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HP被迫穿成小H-第50部分

验室中那强烈的魔药味道,洗也不洗倒头就睡,一直到他需要上课的时候才由家养小精灵叫醒。
  这样的生活习惯对身体绝对没有好处。哈利在多次劝说并没有取得实际效果——特别是今天晚上,斯内普吃饭吃到一半突然想到了某点就又冲进了实验室,一直到半夜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哈利再也无法克制那一刻心中涌出来的那种感觉。
  有那么一刻,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在斯内普的心中,魔药比他更重要!所以,他说都没有说,飞快的收拾了放在地窖的属于他的所有东西,包括牙刷、刷牙杯,然后就一股脑的离开地窖,冲到了格兰芬多的塔楼——就让斯内普和他的魔药过吧!
  可是,现在冷静下来想想,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行为幼稚到可笑。
  不管是前世,还是这辈子,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竟然会有这么一天。他竟然就像那些普普通通的陷入爱情的男女一样不理智,因为某些往日在他看来可笑的不得了的理由,而吃醋,闹别扭。
  是的,他就是在跟这段时间,吸引了斯内普大部分注意力的魔药吃醋,他就是因为闹别扭,所以才不告而别,离开地窖的。
  看来,爱情确实能让人的智商变为负。
  哈利已经开始想象,等明天见到斯内普的时候,斯内普会怎么用他那磁性的声音嘲讽他了。
  也许,会说他的脑袋是巨怪的?
  哈利想到这里,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第二天一早,哈利和罗恩一起离开宿舍的时候,在格兰芬多塔楼引起了一阵小小的轰动,赫敏甚至用怀疑的眼神看了哈利许久,最终在罗恩语焉不清的解释下轻轻的点头。
  “我能理解你的想法,哈利。但是,说真的,这真的是、一点、都不理智!”赫敏不赞同的摇头,哈利看了她一眼,“赫敏,我不相信,你在这种情况下能做得到,用理智来处理自己的情绪。”
  经过一个晚上的思索,哈利也想开了自己昨天晚上幼稚的赌气,不管是多理智的人,在面对自己在乎的人和事情的时候,都会失去平日的理智和冷静。
  昨天晚上他的没有理性的表现,只能说明一件事情——他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惨了斯内普这个别扭、阴沉、喜欢用恶意的嘲讽掩饰关心的男人。
  或许,应该再加上一条——研究魔药成痴!
  心中恨恨的给斯内普加上一条“罪名”,哈利他们一起走进了霍格沃茨礼堂。虽然心中依然对斯内普有些不满,但是一走进礼堂的大门,哈利就下意识的看向教师席寻找那个黑色的身影。
  斯内普不在?哈利心中微微一紧,然后又升起了一股恼怒的情绪。
  这个该死的男人,难道到现在还没有从他的实验室中走出来吗?哈利保持着平静的神色坐到了格兰芬多的长桌上,索然无味的往自己的口中塞着食物,不时的抬头朝教师席斯内普惯常坐的位置看上一眼。
  可是,一直到他吃完早餐,斯内普都没有出现在他教师席的位置上。哈利隐隐有些担心,却又不好明显的表露出来。
  他思索了片刻,然后从书包中拿出了课程表,仔细的查看起他的课程表。
  要到后天才会有魔药课?他微微皱眉收起课程表,起身跟上赫敏和罗恩一起去上变形课。
  “哈利 波特!”变形课上,麦格突然大声吼叫起来,惊得整个加强班的学生都停下了挥动魔杖把面前蹦蹦跳跳的兔子变成小狗或者老鼠的动作,齐刷刷的转头看向坐在最后一排的哈利。
  “我可以不可以请你在我的课堂上专心一点!”麦格愤怒的把自己的唇抿成了一条线,用严厉的眼神看着哈利。
  “对不起,教授。”哈利立刻道歉,并且看着在他桌子上挣扎的一半像兔子,一半像某种鸟类的动物,挥动魔杖,“咒立停。”
  可怜的兔子一恢复原样,重新恢复了活动力,立刻从哈利的课桌上跳了下去。
  “格兰芬多扣十分,并且今天晚上七点关禁闭。”片刻之后,麦格教授才喘息着说,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
  午饭的时候,斯内普依然没有出现在霍格沃茨礼堂。哈利突然发现,霍格沃茨的伙食好像下降了不止一个档次。
  好像,所有的食物都没有放调味料一样。
  “赫敏,你说服霍格沃茨的家养小精灵罢工,抗议要工资了?”哈利扭头看向赫敏,赫敏不解的眨眼,“没有啊,它们……老实说,它们似乎并不喜欢我的提议……”赫敏神色尴尬的说,然后语气一转,“赶紧吃饭,我们还要写变形课论文。”
  “好。”哈利有些无力的回答,把盘子中好像一点味道都没有的食物都塞到了自己的嘴中。
  下午上的是魔咒课,弗立维教了他们一个新的咒语——召唤咒,在经过前半堂对这个咒语原理仔细的解释之后,弗立维就让学生开始进行练习。
  “你们刚刚接触这个咒语,可以先试一下召唤一些简单的东西。总体来说,这个召唤咒,跟飞来咒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比飞来咒更快捷方便。”弗立维站在厚厚的一摞书上,尖声对着全班的学生说,“你们可以试一试先召唤杯子,汤匙,或者是其他相似的小东西。”
  “像这样。”弗立维挥动魔杖,清晰的念出咒语,一个精致的茶杯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现在,开始练习,记得我说的那个挥动魔杖的时候的小窍门,咒语一定要说的清晰!”
