另外一瓶魔药。这是一瓶恢复魔药,对于在被人施了钻心咒之后的恢复有很有效的作用。
  斯内普庆幸,在伏地魔消失十一年之后的今天,他竟然还有闲暇制作这种魔药。飞快的给哈利灌下魔药,看着他渐渐恢复了血色的脸,斯内普这才松了一口气。
  再次检查了一下哈利的身体,确定并没有什么伤害存在的情况下,斯内普这才起身,拉起了一旁的被子,盖住了因为检查身体上的伤口而□在外面的白皙的皮肤。压抑下心中那微微有些异样的感觉,斯内普看了一眼哈利平静的脸庞,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他必须回去查看现场,哈利昏迷前那断断续续的话,实在是让他的心提到了半空之中。不去看一看,他怎么也放心不下。更何况,身为霍格沃茨学校四个院长之一的他,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不在现场。
  匆匆的重新赶回拉文克劳的休息室,门已经被打开,斯内普看了下四周,然后径直来到了麦格的身旁。
  “怎样了?”他冰冷的用比耳语略微高一点的声音问,麦格吓了一跳,回头看是斯内普这才松了一口气,“斯内普教授,你之前去了哪里?”
  “波特!”斯内普神色不悦的扭曲了下薄唇,给了麦格一个简单的答案,然后低头看向之前麦格正在检查的一个被什么东西穿透,冒着黑烟的杯子。
  ‘赫奇帕奇的杯子……被毁了……’斯内普突然想到了哈利昏迷之前,那断断续续的话。
  难道,这个就是哈利口中的赫奇帕奇的杯子,伏地魔的另外一个魂器?斯内普危险的眯起了双眼,一直注意着他的麦格立刻问道,“斯内普教授,发现了什么问题吗?”
  斯内普扭头神色麻木的看了麦格一眼,然后无声的抽出了自己的魔杖对着手中的杯子测试了许久,最终才直起身子走到了一旁公共休息室的书架旁的椅子上,把杯子放在了跟来的麦格的面前,沉声道:“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这是一个很危险的黑魔法物品,虽然现在看起来已经被毁了,不过上面残留的微弱的魔法痕迹还是能证明这一点。”
  麦格倒抽了一口冷气,捂住了嘴,“天啊,黑魔法物品,这么危险的东西怎么可能出现在学生宿舍?”
  “这就不得而知了。”斯内普抬头挑眉嘲讽的看了麦格一眼,“还有什么发现没有?”
  “一个拉文克劳的学生,弗立维教授认出来,是六年级的威尔斯 莱斯特兰奇,庞弗雷夫人现在正在照顾他。他身上的外伤已经全部被治好,可是人却依然昏迷不醒。”麦格担忧的看向一旁沙发中躺着的身影,庞弗雷夫人正在忙碌的检查着,她看了一眼这才回头,看向斯内普。
  “还有另外一样东西,也是被同样的方法毁掉的。看起来,应该同样是黑魔法物品。”
  “什么东西,在哪里?”斯内普起身,麦格连忙带着他去了楼上那之前被蛇怪毁去了大半的盥洗室。
  斯内普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面上的那个不起眼的冠冕,他上前捡起了冠冕,仔细的看了看,然后收了起来。
  “我拿回去研究,还有莱斯特兰奇的家属都通知了没有?”斯内普环视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这才转身问自从邓布利多离开后,成为临时校长的麦格。
  麦格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捏了几下鼻梁,“我真希望邓布利多能回来,莱斯特兰奇家族虽然出了贝拉夫妇两个食死徒,不过却还是古老而高贵的纯血家族,他们之前已经威胁让我们在最短的时间里面找到伤害他们继承人的凶手,不然就投诉到学校的董事会,还有魔法部要求关闭霍格沃茨。”
  麦格说着,那平时闪烁着严厉光芒的双眼浮现了泪光。
  斯内普点头,径直下楼,看也没有看一旁的莱斯特兰奇,就拿着放在一旁桌子上的赫奇帕奇的杯子,在麦格担忧的目光下,匆匆离开了拉文克劳的休息室重新回到了地窖。
  “格林!”一关上地窖的门,斯内普就大声的叫起了蛇怪的名字。之前在拉文克劳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了回到杯子和冠冕的应该是蛇怪的牙齿。
  浑身是伤的蛇怪慢慢的从哈利的被子下爬出来,抬头对准斯内普,嘶嘶的叫了起来。
  “该死!你在说什么?!”斯内普皱起了眉头,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依然在昏迷中的哈利,脸色重新变得难看,并且一阵铁青一阵绯红不停的变换着。
  “这是……”他忘记了关于被毁掉的魂器的问题,担忧的看着满身是汗,仿佛陷入了什么折磨人的困境中的哈利。
  是哈利,还是波特
  “Harr……波特!”斯内普坐在床边,目光清冷的看了如同陷入梦魇一般的哈利一眼,然后抽出了魔杖,低声默念了几个咒语,看着魔杖末端散发的光芒,渐渐的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怎么可能,体内魔力暴涨,但是身体却没有一丝的异样。”斯内普收回魔杖,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哈利,然后低声自言自语,“波特,到底在拉文克劳的塔楼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陷入这样奇怪的情形?”
