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王-第11部分

女孩暖床,香艳是香艳到了极点,可是这样的话,每天睡觉对自己来说都变成是一种考验了,每天晚上都要天人交战一番,这样的滋味可不好
简直就是考验我的人性嘛……陈潇嘟囔了一句――万一那天自己忍不住了,兽性大发的话……
说起来,伢伢的确很可爱,尤其是那种单纯到了极点的纯真,和不通世事,更能引起陈潇的怜惜――但是也仅此而已了陈潇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还是比较有追求的,像伢伢这样的女孩子,脑子也如白纸一张,和自己实在很难有什么交流虽然那青春娇嫩的身姿很是能撩拨起自己的心弦,但是……毕竟人不是像动物那样只知道交配的
想起这些,陈潇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叫凤凰的女孩子――他不得不承认,凤凰恐怕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让自己心动的女孩了虽然只见了一次,但是那天在咖啡店里,两人短短的几句调侃,让陈潇有种非虫服的感觉,凤凰的那种亲和力,还有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俏皮的笑容,都让陈潇念念不忘……
轻轻的从床上起身之后,陈潇很快的穿好了衣服,伢伢还没有醒来,似乎她今天格外的贪睡,陈潇小心的没有惊动她,却站在床边静静的观赏了一会儿伢伢的睡姿……
呵呵,毕竟是男人嘛,小美女入睡的美妙场面,还是很养眼的
可随后走出了卧室,陈潇随意的掏了一下自己的口袋,摸到了一样东西――陆姐给自己的那个信封,里面是钱
打开看了看,钱的确不多,只有三千不过对于自己只上了一次课来说,三千已经是很高的数目了陆姐说的很清楚,是感谢自己救她,而且她家里骤逢巨变,也拿不出什么钱来了虽然她们家很富裕,不过男人吃喝嫖赌,马上又要离婚分割财产,估计也很紧张吧
陈潇想了想,却又有一个难题摆在了面前:生活来源!
原本陈潇从快餐店里辞职,就是因为打算靠着这份家教的工作养活自己了可现在家教的工作丢了,家里还多了一个人吃饭虽然咖啡店的薪水也不低……但是店里却没有钱啊如果让陈潇厚着脸皮黑着心肠,去拿艾德华老头放在保险柜里的那些黄金钻石――他不是那种人
“决定了,今天逃课!”陈潇用力伸了个懒腰:“逃课!去卖黄金!不然自己真要喝西北风了!再说了,昨晚电话里艾德华老头亲**待自己去卖的,也就不用顾虑了吧”
陈潇有了充分的理由,飞快的做了一份早餐,给伢伢留了一张纸条,告诉她自己今晚要很晚才回来云云,随后拿了一个双肩背的旅行包,就风风火火出了门
今天既然无事,陈潇出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去市区的银行门口找自己的自行车结果,果然不出陈潇的预料:车没了
虽然丢了车,可是陈潇早就有了心理准备,郁闷了一会儿也就释然了随后乘坐地铁前往咖啡店
那条商业街依然好像是拍鬼片的现场一样――上午九点多的时候,阳光普照,可是偌大的一条步行街上依然没有什么商铺开门陈潇一路走来,只看到两三个市政清洁工在清扫马路,飞快的去咖啡店里,从楼上的保险柜里取了一块金砖
整整一个上午,陈潇跑去了K市的珠宝一条街,在几家金店里转了一圈卖了一块金砖,拿到了二十多万的现金,就装在了随身背着的背包里,出来只有,想起了那天凤凰来到咖啡店里,偌大的一个咖啡店,除了咖啡之外就连一点其他的食物都没有……这像什么样子嘛
好歹陈潇也在餐饮行业打工过,又干脆跑去了大型仓储超市里采购了一批食材,大包小包的提了七八个,这才打道回咖啡店了
他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把咖啡店里清扫了一边――今天就是星期四了,艾德华老头子严厉叮嘱自己今晚一定要营业,想来今晚会有什么重要的客人来吧
既然干了这份工作,陈潇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也不会因为老板不在就消极怠工
等一切忙妥了之后,陈潇坐在柜台的后面,下午的阳光透过硕大的连排落地窗照入咖啡店大厅,让人不禁生出一种暖洋洋的安详感,陈潇坐在那儿,却忍不住每隔一会儿就看一眼大门,仿佛心中有种隐隐的消,消那个喜欢开玩笑自称“洒家”的女孩子会在自己不经意之间,推门进来……
可惜,陈潇失望了,直到日暮降临,凤凰也没有再出现
而此外,也再次印证了陈潇的另外一个猜测:这家咖啡店的生意,实在是惨绝人寰啊整整一天,连一个客人都没有……外面空荡荡的步行街上,陈潇仔细的计算过,从中午到晚上,一共只有三个人上门,一个是推销餐具的,一个是推销百科全书的,一个则是上门来兜售保险的……
想来也不奇怪了,这么一个烂尾的步行街上,又是在这座城市的边缘地带,谁会没事跑到这里来逛街呢?