  “哈利!”赫敏轻轻的推了一下发呆的哈利,“你有没有听课!”
  整个教室都响起了乱七八糟的念咒语的声音,甚至还有某些人挥动魔杖的动作太大而产生的风声,这正是说话的好时机。
  赫敏一边努力的试着召唤咒,一边抽空问明显不在状态的哈利,“哈利,如果你担心斯内普教授的话,下课之后就去地窖看一看斯内普教授就是了。何必,这么撑着让两个人都难受呢?”
  “谁说我担心他了。”哈利白了赫敏一眼,却不由的因为赫敏的话,再次想到了斯内普,上一次他一整天没有出现就是发烧了,病倒在地窖。而这次,不会也是……哈利越想越担心,他一边想着斯内普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一边漫不经心地挥动自己的魔杖,心不在焉的念出咒语。
  “啪”的一声轻响,哈利吃惊的看着被他无意中召唤在课桌上的……
  为了格兰芬多(一)
  这是……哈利吃惊的看着面前那团灰色的布料,不等赫敏说什么就立刻伸手飞快的抓住塞到了自己巫师长袍的口袋中。
  “哈利,你召唤的那是什么东西?”罗恩好奇的凑了上来,“为什么藏起来,你可是班上第一个召唤出来东西的人,告诉弗立维会给格兰芬多加分的!”
  哈利尴尬的扯动了一下唇角,“不!我拒绝。”
  “为什……”罗恩想继续问,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他们身旁响起。
  “韦斯莱,难道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尊重他人的隐私吗?”德拉科慢吞吞的说,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哈利朝他露出一丝笑容,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赫敏在他们耳边嘶嘶的低声吼道:“弗立维教授来了!”
  哈利三人微微一顿,不管是脸色涨红想要反驳的罗恩,还是冷笑着随时都可能喷射斯莱特林毒液的德拉科,还是注意力依然大部分都在某教授身上的哈利,都立刻挥动魔杖,念咒语试图召唤什么。
  “啪!啪!啪!啪!”连续四声轻响,在教室中巡视,准备随时提醒学生们需要注意的弗立维立刻被这响声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大家看,格兰杰小姐,波特先生,还有韦斯莱先生和马尔福先生他们四个已经成功了!”弗立维尖声叫着,然后飞快的走到了他们四个的课桌前,一件一件的看过去。
  “格兰杰小姐召唤的是一个纽扣,嗯,很聪明的做法,越是小的东西,就越是容易被召唤出来。”弗立维笑着给赫敏加了十分,然后是德拉科的一个小小的雕刻着龙形的勋章,也加了十分,之后是罗恩的梅林爵士勋章,也是十分。
  “波特,这是你召唤出来的东西?”弗立维惊讶的等大了双眼,看着哈利面前的那锅还冒着热气的东西。
  “呃!”哈利勉强的笑着,尴尬的点头,“是的,弗立维教授,这个就是我召唤出来的东西。我,我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召唤出这个东西来。”
  梅林的裤子啊!斯内普一定会杀了他的。哈利根本就没有听到弗立维接下来的话,更不知道他得到了四个人中最高的奖分。
  把斯内普熬制了一半的魔药从火炉上召唤走,毁了他精心熬制的一坩埚魔药……哈利想象着斯内普回到实验室后,发现自他的魔药不见的时候,发飙的样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飞快的挥动魔杖用了消失咒,赶紧毁尸灭迹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哈利,这,不会就是昨天晚上,你回宿舍的原因吧?”罗恩结结巴巴的看着已经空无一物的课桌,“斯内普教授的魔药,还没有熬制成功,就被你给召唤出来了?”