  房间里面一片寂静,没有人回答斯内普的问题,而唯一知道事情经过的蛇怪,却又不能跟斯内普沟通,告诉他当时那紧张而危险的情况。
  “唔!不要!不要!”躺在床上的哈利突然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大声的尖叫起来。斯内普皱眉,忍住想要捂住耳朵的冲动,按住了哈利胡乱挥动的双手,沉声道:“波特!冷静!”
  “不要!你休想得到魔法石!伏地魔,我是不会把魔法石给你让你复活的!”哈利双眼依然紧闭,并且大声的叫了起来,在斯内普的压制下拼命的扭动身躯,和斯内普,或者说是他梦境中的人抗争着。
  “波特!那已经过去了!放松!如果你不想我伤害到你的话,就放松!”斯内普低声咆哮,从哈利的尖叫声中,他已经知道哈利在记忆中遇到了什么。
  是那个几乎让他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夜晚,与黑魔王相遇的那个晚上。
  虽然一直很想知道哈利到底在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改变这么多,改变的让他渐渐的不再讨厌他,不再敌视他,不再是那么不情愿的保护她。可是,斯内普也绝对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知道哈利一直不愿意告诉他的秘密。
  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哈利恢复清醒,问清楚他到底在拉文克劳发生了什么事情,找到他异常的昏迷的主要原因。
  “不——!”哈利再次尖叫,拼命的挣扎已经让盖在他身上的被子滑落,甚至他在想要逃离斯内普控制的时候,把斯内普的巫师长袍都撕扯破。
  “波特!”见哈利依然沉浸自爱噩梦之中,斯内普决定不再试图用温和的手段叫醒他,他努力的制服虽然昏迷,但是依然用力的挣扎的哈利,一手抓住哈利的双手往上在在床头,用身体压住哈利乱踢的双腿,然后抽出了自己的魔杖。
  “清泉如流!冰冻咒!”两个简单的咒语,先是一道清泉从斯内普的魔杖喷出,把挣扎中的哈利浇了个透心凉,然后又是一个冰冻咒,让哈利身上的水渍结冰,冻得他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蝉。
  “阿嚏!”哈利打了一个喷嚏,然后终于睁开的双眼。
  “波特,你回复理智了吧?”斯内普立刻松开了双手,并且整理了下自己凌乱的袍子,冰冷的声音中带着极度的不悦。
  “斯内普!”哈利惊叫,就像是躲他最恐惧的东西一样往后退。
  “波特,我想你应该叫我斯内普教授才对。格兰芬多扣十分,为了你的不礼貌。”斯内普飞快的从床上站了起来,双手防备性的环抱在胸前,神色冰冷而疑惑的看着床上的哈利。
  虽然,他醒来之后只说了一句话,但是斯内普已经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不是那个他已经熟悉的,不再讨厌的哈利。
  他,是一年级那个冲动的、自大的、鲁莽的哈利波特。
  “我为什么会在你这里?”哈利仿佛没有听到斯内普的话一样,不过最后还是勉强加了一声,“先生?”