这样的地方开咖啡店,摆明了就是赔本生意嘛,如果是正常人的话,不到一个月就要关门大吉了也就是艾德华老头这种人才会这么干吧
想到了楼上房间里那保险柜里的巨额财富,陈潇就忍不住叹息:想来艾德华老头根本就不指望开这个店能有生意赚钱吧就算亏上几十年,他也亏得起
嗯,服务社,果然都是一些不正常的家伙
下午无聊的时候,陈潇甚至动过心思想干脆把伢伢带来陪自己算了,也好过自己一个人在这儿发呆
原本还想看看书打发时间,可谁知道,艾德华老头留在柜台下的一堆书,陈潇翻了一边,就直翻白眼了
《金瓶梅》,《玉蒲团》《灯草和尚》……夷?居然还有一本未删节版的《龙战士传说》,还有《阿里布达年代纪》??
“这么大年纪了还看这些东西,也不怕爆血管啊”陈潇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的一堆“禁书”,无奈的摇头:“艾德华这老头子的喜好还真是强大啊”-
终于,到了晚餐时间,店里走进了第一个客人
进来的第一个客人是一位中年大叔,穿着一件脏兮兮的蓝领工人的工作服,身上还有些机油污迹,走进来的时候,对着陈潇点了点头,微微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欢迎光临”陈潇立刻走了出来:“请随便坐吧,请问喝点什么?”
“你就是陈潇?”那个中年大叔笑得很平和,他留着胡子,肌肤黝黑,身材结实,四方脸,看上去应该是那种成熟稳重的大叔,不过那双眼睛却很温和,想来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吧
陈潇微微一奇:“你认识我?”
“嗯,我知道老艾这里请了一个新人”这个中年男人笑道:“哦,我就是这条街路口那家修车行的老板,大家都叫我田大叔”
“原来是邻居”陈潇笑得很客气,心里却微微有些奇怪:赶在这种偏僻的地方开修车超难道这个田大叔也不是正常人?
果然……
“每周四都是重要的日子,你是新人,不了解情况,我的你应付不来,就过来看看,说不定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田大叔笑得很友好,看着陈潇的眼神里也有一些淡淡的关心
“您……”陈潇犹豫了一下:“您也是‘服务社’的人?”
“曾经是,不过现在都退休了”田大叔回答的很干脆,一点隐瞒的意思都没有
又是一个异能者……
陈潇忍不住多看了田大叔两眼,对方却丝毫不介意,笑得很友善
陈潇给他泡了一杯茶,然后随意和他聊了几句,这位中年大叔脾气果然很好,也很健谈,而且仿佛走过不少地方,好像去过很多国家,两人天南海北的聊了会儿,陈潇有意无意的想打听一些服务社的事情,对方都不动声色的岔开了话题,似乎不愿意多说
很快就到了晚上七点,当时钟敲响七下的时候,田大叔的表情明显严肃了一些他闭上了嘴巴,沉默了下来――这个转变让陈潇心中一动
叮咚……
咖啡厅的大门被推开了
第三十九章 【奇怪的聚会】
这次走进来的是一男一女
这两人看似年轻都不算大,只不过相貌……就有些另类了
那个男人生的极是威猛!个头足足有一百九十公分!短发,宽阔的肩膀,虎背熊腰!上身穿着一条紧身的短袖T恤,裸露的手臂上肌肉结实,犹如健美先生一样!脸部的轮廓棱角分明,正是那种电影上标准的硬派男子汉的长相!