  “嘘!”哈利低声叱呵,“罗恩,小声点,不要让别人知道。”他看着罗恩不解的神色,低声提醒,“难道你想让我被斯内普教授分尸,然后用来制作成魔药吗?”
  “哈利,你、你怎么说也是斯内普教授的伴侣,虽然你们还没有结婚,但是他应该不会对你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情来吧?”赫敏纠结而担心的看着哈利,“那只不过是一锅魔药而已。”
  “如果你知道他为了这锅魔药已经快有半个月没有好好的休息了,你就不会这么说了,赫敏。”哈利无力的趴在了课桌上,迎上德拉科投来的同情的眼神,强调道:“记得,千万不要告诉斯内普教授,他在火上精心熬制的魔药,之所以会神秘消失,是被我给召唤来了。”
  “这我可帮不上忙,哈利。”德拉科懒洋洋的说,并且带着某种幸灾乐祸的笑容,“刚刚弗立维教授可以在全班都大大的夸奖了你有天分,第一次用召唤咒,就召唤了某个正在上魔药课的学生的坩埚。听听,大家还在讨论,那个因为你而丢了魔药的人,会收到斯内普教授怎么样的惩罚呢!”
  “梅林啊!”哈利哀嚎一声,彻底的像一只鸵鸟一样把头埋在了胳膊之间。以霍格沃茨某些消息的传递速度来说,他相信,在晚饭之前,他在魔咒课上做出了“丰功伟绩”就会传遍整个霍格沃茨,说不定连一直都在女生盥洗室里面哭泣的桃金娘也会知道。
  除非斯内普像上次一样病倒,不然他绝对会知道这件事情的!
  有那么一瞬间,哈利不确定,他是希望斯内普精力旺盛的,因为他毁了那一坩埚的魔药而惩罚他呢?还是更希望斯内普病倒在地窖里面,对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一无所知呢?
  结果,等晚饭时间,哈利在霍格沃茨礼堂看到脸色因为某种彼此心知肚明的原因而发黑的斯内普的时候,他确定他更希望斯内普病倒在地窖里面,对这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都一无所知。
  甚至,他开始觉得晚上麦格教授的关禁闭都是一种变相的享受。
  等晚上九点钟,哈利离开麦格教授的办公室的时候,整个霍格沃茨已经陷入了一片静寂之中,哈利小心翼翼的拿出了比双胞胎的活点地图更加详细的地图,仔细的看了一下所有可以回格兰芬多塔楼的通道,最终选择了一条最快,而且最不可能被斯内普堵住的路,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
  “哈利,你为什么会回这里?”赫敏皱起了眉头,“我以为你会在劳动服务结束后,去地窖跟斯内普教授解释某些事情?或者,直接被斯内普教授抓住。”她干巴巴的补充了一句,“后一种可能是德拉科说的,他说你一定不会乖乖的回地窖,但是也一定会被斯内普教授给堵在回格兰芬多塔楼的路上。”
  “赫敏,就算格兰芬多敢作敢当,是勇敢的象征,但是我也不想在斯莱特林的蛇王一肚子怒火的时候,撞上去找死。”哈利说着拿出他的变形课课本,还有写了一半的论文,摊开羊皮纸仔细的看了一下中午的进度,一边写一边漫不经心的说,“反正短时期内,我是绝对不会回地窖承受斯莱特林蛇王的怒火的。”
  “哈利,”一个温温柔柔的声音突然在哈利的身旁响起,哈利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刚刚坐在他身旁也开始拿课本写论文的金妮,微微的挑起了他一侧的眉毛,“什么事情,金妮?”