  “你不记得你二年级发生的一切了吗?”斯内普的眉头锁的更深,因为面前的哈利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二年级,不是才一年级期末考试结束吗?怎么一下子就二年级了,教授?还有,你还没有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皱眉不点灯?”
  斯内普慢慢的放下了双手,怀疑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哈利那不安惊慌的脸,看着他紧紧的抓着身下的被子的手,发现跟这个只会尖叫质问的哈利波特相比,他更愿意面对那个像斯莱特林的小蛇一样机敏、冷静,但是又不缺乏设当的勇气的哈利波特。
  “波特,告诉我你之前的记忆是什么,这样我才能更好的帮助‘大难不死的男孩’,帮助‘伟大的救世主’!”斯内普开口,面对这样的哈利,他不由自主的用了已经好久不用的嘲讽哈利身份的词汇。
  并且,他回避了哈利的问题,一边眼前这个哈利在知道并不是周围没有点燃蜡烛,而是他失明的时候,用尖叫声来摧残他的耳朵。
  “我,我只记得……”听到斯内普的问题,哈利先是露出愤怒的表情,然后又在一瞬间变成了惊恐。
  “教授,是奇洛,奇洛要偷魔法石!”哈利坐直的身体,朝前倾去,急切的叫道:“教授,快阻止他!奇洛的脑子后面,他的长围巾后面,藏着的就是伏地魔!”
  “闭嘴,波——特——!”斯内普用阴冷的声音提醒阻止了哈利的尖叫,然后神色阴霾的在房间中来回踱步了几次,眼角的余光看着哈利顶着那一头因为之前挣扎,而重新变得乱糟糟脑袋随着他的动作而来回摆动,他心中的厌恶和烦躁更甚。
  “教授?”在死寂的房间中僵坐了许久,哈利才试探性的开口,“斯内普教授,你能不能先把蜡烛点起来?”
  斯内普目光冰冷的看着一脸忐忑不安的哈利,皱眉飞快的含糊不清的道:“现在是下午,不是房间中没有光线,而是你在二年级的魁地奇比赛中出意外失明了!”说完,他就飞快的捂住了耳朵,但是这依然不能阻止哈利的尖叫声穿透他的手掌,折磨着他的耳膜。
  努力的忍耐的三秒钟,斯内普终于抽出了自己的魔杖,对准哈利,“无声无息!”
  顿时,刺耳的尖叫声消失的无影无踪,斯内普几乎可以说是解脱一般的叹息一声,然后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找到了离床最远的凳子,优雅的坐了下来。
  直到床上的哈利不再保持尖叫的表情,斯内普才冰冷的开口,“我希望,现在你的脑子已经开始恢复工作,能冷静的听我说话了,波特。”冷笑了下,斯内普压抑下心中的烦躁,和另外一种莫名的情绪,继续嘲讽,“虽然,我不应该对你那容量可怜到堪比巨怪的大脑,抱有任何的希望,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认真的听我说,波特。”
  “是的,斯内普教授。”吃到苦头的哈利紧张的吞了一口口水,迷茫的寻找着斯内普的方向。
  简直就是两个人!斯内普嫌恶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哈利,沉默了片刻,才继续用已经很久没有用的,习惯性的针对哈利波特的厌恶语气,飞快的解释了两年级所发生的一切。当然,他并没有提到他和哈利之间的发生的变化,只是简单的说了哈利住在自己的地窖,只是因为要给他治疗双眼而已。
  “你说,你在帮我制作治疗双眼失明的魔药?那制作好了吗?”哈利语气急切的打断了斯内普的话,斯内普不悦的抿了一下唇,挥动魔杖念了一个确定时间的咒语,然后不情愿的道:“还有一个小时,魔药制作成了。”
  “我要喝!”哈利叫道,然后才又低下了头,本来充满活力的声音中多了一份黯然,“我想去看看罗恩,没有想到,对于我来说只是昏迷过去一阵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的事情。”
  是啊!如果不是刚刚向哈利讲述这个学期的经过,斯内普自己都没有想到,这短短的半年多中,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向来最考验波特的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能和对方和平相处,而没有把恶咒甩向对方。
  甚至,在刚刚那一刻,身披着隐形衣的哈利无力的拉住他的长袍,浑身微微颤抖直到晕倒在他怀中的时候,他竟然从内心的深处,开始担忧起波特了。
  或者说,是哈利?