这样一个男人,应该是那种说话声音响亮,脾气爽朗,性格刚毅的类型
可是……让陈潇瞪眼的是,这么一个“猛男”,却居然是“扭”进来的
没错,是“扭”
你见过女模特在T型台走秀时候的姿态吧,就是那种扭着腰,走着猫步
可如果你看到一个身高一百九十公分以上的猛男壮汉,用那种捏着兰花指,扭着腰,走着猫步的样子……恐怕换了任何人都会毛骨悚然吧……
陈潇当场就张大了嘴巴,无言的看着这位猛男兄,扭扭捏捏的进来
可再往后一看……陈潇彻底无语了
只因为,一同进来的那个女人,比这个猛男兄更“极品”……
呃……
后面的那个女人,相貌倒是真正的极品了,鹅蛋脸,丹凤眼,五官妩媚动人,如果单纯看这张脸庞,也算是一个十足美女只是穿着上嘛……
上身是紧身断窄的短袖皮衣,脑袋上带着皮质的鸭舌帽,上衣上还挂着几根亮闪闪的金属链子,手臂肌肤上,则布满了纹身――纹身的女孩陈潇也不是没见过,一般女孩子身上纹身多半是一些红心啊或者玫瑰,蝴蝶之类的这位倒是厉害,居然是左青龙,右白虎!
下身是一条热辣的皮短裤,露出一双滚圆修长的长腿来,脚下是一双高细根的长筒皮靴,靴子的脚后跟的不为还挂着两个亮闪闪的金属齿轮,走路的时候发出“锵锵”的声音
这女人的神态,更是满脸煞气,眉目之中就带着一股子火爆的涅从她的这么一身打扮来看,好好的一个娇媚佳人,却是一身飞车党暴走族的穿戴
猛男才走进来几步,身后那位暴走族女郎就冷哼了一声猛男仿佛一哆嗦,赶紧退后两步,低眉顺眼的跟在了暴走女郎的身后半步,一副“小鸟依人”的涅
陈潇看得连眼珠子都瞪圆了,忍不住叹了口气
“是你们”田大叔已经站了起来,对新来的两人点了点头,仿佛很熟悉的样子
那个暴走女瞪了瞪眼:“哦,你倒是先来了”
说着,她看了一眼站在那儿的陈潇,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然后眉开眼笑,声音也妩媚了很多,只是却仿佛是一只女色狼一般的语气:“哟,这新来的小弟弟,涅好俊俏啊艾德华老头子倒是找了一个好帮手嘛”
说着,居然就撇开了身边的那个猛男,脚下的细细的鞋根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陈潇就张大了嘴巴看着这个女人走到自己的面前,对方居然伸出了一根手指来,轻轻的点了点陈潇的鼻尖,眉开眼笑:“好一个清纯小正太艾来,告诉姐姐,今年多大了?还是不是处男翱”
陈潇觉得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赶紧后退了两步,涨红了脸,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没错,他在快餐店里打工的时候,是经常被不少小女生看,但是也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吃豆腐的女人啊
身后的那个猛男脸色有些难看,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女人顿时就转过头去,瞪着他,喝了一声:“咳嗽什么!嗓子疼啊老娘看帅哥,你心里不爽是不是!”
猛男一脸的委屈,畏畏缩缩的陪笑:“哪里艾不敢,不敢,你尽管看好了”
田大叔在一旁也有些好笑,终于开口帮陈潇解围:“好了,陈潇你别紧张,这是我们的朋友,这条街上的另外两家店铺的老板他们可是夫妻两口子”
夫妻?
陈潇忍不住有些苦笑
“小帅哥,我叫王小柔,那个是我家的死鬼老公,叫方大猛”这个暴走女向陈潇抛了个媚眼,看她的样子,仿佛就恨不得过来伸手捏捏陈潇的脸蛋了
陈潇吞了口吐沫……
小柔?大猛?
这两个名字还真是有个性!
这个女人,全身上下哪里有半点“柔”
而那位小鸟依人的老兄,又哪里看出半分“猛”的样子?
田大叔咳嗽了一声:“好了,你这个家伙也别欺负陈潇了,人家可是新人别吓坏了他”
王小柔讪讪一笑,收回了自己的手指,却瞪了自己的丈夫一眼,大步走到了店堂里,寻了一个靠着田大叔旁边的桌子坐下来了她的丈夫,方大猛赶紧跟了上去
暴走女郎从怀里摸出一个银色的金属香烟盒,取出一支香烟刚放进嘴里,方大猛赶紧就手忙脚乱掏出一个打火机凑了过去
“老娘自己没火吗!”王小柔瞪了他一眼,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手指,轻轻打了个响指,啪的一声,她的手指指尖立刻跳出一小团火苗来
陈潇看在眼里,顿时明白了……
果然,又是异能者啊
田大叔捕捉到了陈潇眼中的疑惑,微微一笑,语气很淡然,解释道:“小柔的异能是操控火,外号叫做祝融大猛嘛……异能是操控水,外号是共工”
祝融和共工?