  “哈利,虽然现在你是斯内普教授的伴侣了,算是半个斯莱特林的人了。”金妮目光烁烁的说,哈利看着她脸上坚定的神色,微微皱起了眉头,“金妮,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是说,无论如何,你还是格兰芬多学院的学生,不是吗?”金妮看着哈利,丝毫没有因为哈利皱眉而紧张,或者别的。哈利突然发现,这几年来,原来那个一见他就脸红的女孩不见了。
  现在坐在他面前的女孩,是一个因为独立自信而充满了让人觉得炫目的女孩。他突然觉得,这个名字叫金妮,一直都被定位在因为哈利 波特“救世主”的名声而迷恋哈利 波特的女孩,原来也是一个被“哈利 波特”的光芒掩盖下的女孩。
  想到在火车上的时候,金妮及时的察觉了假罗恩的不对劲,继而叫上卢娜一起小心翼翼的跟在了他们后面,并且在最关键的时候冲进火车头帮他阻止了另外两个食死徒的攻击,他就不由自主的对面前的女孩露出了笑容。
  “对了,金妮,我还没有感谢你那天在火车上及时出现呢。”哈利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谢谢你。”
  “不用。”金妮不在意的挥了一下手,“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还是格兰芬多学院的学生。”
  “我当然还是格兰芬多学院的学生了。关于这点,你根本就不用怀疑,金妮。”哈利虽然觉得金妮的问题有些奇怪,不过还是给了她肯定的答案。
  除去冲动自大等某些缺点之外,相处了三四年,哈利也开始学会欣赏这些格兰芬多的小狮子们的优点了。
  “那么,我想说的是,为了格兰芬多学院,为了今年我们能顺利的得到学院杯,请你,回地窖安抚斯内普教授的怒火吧!”金妮一口气说下来,神色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的犹豫。
  “为什么?”哈利皱眉。
  “今天下午,是格兰芬多四年级的学生上的魔药课,你知道我们总共被斯内普教授扣了多少分吗?”金妮露出了近乎于抓狂的神色,而一旁的赫敏、罗恩也好奇的凑了过来。
  “一百二十三分分,是平时的三到五倍。”金妮咬牙切齿的说,“是这个学期前一个月的五到十倍。所以,哈利为了格兰芬多,你还是回地窖吧!”
  为了格兰芬多(二)
  哈利觉得自己的表情在此刻肯定是扭曲的,不过金妮好像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一样,直白的说,“今天下午的魔药课,斯内普教授要求比平时严格了不止一个档次,甚至,他还扣了斯莱特林五分——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情况。哈利,想必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斯内普教授如此‘异常’的原因。”
  “我……”哈利迟疑的开口,他当然知道斯内普如此‘异常’的原因:第一,他,哈利 波特不告而别。第二,他在魔咒课上第一次成功的使用召唤咒召唤出来的东西。
  唯一让哈利觉得庆幸的是,当时斯内普也在给格兰芬多五年级的学生上课。如果他当时发现他精心研究了半个月的魔药不见了……哈利在精神上打了一个冷颤,恐怕今天下午格兰芬多的宝石就会见底了吧?
  “所以,哈利,不管你和斯内普教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都觉得你不应该这样躲避着他。这么说,不光是因为你这么做,已经严重影响了格兰芬多的分数。还因为,这会影响你和斯内普教授之间的感情,你们之间经历了多少困难才好不容易可以再一起的,我想你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金妮看着哈利迟疑的神色,突然语气一转开始温柔的说服哈利。
  “回地窖去找斯内普教授吧,我相信,无论你们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真的责怪你。而你,也同样不会真的就此躲避着他吧?”
  哈利抬头,认真的看着金妮,“你说的对,金妮。我当然是不可能躲他一辈子。”看着面前的金妮露出带着某些意味的笑容,哈利语气一转,“不过,我是绝对不会现在就回地窖的!因为,西弗虽然不会因此而真的责怪我,但是他绝对会因为我的某些行为而‘惩罚’我的。”
  哈利说完,飞快的收拾了桌子上的东西,起身就走向通往男生宿舍的楼梯。
  他当然想现在就回到地窖,回到斯内普的身边!梅林知道,在离开地窖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的这段时间里面,他到底有多想斯内普。不然,他怎么可能在变形课上失神被扣分关禁闭,又在魔咒课上召唤出某些不应该召唤出来的东西呢?
  只是,他又怎么能就这么回地窖呢?先不论如何消除斯内普的怒火。光是就这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回去,他都觉得窝囊。
  即使跟魔药吃醋继而“离家出走”这种行为幼稚的可笑,可是,他也不能欺骗自己说,在恢复理智之后,他想起斯内普的行为,就一点也不介怀。
  他真的很在意!