  虽然早已经假装那天在密室之中,情急,看到波特有危险的时候那一声“哈利”的叫喊是幻觉,可是,之前哈利毫无知觉的晕倒在他怀中的感觉,那种几乎于绝望的、跟在密室中看到波特有危险一样的感觉,还是让斯内普重新察觉了自己对哈利态度上的改变。
  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思绪,斯内普双手稳固的到出了已经精心熬制了近两个月的魔药,然后重新回到了那个有波特的房间。
  是的,只是波特!虽然外貌、声音一模一样,但是斯内普绝对不承认房间中的这个没有二年级记忆的波特是哈利。
  “喝药。”把杯子塞到哈利的手中,斯内普飞快的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如果你不怕这是毒药的话,就喝了吧。”
  本来已经把杯子送到唇边的哈利听了斯内普的话,微微一愣,露出了迟疑的神色。
  斯内普心中更是不满,如果是那个哈利的话,绝对不会怀疑他的,而是全身心的信任他!
  不过还好,哈利虽然吃了许久,最终却还是咬牙喝下了杯子中的魔药。
  “好难喝!呕!”一口气喝完哈利只来及露出了难受的表情,甚至来不及放下手中的杯子,就晕了过去。
  “哐当!”杯子掉落在了地板上,发出了一声沉默的响声。
  哈利归来
  斯内普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喝了药昏迷过去的波特,心中挣扎了片刻,还是走上前去拾起掉在地面上的被子,胡乱的帮他盖上,然后转身匆匆的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的日子里面,学校中几乎有胆量认真的看着周身气压低到一个极限的斯内普的人,不管是教授,还是学生,都发现斯内普的神色苍白到了一定的程度,浑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疲惫。
  而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斯内普极力掩饰的成果了,透过迷惑咒语,整个学校也许只有一个人能看出斯内普的神色到底有多么的憔悴,他的眼底下面的阴影是怎么一天一天加重的。
  所有人都以为斯内普在担心喝了他魔药,却一直都昏迷不醒的哈利波特,那个活下下来的男孩,包括现在那一双蓝色眼睛不停闪烁的邓布利多老狐狸。
  “西弗勒斯,我觉得你是否应该休息几天,来放松一下你的心情。”因为莱斯特兰奇受袭事件,而被重新请回霍格沃茨学校的邓布利多看了一眼神色阴郁的斯内普,声音中透露着一丝长者的关爱,“也许后天到来的复活节,你可以考虑出去散散心,至于昏迷不醒的哈利,我相信搬到医疗翼让波比照顾几天也是可以的。”
  斯内普抬头,看了一眼邓布利多,沉声道:“不用,只要让我静静的用三天复活节的假期好好的研究一下魔药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就可以了。无聊而懒散的假期,还是给那些喜欢浪费生命的人吧。”
  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在为昏迷不醒的哈利波特担心,只有他知道,他在这些天到底发现了多少恐怖的事实,又是怎么把这么事实变成最深沉的秘密,埋藏在他脑海中最深,无人可触及的地方。
  就连阿不思 邓布利多这个老狐狸也不能触及的秘密。
  也许,他早就知道了,根据哈利波特额头上的伤疤。斯内普的眼神微微的暗了下,起身,带着不耐烦的语气对邓布利多道:“校长,如果你没有想到别的事情,来继续浪费我的时间的话,我要回地窖了。”
  “我在霍格莫德发现了一种新口味的糖果,你要不要试——”注意到斯内普越来越阴沉的脸色,邓布利多顿了一下,改口,“好吧,既然你急着要研究魔药,我就不留你分享糖果了。”
  斯内普冷哼了一声,然后甩袍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邓布利多的办公室。
  一路上,用阴沉的神色吓跑挡路的各个学院的小动物,斯内普顺利的回到了自己的地窖,并且在进门的一瞬间关上门,挥动魔杖下了一个静音咒,这才径直来到了哈利的房间,推门而入。