好嘛……中国古代神话之中的火神和水神
这一对夫妻,岂不就成了“水火不容”吗?
田大叔微微一笑,给了陈潇一个安慰的眼神:“他们都是好人,以后你熟悉了就好不用叫他们名字,直接喊他们祝融和共工就可以了”
“祝融”哈哈一笑,然后吸了口香烟,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来,冲着陈潇抛了个妩媚的眼神:“小弟弟,前两天就听说你要来,姐姐我这两天忙,没时间过来看你这条街前面的那家雪茄店就是我开的,以后常来躇哦”
陈潇赶紧点头而那个共工则笑了笑,表情很是和气――甚至有些懦弱:“前面的那家红酒店是我开的”
陈潇再次点头
说起来,这么一条商业步行街,一共就几家店铺了,街头的修车行老板是田大叔,然后就是一家红酒店和一家雪茄店,老板也都在这里了咖啡店是艾德华老头子的
看来……这些人都是“服务社”的人!
只不过,不是说这里都是服务社的退休人员吗?艾德华和田大叔的年纪都不小了,退休也不奇怪,可是这一对奇怪的夫妻,看上去还很年轻啊
想了一下,陈潇收敛起心绪,对着店堂里的三个客人拱手,笑道:“三位前辈,小弟出来乍道,以后还请三位多多帮忙了我来帮忙打理这家店铺,对这里的规矩什么的都不了解,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多多提点”
祝融眉开眼笑,抬起手指一点:“你看看,这位小帅哥多会说话哦”说完瞪了自己的老公一眼:“看看我们家这个死鬼,平日里三棍都打不出一个屁来!”
陈潇看着今天的场面,犹豫了一下:“艾德华老先生嘱托我,周四的晚上一定要开门营业呃……难道今天是这里的几家店铺老板的聚会?”
顿了一下,陈潇想了想:“我记得这条街上还有一家店铺,好像是一个钟表店吧不过这两天我来了几次,看见那家店一直是关着门的,也没看到开门营业……不知道钟表店的老板,是不是也是组织里的人呢?”
陈潇才说完,就忽然发现在场的三个人脸色都有些变化!
田大叔的表情有些苦涩,而祝融的表情有些恼火,那位共工的表情则有些无奈……
夷?
怎么提到钟表店的老板,三位似乎都有些苦大仇深的样子?
“陈潇……”还是田大叔开口了,他的口气很委婉:“这个事情,你就不要过问了唉……都是一些不太愉快的往事,大家都不想提的”
啪!
他才说完,祝融就一巴掌狠狠的趴在了桌子上!就看见她手里迸出一团火苗,顿时将手掌下拍的桌子的那一块都烧焦了!
“提!为什么不提!理亏的又不是我们!”祝融的一双丹凤眼满是煞气,喝道:“小帅哥,那个钟表店的老板你见不到了!哼!一个贱人!叛徒!多年之前就不见人影了!要是让我遇到,直接把她烧成灰!”
陈潇被她的怒火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她手下的桌子,心里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晚上要换桌子了
只是……
好大的怨念啊
她说的是“叛徒”?
难道“服务社”里也有叛徒吗?
那个共工却犹豫了一下,低声开口,语气有些含糊:“其实她也未必就是真的叛……”
“屁话!”祝融火了,腾的一声,她全身都冒出了火苗!就看见她身下坐的沙发瞬间被点燃,熊熊的火光让杜维吓得跳了起来,惊呼了一声,赶紧一把抓起了身边的一个冷水壶就要冲上去
祝融却随后哼了一声,那一身的火苗,瞬间就全部被她收入了身体里,身下的沙发已经烧得面目全非,不过火倒是熄灭了
祝融狠狠的瞪着自己的丈夫:“你心里还在想着那个小贱人是不是!哼,当年老娘就知道你心里对她有意思是不是!妈的!你怎么不撇了老娘和她一起走啊你去啊你去啊”
共工被她瞪得连连后退,最后已经退到了沙发边缘,扑通一声,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委委屈屈叫道:“我哪里有啊老婆艾天地良心,我心里可只有你一个!”