  如果就这么回去,那么,那个魔药大师对于魔药研究的热衷,以后一定会变本加厉的。
  哈利一边愤恨的想着,一边用力的在羊皮纸上写着他的论文。等他写完变形课论文的时候,罗恩才一脸疲惫的回到了宿舍。
  “哈利,别在意金妮的话。”他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哈利的身边,伸手搂住了哈利的肩膀“作为你最好的朋友之一,我坚定的站在你这边。”
  “你不担心斯内普教授扣分的事情?”哈利挑眉,吃惊的看着罗恩,“你可是级长。”
  “级长也没有朋友重要!再说,如果他们不在魔药课上出错的话,斯内普教授又怎么可能扣分呢?这,绝对不是你的错,哈利。”罗恩笑着说,“等到第一次魁地奇比赛之后,他们就不会再说什么了。”
  “谢谢你的支持,罗恩。”哈利笑着说,“能听到你说斯内普教授扣分是因为学生在魔药课上出错,这真的是……意外。”
  “我并没有说,我觉得他这样扣分是对的。说实话,我还是希望,他不要那么扣格兰芬多的分数。不过,这明显是不可能的。”罗恩干巴巴的说,然后语气一转,“哈利,霍格沃茨的第一场魁地奇比赛就要开始了,我们明天下午下课后,是不是应该进行一下训练?”
  哈利微微一愣,然后才点头,“你说的没错,还有一个星期我们就要和拉文克劳比赛了。”
  第二天下午的训练,总体来说,还是很让哈利满意的。虽然新选拔的找球手,击球手都没有原先的队员灵巧,特别是那两个击球手,根本就不能跟已经毕业的双胞胎灵活。不过,总体来说,经过训练,他们之间还是形成了最基本的默契,他相信在经过两次训练之后,他们应该会在接着到来的比赛之中表现得不错的。
  等天空完全黑暗之后,哈利宣布训练结束。和所有的队员一一告别,哈利来到魁地奇队长的专用浴室中好好的洗了一个热水澡,这才浑身清爽的换上了巫师长袍,朝着格兰芬多塔楼的方向走去。
  走过格外宁静的一路,在离格兰芬多塔楼只有一个走廊的距离的时候,哈利小心翼翼的放慢了脚步。
  这走廊虽然空无一人,但是前世多年的杀手生涯的直觉告诉他,这个走廊上不简单,一定有陷阱。
  因为一走进这个走廊,他就有一种被人锁定成为目标的感觉。
  他的手小心翼翼的摸向自己的口袋,在碰触到某种柔软的布料之后,握住了自己的魔杖。
  “统统石化!”就在哈利拿出魔杖的一瞬间,几个从各个方向发出的石化咒就直直的射向哈利。
  哈利微微一愣,然后下意识的用出了盔甲咒。可惜,多个魔咒同时击中了他,成功的击碎了他身上的盔甲咒,把他给彻底的石化了起来。
  “亲爱的哈利 波特先生,”金妮笑眯眯的从一个掩盖在挂图后面的密道中走了出来,轻轻的挥动着手中的魔杖,“既然你不愿意自己回地窖,那么我们这些可怜的格兰芬多学生,就只能给亲爱把你当成熄斯内普教授怒火的礼物,给他送去了。”
  哈利无声的怒视金妮,可惜金妮看都不再看他一眼,手一挥,“大家快出来,赶在费尔奇发现之前把哈利给打包送到地窖去。格兰芬多学院,可是再经不起任何的扣分了。”
  随着金妮的话,立刻有五六个M.S中格兰芬多的成员从各个不起眼的密道跑了出来,其中两个人还搬着一个一人高的盒子。
  几人七手八脚的把哈利给装进了盒子,金妮这才又一次直视哈利燃烧着怒火的眼睛。
  “哈利,不要怪我。这不光是为了格兰芬多学院好。也是为了斯内普教授好,总是生气,对身体可是不好。为了格兰芬多学院,还有斯内普教授,你就仿照格兰芬多那伟大的自我牺牲精神,去给斯内普教授灭火吧!”
  说着金妮合上了盒子,然后灵巧的在盒子上打了一个蝴蝶结贴上一张羊皮纸,然后挥动魔杖,用再熟练不过的漂浮咒把哈利给送到了地窖,斯内普的门口。
  “砰砰!”飞快的敲了两下门,金妮立刻躲入了某个密道之中。
  正在办公桌后面用恶毒的语言不客气的批改格兰芬多学生的魔药论文的斯内普听到了敲门声之后,立刻离开了办公桌打开了房间门。
  在看到那大大的礼物盒子之后,他立刻抽出了自己的魔杖,然后才注意到了上面贴着的羊皮纸。
  “亲爱的斯内普教授:您好,这个整个格兰芬多学院对于你严格要求我们的魔药课的谢礼,希望您能满意。全体格兰芬多学生。”斯内普轻声的念道,然后优雅的挑起了他一侧的眉毛。
  轻轻的挥动魔杖,斯内普关上房门径直把那个盒子给送到了自己的卧室。
  “四分五裂!”脸上带着捕捉猎物的笑容,直接用魔咒暴力打开了盒子,甚至是分裂了哈利身上的衣服。
  “啊!抱歉,波特。”斯内普假笑着上前,目光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彻底被石化的哈利,并且在某个位置上多停留了片刻。“没有控制好力道。”
  哈利觉得自己的脸在一瞬间烧了起来,他早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忘了见到斯内普的时候应有的心虚。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恼羞成怒的怒火——可恶的斯内普,他一定是故意的!