  果然,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哈利又在说梦话。习惯性的上前检查了一下哈利今天的身体情况,斯内普这才转身离开房间,快步回到了他的实验室,那里的坩埚上,正熬制着散发着浓烈的像汽油一样味道的魔药。
  斯内普上前检查了一下熬制的时间,等候了一段时间,然后逆时针均匀的搅动了十分钟,然后才加入一旁已经准备好的豪猪刺,再次手臂稳定的顺时针搅动了八分钟,等他收回手,坩埚中的魔药已经变成了美丽绚烂的宝蓝色。
  满意的点了下头,斯内普转身从一旁的柜子中拿出接下来需要的材料,一边熟练的处理各种魔药材料,一边思索这些天来,他从头到尾思索了这个学期所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得出了几个结论。
  最先知道的,自然就是伏地魔所谓长生的秘密——魂器,虽然还不确定伏地魔当初到底自作了几个魂器来以防万一,不过最起码有了这个线索,就有彻底打败伏地魔的可能。
  哈利彻底昏迷之前,是那个冷静的、机智的、很想斯莱特林小蛇的哈利彻底昏迷之前,也留下了一个很明显的线索。他说指出了那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冠冕和杯子到底是什么东西,是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标志性物品。
  如果伏地魔能收集到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东西的话,那么身为斯莱特林的他,自然一定会得到斯莱特林的挂坠盒。至于格兰芬多之剑,就在邓布利多那个老蜜蜂的办公室里面挂着,如果那也是伏地魔的一个魂器的话,恐怕邓布利多那个老狐狸早就把格兰芬多之剑给毁了。
  不过,那已经被毁的赫奇帕奇杯子和拉文克劳冠冕,却是不得不交给了邓布利多,以他那渊博到了极点的知识,恐怕就算之前不知道魂器的事情,现在也应该已经知道了。
  只是,他是否会想到他所想的那一点呢!
  还是,他早就知道了一切,所以才会——
  想到那个可怕的推断,斯内普本来平稳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把已经死掉的毛虫的头给切了下来。
  停下微微有些颤抖的手,放下银质的小刀,斯内普这才嫌恶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毛虫挥动了一下魔杖,那个切的不成功的毛虫就消失了踪迹。
  虽然一直都很讨厌那个自大、冲动、自以为是、不怎么会运用他大脑的波特。可是,一想到,邓布利多早在十一年前把莉莉 伊万斯用生命保护孩子放在佩妮家门口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某些事情,并且这十一年来一直在策划着这件事情。斯内普就觉得心中涌起一阵一阵的愤怒。
  哈利波特,那个被巫师界的所有人称颂了十一年的男孩,竟然会是伏地魔的一个魂器!
  斯内普唇角微微的勾起,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坐在了桌子一旁的椅子上。这是自从哈利波特昏迷之后,他就一直在思考着的一个可能,而且越想越觉得是这样。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毫无撒查拉 斯莱特林血脉的哈利波特竟然会蛇佬腔的原因,同时也解释了他头上那个据邓布利多说,用什么魔药都不能消除的伤疤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该死的!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爱的烙印,那是哈利波特身为伏地魔一个魂器的标志才对!
  斯内普紧紧的握住了袖子下面那苍白的手,忍住了冲到邓布利多的办公室,质问他是不是哈利波特,那个莉莉 伊万斯用生命保护的孩子,那个被人们成为“大难不死活下来的男孩”,从一开始就被他摆上了消灭伏地魔这个黑魔王的祭台上,成为最华丽的祭品!