陈潇在一旁提着水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终于田大叔起身走了过来,拍了拍陈潇的肩膀,温言笑道:“有些不习惯吧?这对夫妻就是这样的,总是一惊一乍的,我都看多了时间长了你就会习惯的”
说完,田大叔瞪了祝融一眼,语气里多了三分威严:“祝融,别闹了这里是艾老头的地方,烧坏了东西,小心他回来找你赔偿”
“哼!以为老娘怕了那个死老头子”祝融瞪眼,话虽然这么说,却也乖乖的坐了回去,却又瞪了自己丈夫一眼:“还不快起来,坐在地上像什么样子!”
陈潇有些苦笑不得,看着那烧得破破烂烂的沙发,心里哀叹:今晚之后自己收拾起来有的忙了
正在此刻,忽然就听见门外又传来了声音
透着钵,就看见几辆黑色的高档轿车缓缓的开了过来,停在了门口,然后砰砰几声车门响,从车里走出来了一帮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看那左右四顾,充满了警惕涅的架势,似乎都是一些壁
随后,簇拥着一个年纪大一些的中年男子缓缓走到了门前
那些壁都退在了身后,不敢进门,只有这个中年男子推门进来
他原本一身的凛然气质,一看就是习惯了发号施令的权贵人物,可进门之后,却赶紧低下了头,一脸的客客气气的涅,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请问,现在可以接受委托了吗?”
(求票!求票!有推荐票的多多益善啊~)
第四十章 【话事人?】
一身米色的西装,裁减极为得体,一看就是名牌,一般的砸牌绝对没有这样的工艺,也穿不出这样的效果
中年的头发很整齐,额头宽阔,双目有神,虽然是陪着笑脸说话,语气小心翼翼,但是骨子里却透着一股不卑不亢,这样的气度,也绝对不是什么三流的暴发户能养成的
陈潇注意到,他的皮鞋很光亮,一看就是很少走路的,所以皮鞋上没有什么灰尘,一手提着一只皮箱,手腕上露出了一块精致手表,也绝对是价值不斐的名款
中年人走到了店堂里来,对着店堂里的这条商业街的三位店主很礼貌的点头微笑之后,才把脸转向了站在柜台旁的陈潇,很明显,陈潇才是咖啡店里的人,因为只有他的身上穿着一条咖啡店里人员戴的围裙
“请问有什么需要吗?”陈潇咳嗽了一声
“我要委托”中年虽然竭力让自己说话的声音保持沉着,但是那眼神里却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忧虑
委托?
陈潇有些茫然
看着陈潇不答话,中年人的眼神里焦虑更浓,仿佛是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门外――门外,那些壁一个个如临大敌一般陈潇看得出来,那些壁有几个在西装外套下腰间鼓鼓的,显然是带了枪的,而他们站在那儿看似散乱,其实却暗合某种振兴,很有利于防御,因为几个壁站立的位置,恰好将所有视线的死角全部笼罩住了,无论是朝着任何的方向,都保证有两个人能同时关注到
“放心吧,不管你在外面有什么事情,也不管你的委托是否被接受,只要你走进这个门,就是我们的地盘至少你在这扇门里,是绝对安全的”
坐在一旁的田大叔不慌不忙的开口说了这么一句,他的声音很缓慢,却隐然带着一股自信
“呼……”中年人仿佛这才长出了口气他看了一眼田大叔:“请问……”
“不用和我说,和他说吧,现在他是这个咖啡店的话事人”田大叔悠悠笑了笑,双手交叉抱在脑袋后面,悠然的靠在了沙发上
中年人眼神里有一丝异色,却郑重的看了陈潇一眼,丝毫不敢因为陈潇年轻就有半点轻视
“您好,我姓陆”中年人语气很客气:“我叫陆诚哲”
说完,他将手里的那口皮箱拿了起来轻轻放在了柜台上,双手按住箱子边缘,咔咔两声,皮箱轻轻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陈潇往里面看了一眼,不由得心中猛的一跳!
以陈潇年幼时候的家境,如果箱子里只是钱的话,他也不会吃惊而且,在咖啡店的楼上保险柜里,存放了那么多价值连城的钻石黄金,他也见怪不怪了
只是,这口箱子里,却摆放了一柄剑!
准确的说,是一柄古剑
三尺长的巾,剑柄和吞口有些古老的黄绿色的锈迹,一看就是古董物品了而剑锋虽然也带着岁月的痕迹,可锋刃依然隐隐的透着几分寒光剑柄之上镶嵌着几枚红色绿色的宝石,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虽然陈潇对古董并不了解,但是一看这个叫陆诚哲的中年人一脸小心翼翼的涅,就能猜出这柄剑必定价值不凡!