  也只有斯内普,才能这么精准的控制自己的魔力,分裂了装他的盒子,还有他身上的衣服——甚至是,最贴身的内衣,让他□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亲爱的哈利,”斯内普声音轻柔的说,一点一点的靠近哈利,并且伸手挑起了哈利的下巴,“你能告诉我,我实验室中的魔药到底是怎么神秘消失的吗?”斯内普说着松开了哈利僵硬的下巴,轻轻挥动魔杖,然后双手按在了哈利身后的墙上。
  “这个……”哈利一得到自由,就下意识的往后退,想要避开斯内普那几乎贴在了他脸上的鼻尖,直到他碰触的身后那冰冷的墙壁,他才算是认命的接受了自己已经彻底的沦为被斯内普握在手心的猎物。
  “可能是因为,在魔咒课上学习召唤咒的时候,我,想你了?”哈利看着斯内普带着危险笑容的脸,讪笑着说,并且鼓起勇气上前搂住了斯内普紧绷的身体,手在对方的后背轻轻的抚摸着,试图安抚斯内普的怒火,“西弗,我想你了,真的。”
  “我以为,你想我的魔药了,亲爱的小鬼。”斯内普冷笑着拉开哈利,“不要试图用某些手段让我忘了你之前做过的事情,哈利。”他轻柔的说,带着某种让哈利胆寒的语气,“这是什么,哈利?”
  “这……”哈利顺着斯内普的目光低头看去,只见他那已经被四分五裂的长袍中露出了某个他忘了藏起来的东西。
  “这……”哈利迟疑的抬头,看着距离他只有不到一英寸的性感薄唇,想也不想就凑上去深深的吻住了斯内普。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探出自己的舌头,挑逗着斯内普口腔内 壁,手也如同狡猾的蛇一样探入了斯内普的衬衫里面,轻柔而挑逗的抚摸着斯内普的胸膛,逗留在某个已经挺立并且坚硬的地方。
  “我真的是,想你了,西弗。”许久,哈利才喘息着分开了两人粘连在一起的唇,低声用暧昧的语气在斯内普耳旁说,“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在想你。”
  “是吗?”斯内普怀疑的挑眉,温热的手掌抚摸着浑身赤 裸的哈利,“我以为,如果不是被格兰芬多的学生给送来,你绝对不会再出现在我的房间了。”
  “怎么会?”哈利尴尬的笑着,一边解开斯内普衬衫的扣子,一边小心翼翼的解释,“梅林可以作证我有多想你,不然,我怎么会在魔咒课上下意识的召唤出你的内裤呢?”
  “而且,是我穿着的内裤。”斯内普愉悦的假笑,低头含住了哈利的唇,轻轻的舔吻着,“我不知道,我对你这个行为,到底是该感到满意呢?还是该生气得……”
  惩罚惩罚惩罚啊~~~~
  “那个……那个……”哈利不自在的扭动了下身体,感觉到斯内普身上长袍那光滑的感觉,“教授,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你的‘学生’想你的某种表达方式吗?”
  “想我?”斯内普语带玩味的重复,“那么,你是不是认为你的某些行为就此可以得到谅解,不用接受惩罚了?”
  “我?”哈利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斯内普,“教授,你是说真的?”
  “你以为呢?”斯内普用只比耳语高了一点点声音嘲讽的说,哈利有些畏惧的微微后退想要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可惜他的手臂在他想要动的那一瞬间就被斯内普给牢牢地抓住了。
  “亲爱的,你这次又想去哪里?”斯内普挑眉,毫不客气的上下打量着哈利。
  哈利在斯内普那毫不掩饰的目光下,再次窘迫起来,继而在心中升起了一股视死如归的勇气。
  “我哪里都不去,亲爱的教授,你不是要惩罚我吗?我乖乖的留在这里,等你惩罚我啊!”