  许久,斯内普才重新站起来,憔悴的脸上带着一种坚定的神色。他想起了之前哈利曾经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他说,他不相信邓布利多。而他西弗勒斯 斯内普,是不是之前也太过于相信邓布利多了。
  他想起了十一年前的那个夜晚,邓布利多说“他们信错了人”的时候,苍老的声音中蕴含着一种别样的冰冷。想起了邓布利多这些年来,一直阻止所有人接近哈利波特,并且制作出哈利波特一直像小王子一样生活在他亲戚家的假象。
  一年级暑假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到了哈利波特,鼎鼎大名的哈利波特,在德斯里一家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德斯里一家,好像一直都把他当成家养小精灵一样对待。难怪他一直都是那么的瘦弱,穿的衣服都不合身——他一直以为那是波特特有的异于常人的审美观造成的。
  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心神,斯内普计算了下时间,然后重新来到坩埚前,加工他即将完成的平复体内魔力波动的魔药。
  这些天来,他一直都在制作禁魔魔药,来控制哈利体内汹涌的魔力,以避免他因为体内魔力过多,且不能用正常的方式消耗体力,而魔力爆发损坏他体力的魔力系统。
  教课,批改惨不忍睹的魔药课论文,熬制魔药,简单而忙碌的生活过的别样的快,在斯内普还没有来得及察觉的时候,复活节就到来了。
  整个霍格沃茨因为之前哈利邮购的曼德拉草制作的药水,在五天前救活了所有的受害者而一直陷入了热烈的庆祝之中。除了赫敏、德拉科,还有醒来的罗恩,经常会大着胆子问他哈利的近况之外,没有人想到关心一下救了所有人的哈利波特的情况。
  不过,哈利也许根本就在乎这些虚假的东西。斯内普小心翼翼的把熬制好的魔药倒进杯子中,浅黄|色的液体在杯子中微微的晃动,他径直来到了一直被释放了静音咒的房间,然后扶起哈利,准备灌下魔药。
  “哈利,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醒来?”斯内普看了一眼怀中,在这些日子里显得更加瘦弱的人,低声的问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哈利微微眨动了几下睫毛睁开了双眼——明亮而翠绿的双眼。
  绿色的眼睛对上了黑色的!
  相对于斯内普在那一刹那的僵硬反应,哈利则扯出了一个虚弱的笑容。
  “教授,好像我每次昏迷醒来的时候,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你。”而且那双眼睛总是那么空洞,像一条没有尽头的隧道一样。不过后面的话,哈利并没有说出来。他只是默默的看着神色僵硬,审视着他的斯内普,扯着脸上淡淡的笑容。
  斯内普松开了扶着哈利的手臂,起身后退一步,并且抽出了魔杖对准了哈利。“你记得二年级发生的事情吗?”
  “当然,我可不认为我会因为长时间的昏迷而失忆。更何况,我的意识一直都很清醒,只是没有办法控制身体而已。”哈利慢慢的挪动身体,靠着床头坐了起来。
  斯内普并没有因为哈利的回答而松开眉头,放下魔杖,反而危险的眯起了双眼,“那么,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或者说,你究竟是哈利波特那个讨人厌的小狮子,还是汤姆 里德尔?”
  “汤姆 里德尔?”哈利瞪大了双眼,看着神色紧张的斯内普,知道他已经在自己昏迷,失去对身体控制权的这段时间里面,察觉了哈利波特本身就是伏地魔一个魂器的事实。
  “教授,难道你的脑袋已经全部被这些味道古怪的魔药给占领了吗?如果我是汤姆 里德尔,我会消灭伏地魔的魂器,并且让那个被伏地魔控制的莱斯特兰奇攻击受伤吗?”哈利学着斯内普管用的嘲讽语气,嘲讽着斯内普。
  “当然不可能,可是,你的种种表现,却也不像是哈利波特!”斯内普慢慢的放下了紧握魔杖的手,紧紧的盯着哈利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人总是会改变的,教授。”哈利淡淡的解释,然后四肢无力的起身当着斯内普的面穿上了他的衣服,“一切都不过是因为一年级末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而已。”
  “可是,另外一个波特却不是这么认为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改变,你不会告诉我,那是因为他不记得之后发生的事情,所以才没有改变吧?”斯内普露出嘲讽的表情,挑起了一侧的眉毛,沉声道:“波特,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哈利。”哈利停下扣衬衫扣子的动作,扭头看了一眼斯内普。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2.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