角用几根柔软的丝带固定在箱子内部的,周围还衬了软垫
陆诚哲打开箱子,小心翼翼的将锦了出来,双手平举,沉声道:“我知道,贵组织非同反响,要想委托,一般的钱财俗物,你们一定看不上眼,不过这柄剑却是我的家传宝物,价值方面,三年前在索斯比里拍出过一件类似的长剑,年代和我的这柄相近,而品色还要略差一些,当年的拍出价是一千万美元”
一千万美元?
陈潇也不有的动容
倒是田大叔和那对水火不容的夫妻两人,一脸的坦然,似乎没有半点惊讶的表情,仿佛对这种价值连城的宝物已经司空见惯了
祝融瞟了田大叔一眼,撇了撇嘴:“老田,这方面你是专家,你看看吧”
田大叔笑了一下,走了过去,一手将结轻提起……
原本一个一身机油的修车工涅的家伙,一剑在手之后,顿时整个人的气质就完全不同了!那原本毫无任何特色的脸庞,还有平和如老好人一样的眸子,在手里多了一把剑之后,顿时变得锋芒四射!
此刻再看田大叔,一剑在手,昂然立在当超整个人的气质仿佛已经和锋锐的剑芒融合在了一起!也不知道是他衬托了剑,还是剑衬托了他!
嗡~~~
田大叔伸指在剑锋上轻轻一弹,谨龙吟,剑锋隐隐的以快速的频率微微颤动,那声音居然让陈潇有了一种神驰目眩的感觉!
“是把好剑”田大叔面色淡然,一手负在身后,缓缓将剑放回了箱子里,似乎笑了笑,自言自语一般:
“勉强比得上我昔年用的那一柄了”
这话说的声音很低,只有站在他身边的陈潇听清了陈潇不由得面色古怪起来……
昔年?他的那一柄?难道这位田大叔喜欢用剑?只是冷兵器时代都过去了一个多世纪了吧……
想到这里,陈潇忽然心里一动,忍不住生出一丝古怪的念头来,下意识的侧脸悄悄打量这位大叔……
陆诚哲仿佛松了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么说,几位是愿意接受我的委托了?”
田大叔和水火不容夫妻两人组,三人对了一下眼神,田大叔仿佛笑了笑,却伸手一指,指着陈潇:“陆先生,我想你又忘记了我刚才的话了在这间屋子里,他才是话事人所有的委托,在这件屋子里,在这个地方,只有咖啡店的话事人才能决定”
这话一出,不仅仅是陆诚哲惊讶,就连陈潇自己也是目瞪口呆,愣在了当场
委托?
价值一千万美元的委托?
我?话事人?
我做主??-
(有推荐票没有?帮忙砸啊~晚上还有更新~)
第四十一章 【几个老不死的?】
烂尾街上的三个不良老板,都用眼睛瞧着陈潇,陈潇不由得张口结舌,没有能说出话来
陆诚哲似乎有些期待的样子,对着陈潇客客气气道:“这位先生,我是诚心求助,而且我所托付的工作绝对没有半点违背贵组织的行事准则……所以……”
陈潇虽然吃惊,但毕竟也还算聪明,勉强吞了下口水,期期艾艾道:“这个……那么,请您说出委托内容吧”
说完,忍不住瞪了那不良的三个烂尾街老板一眼
陆诚哲摇头:“生意上的一些事情,惹了我惹不起的人现在我和我的家人,生命安全都受到了威胁”
说着,他又从箱子下的夹层里取出了一份薄薄的文件,恭恭敬敬放到了两人之间的柜台上
“这上面是详细的委托内容事情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月之前,我收到了一封匿名信,内容是恐吓以及威胁要求准备好一笔巨款,在对方指定的日期汇入指定的帐户”陆诚哲苦笑:“我算是有些身家,多年来,这种乱七八糟的勒索恐吓之类的都收到过很多,身为有钱人也有有钱人的苦恼这次的事情我开始并没有在意,只是当作一般情况处理可随后,当过了对方恐吓信里的指定付款期限之后,家里就开始发生了一系列的怪异事情”
说到这里,陆诚哲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慌张
陈潇看了身后的田大叔等三人,发现三个无良的家伙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田大叔悠悠的品茶,祝融在抽烟,而共工……依然是温顺的靠在自己老婆的肩膀上……
“然后呢?”陈潇无奈,只能顺口问了一句
“期限过后的第二天晚上,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的声音是用金属合成声,对方威胁我,还说,看来我是不相信他们的力量,所以会逐步展现给我看电话挂了之后,我只是有些的,可第二天早上……”陆诚哲身子哆嗦了一下,脸色很难看:“我早上醒来,发现我的枕头旁边,防着一张纸!纸上是一串帐户的号码,正是勒索方之前让我汇款的那个指定帐户”
早上起来?枕头边上?