  “是吗?”斯内普轻柔的说,手中的魔杖轻轻一挥,那团在破裂的黑色长袍中显得格外明显的灰色内裤就飞到了他的手上,“波特,既然你那么喜欢我这条内裤,那么我就把它送给你好了。”
  “什、什么?”哈利诧异的看着被送到他脸前面,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的内裤。
  “张嘴!”斯内普突然命令,哈利下意识的张开了嘴巴,下一秒,那带着斯内普味道的内裤就被塞到了哈利的嘴巴里面。
  “唔唔唔……”哈利抗议的看着斯内普,伸手就想要取下嘴巴里面的东西。
  “不许动,波特。”斯内普危险的说,“这是给你的惩罚。现在,跟我过来。”斯内普说着走到床边坐下,然后指着自己的掩盖在黑色长袍下的双腿,“趴在上面。”
  哈利怒视斯内普,在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了斯内普想做什么!他用力的摇头,表示抗议。
  “波特,做错事情的人是你,不要忘了我那一锅快要成功的魔药。”斯内普平静地说,成功的让某人的气势弱了下来,“现在,乖乖地趴在我的腿上,接受惩罚。波特,我的耐性是有限的,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是,教授!’哈利不情愿的用眼神回答,然后一步一步缓慢地走到了斯内普的身侧。在他站在斯内普身侧迟疑的一瞬间,斯内普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臂,猛然一用力就把毫无防备的哈利给拉到了他的腿上。
  哈利感受着腹部下面传来的天鹅绒布料那光滑的感觉,努力的抬起凌空的头和上半身,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斯内普,试图改变斯内普的决定。
  斯内普伸出左手搂住了从哈利的前胸绕过搂住了他,帮他保持平衡。
  “亲爱的小鬼,做错事情就要受到惩罚。”他说着高高的举起了右手,然后毫不迟疑的落了下去。
  “啪!”卧室中响起了一声清脆而响亮的巴掌声,哈利那结实,皮肤白皙,并且暴露在半空中臀部在一瞬间升起了一丝红晕。
  “唔……”
  “啪啪啪!”斯内普毫不留情的拍打着哈利的臀部,而爬在他腿上的哈利除了最初几下感觉到难以用言语表达的屈辱感之外,后来,竟然隐隐有些想要斯内普的手掌在他身上多停留一些时间的冲动。
  还有那随着一次次拍打带来的和斯内普长袍之间的摩擦,哈利不自在的扭动着被斯内普控制的身躯,不确定自己的是想要让避免这种让他身体某个部位苏醒的摩擦,还是想要更加贴近斯内普……
  “教授……”不知道什么时候,哈利突然发现他的嘴巴重新获得了自由,他扭头看着脸部紧绷的斯内普,“教授,我……”
  他拉着斯内普手臂顺势直起身,双臂灵活的攀附在斯内普的脖子上,然后把头依靠在了斯内普的肩头,“教授……”他轻声的叫,感受着臀部传来的一阵阵刺痛刺激着他身体的某个部位。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哈利想,如果再被斯内普这么打下去,他的屁股明天一定会肿的不能再坐下去。他轻轻的舔吻着斯内普的耳垂,并且把那薄薄的耳垂含在了口中,含糊不清的诱惑着某个部位同他一样起了反应的人。
  “教授,我知道错了。”哈利呜咽着说,感觉到斯内普那落在他身后的炙热掌心似乎停留的时候有些过长了,“我真的在反省了,所以,我们能不能换一个惩罚的方式……”哈利的手暗示的性的放在了斯内普的双腿间,感受着那炙热滚烫的感觉。
  一直保持着平静的斯内普猛然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依然停留在哈利臀部上的手掌用力往上一托,配合着左手的动作,飞快的把哈利放在了床上,并且俯身压在了哈利的上方,“换一个惩罚的方式?波特,你确定这是惩罚?”
  “教授,只要让你满意,不就可以了……”哈利一只手灵活的往下褪斯内普的衣服,一只手摸索在来到了床头柜,并且打开了某个放着他需要的东西的抽屉,摸出了某个透明的瓶子……
  让斯内普看着自己一点点的借助润滑剂和手指来开拓自己的身体,实在是一种哈利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刺激,特别是斯内普看向他的那种眼神,让哈利觉得他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他急促的喘息着,感受着斯内普的手在他身上游走,感受着自己应该可以承受那和他的炙热抵触在一起的挺立,这才抽出了带着油腻的手,双腿缠绕在斯内普的腰上抬起臀部,用那油腻的入口轻轻的碰触着斯内普的炙热做出无声的邀请。
  斯内普对准那充满诱惑力的地方,用力往前一挺,一下子没入了那灼热的洞|岤,并且飞快的抽动起来……
  一时间,整个卧室里面充满了再也压抑不住的呻吟声。
  直到两个人因为彼此而宣泄了过剩的精力,无力的躺在床上,哈利这才依靠在斯内普的肩头,低声说出了他别扭的原因。
  “我厌恶你一钻进实验室就忘了出来的习惯。”
  “我知道,不然我那一坩埚的魔药,也不会神秘消失了。”斯内普翻了一个身,看着脑袋落在了他手臂上的哈利,低声道:“但是,我真的不能保证,我在研究魔药的时候……你知道,研究魔药的时候需要专心……”
  “我知道,所以我要求,下次你研究魔药的时候叫上我。”哈利说出了这两天来,他想出的最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我虽然没有你在魔药上的那些天分,可是,帮忙处理魔药材料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在哈利重新回到地窖的一个多月之后,算上魁地奇比赛的加分,还有其他各科老师的加分,格兰芬多总算是勉强和第三名的赫奇帕奇的分数追平了。
  这让金妮每次看到哈利,都带着暧昧的笑容,“辛苦你了,哈利。最近斯内普教授又保持在了每堂格兰芬多的魔药课上扣十到二十分的正常水平,哈利,这都是你的功劳。”
  哈利假笑,“这都是你的功劳,如果不是你想出那么‘好’的办法的话……”
  “呵呵,”金妮避开哈利指责的目光,厚颜无耻的笑着,“是弗雷德和乔治给出的办法,我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是解决某些问题的好手。”
  “弗雷德和乔治?”哈利这才知道,为什么这些格兰芬多会想到把他当成理会送给斯内普的原因,“原来是他们,我记得会好好的‘报答’他们的。”
  “你要报答谁,哈利?”一个兴奋的声音突然在哈利的身侧响起,哈利扭头正好看到一脸喜气洋洋的小天狼星坐在了他的身边,“都坐下都坐下,你们继续吃晚饭。”小天狼星随意的对几个紧张的一年级新生挥了挥手,然后看向哈利。
  哈利阴郁的摇头,“不,没什么。倒是你,怎么突然跑到格兰芬多的长桌来了?”
  “这个……”小天狼星迟疑了一下,然后神秘的凑到了哈利的耳朵旁,“我需要你,还有你们几个的帮忙。”
  “什么事情,小天狼星?”罗恩好奇的瞪大了眼睛,学着小天狼星的样子刻意的压低了他的大嗓门,拍着胸口道,“放心,我们一定会帮忙的!”
  哈利和赫敏也跟着点头,好奇的看向脸上慢慢浮起一丝红晕的小天狼星。“到底是什么事情,你直说。”
  “这个,我和莱姆斯的关系,你们应该都已经知道了吧?”小天狼星结结巴巴的说,“那个,我觉得,我和莱姆斯,年龄都不小了。总这样过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我想,我想……”
  “你想和他结婚?”哈利挑眉,怀疑的看着小天狼星,据他所知英国是一个保守的国家,就算巫师们接受同性之间的伴侣关系,也未必可以真的在魔法部建立婚姻关系吧?“这,可以吗?”
  “当然可以!”小天狼星激动的说,然后又连忙降低了嗓音,避开周围好奇看过来的学生的目光,“我想给他一个惊喜,在下个霍格莫德周跟他求婚……”
  尖叫棚屋的新传说从此诞生
  “求、求婚!”哈利、赫敏、罗恩同时为小天狼星的这个设想而结巴起来,“你、你要跟莱姆斯求婚?”
  小天狼星神色认真的点头,“是的,这些年来,我们两个都吃了不少的苦头。因为某些原因,我们已经错过了十几年了,我不想再因为别的什么意外而错过他。”
  哈利微微思索了一下,露出了带着某种意味的笑容,“那么,小天狼星,你想我们帮你什么忙呢?”
  “帮我想一个让莱姆斯感动的求婚方法,让他能立刻答应我的求婚!”小天狼星看着哈利,“哈利,你会帮我想办法吧?”
  “小天狼星,你不会是只确定了求婚的时间吧?”赫敏皱起了眉头,“距离下个霍格莫德周就只有十天不到的时间了,你不觉得你这么样有点太过于草率了吗?”
  “赫敏,我们还有十天的准备时间了,再说,如果加上马尔福那小子的话,我相
免费电子书下载https://www.shubao201.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2.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