陆诚哲咬牙:“我家里也有壁,住的房子都是高级的防御系统,门窗都很严密可是对方却这么静悄悄的能闯入我的卧室里,在我睡着的时候放下这么一份东西――假如对方当时要我的命的话……”
陈潇点了点头,也不由自主的被这件事情吸引了
“第二天早上我仔细的询问了家里的壁和佣人盘查之后没有得到结果,不过我已经开始警惕了,加强了保卫力量可是第三天,我们家里又出现了奇怪的事情,早上的时候,我家里的游泳池,满池的水全部变成了红色!”陆诚哲揉了揉太阳岤,苦恼道:“可是没有人能搞清楚,对方是怎么做到的!红色的不是血液,是被倾倒进了颜料,可是能将那么大一池水染红,需要的颜料至少也得两三桶才行吧我家里的院子里晚上也有壁巡视,却没有一个人察觉有异常动静!”
顿了一下,他继续苦笑:“第四天,我出门之前,司机惊恐的发现,我家里车库的几辆汽车,都无法发动了,原来是有人把汽车里的线剪断的……而就在车库的门上留了一张纸,上面写的是: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力量了”
陆诚哲的脸色越来越白:“我的的是,他们幸好只是剪断了线路让汽车无法发动,如果是弄断了刹车……那么……”
“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这次开口的不是陈潇了,而是田大叔,这位大叔的神色终于略微正经了一些,不过依然悠悠的捧着茶杯,不慌不忙的吹了口气:“你是一个大富翁吧,生意上和谁起了冲突吗?”
陆诚哲脸色也是有些无奈:“我的生意算是不鞋可如果说生意的矛盾,我自问也从来不会对生意上的对手赶尽杀绝,我是传统的华人商人,讲究的是做人都要给对方留点余地,山水有相逢……就算有生意上的对手,也不至于结下这么深的仇而且……”他的声音很紧张:“我觉得这些事情太过怪异,恐怕,恐怕……”
“恐怕不是正常人能有力量做得出来的,对吧”田大叔抿了口茶,缓缓放下杯子,看了陈潇一眼:“你呢?你想好决定了吗?”
陈潇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田大叔,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真的让我做主?
老田笑了笑,对陈潇账折睛,微微颔首
唉……陈潇无奈了这几个怪物家伙不会是在嗽己吧?
“陆先生”陈潇硬着头皮道:“您的事情我们需要商量一下,有了结果我们也会尽快答复您,不管我们是否接受委托,都会给您一个答复”
陆诚哲脸色微微有些失望:“难道是我开的条件不够……如果是这样,我可以……”
“不,不是”陈潇立刻摇头,强作镇定道:“这个……事情总不能贸然接下您总要给我们一个商量的时间吧”
陆诚哲还想说什么,旁边祝融却忽然轻轻敲了敲桌子:“喂,姓陆的,你是从哪里知道我们这个地方的?谁告诉你来我们这里接受委托?”
“我有个朋友姓徐”陆诚哲苦笑:“是做房地产生意的,他看我最近情绪不对,我也告诉了他真相,他介绍我来这里说无论有任何难题,只要你们肯接受委托,都可以帮我摆平还说……贵组织的行事大异常人,让我一定要多多小心至于这把剑,也是……”
“也是他告诉你,我们不喜欢现金,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对吧?”祝融放肆的笑了笑:“原来是姓徐的那个老小子,哼,居然还给我们介绍起生意来了好了,你可以走了,先把紧下吧”
最后这一句“紧下”,顿时让陆诚哲面露喜色,赶紧就要告辞,反复生怕几个人反悔一样
“等一下!”田大叔忽然笑了笑,走了过去,轻轻拍了拍陆诚哲的肩膀,手仿佛有意无意的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抚过,微微笑道:“留下剑并不代表我们接受委托有权力决定的人是这位年轻人,如果他说不行,我会把剑送还给你的你放心,我们不会贪没了你的宝贝”
陆诚哲赶紧摇头:“不敢!不敢!”
说完,慌忙出了店门,在众多壁的簇拥下上车离去
等人走光了,陈潇才转过身来,严肃的看着三人他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也不说话,直接走到柜台后,缓缓将自己身上的围裙脱了下来,折叠好放进柜台下面的柜子里
提了自己的背包,也不打招呼,掉脸就往门外走
他才走出两步,身后就听见田大叔叫道:“等等!你到哪里去?”
陈潇回头头来,语气很冷漠:“麻烦你告诉艾德华老头,我辞职不干了”
田大叔也不惊奇,抱着膀子,笑吟吟问道:“为什么?”
“我来这里,是答应了雷狐的要求……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想卷入那些太过麻烦的事情这次被卷进来,莫名其妙上了什么‘观察名单’,我就已经很不爽了而这份工作,雷狐也承诺过,绝对和你们的那个‘服务社’没有任何关系,我才肯过来的!可是现在,事情显然没有那么简单!”陈潇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是一个凡人,你们是超人,你们会放火,会飞,会什么都好,都和我没关系吧?我只是想要上学,打工,赚钱养家糊口而已”
祝融和田大叔互相看了一眼,两人都是笑了起来,随后祝融站起身来,带着一身金属链子叮叮当当的声音走到了陈潇身边,亲昵的抬起胳膊一把搂住了陈潇的脖子,陈潇立刻就感觉到面前那一对鼓鼓的胸脯险些就要挤到自己脸上了,吓得赶紧往后缩,涨红了脸;“你……”
“哎哟,害羞了耶”祝融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你害羞什么啊说到年纪,我都能做你奶奶了!你个小孩子,还和我害羞呢?”
奶,奶奶?!
看着祝融娇嫩的肌肤和如花一般娇媚的脸孔,陈潇先是有些惊讶,随后怒道:“你们这些异能者,就喜欢消遣人吗!”
“你不信?”祝融愣了一下,随后叹了口气:“你应该知道,我们都是退休人员吧!你看我的涅,如果是和你年纪差不多,像是退休的样子吗?”她凑近了陈潇的脸,近距离的盯着陈潇的眼睛,冷冷笑道:“小家伙,听仔细了,你祝融姐姐我今年已经快一百岁了!”
什么?一,一百岁?
陈潇顿时就不信:“你以为是你天山童姥啊”
祝融撇撇嘴:“到底是新人啊……一时间无法接受也是正常告诉我都不是这里年纪最大的我们这里最老的家伙,是这位田大叔呢!人家才是真正的几百年不死的老怪物”说着,挤了挤眼睛,伸出纤细的手指,在陈潇的鼻子尖上一戳
陈潇忍不住回头看着这位“田大叔”
“她没说假话,我今年已经四百多岁了……”田大叔摇摇头:“我生于明代嘉靖年间,也就是公元1546年”
公,公元,1,1,1546???
陈潇觉得脑子有些发胀,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是愣愣的看着这两人,过了好久,才费劲的说了一句:“你……你们多大年纪,我也不关心了!只是我对加入你们的服务社没有半点兴趣!”
“哈哈哈哈哈……”祝融笑了:“都告诉你了,我们现在已经是退休人员了,没有让你加入服务社”
这个暴走女就故意挨着陈潇的身体,抛了个媚眼:“至于这个地方的委托嘛,也和服务社没有半点关系只不过呢,我们这些退休人艾一个个都厌倦了东奔西走的日子了好容易找了个固定的地方过几天安分日子但是我们这些老不死的人呢,总要吃饭吧?要开销吧?退休了,自然就没有薪水领啦,我们只好自己弄了这么一个委托处,赚点养老的钱嘛……听仔细了吗?雷狐他们没骗你哦,这个地方,的确和服务社的生意没有半点关系只是我们几个退休的老家伙弄出来赚外块的”
第四十二章 【超薄?】
赚,赚养老?!
陈潇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柜台上的那柄古董宝剑――价值在一千万美元以上
还有楼上保险柜里的那么多金条和钻石……
他有些哭笑不得――这也叫赚养老钱?这几个家伙恐怕很多富豪都有钱吧!
祝融耸耸肩膀,叹了口气:“怎么办呢……金融危机,经济不景气,通货膨胀,汽油涨价,连他妈的猪肉都涨价,想吃口肉都心疼啊这日子叫人怎么活啊不弄点外块,难道等着饿死哼,我家里那个死鬼,又没别的本事赚钱养我我们几个做生意是不会的,炒股炒房都不懂,唯一的本事就是这点天赋了去抢银行吧,太下三滥;去当壁吧,又太丢人想来想去,还是干了这一行啊”
陈潇险些被她气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2.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