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王-第64部分

血滴进这个女人的伤口,让她感染了自己的血液,就等于感染了“净化”药剂,就可以把厚的一身异能给化掉,让她变成一个普通人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态,陈潇却没有这么做
不吸收对方的异能,陈潇是心中给了自己充分的理由的:自从和老田深谈过几次之后,陈潇就明白了,无休止的复制出新地异能来,对自己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情毕竟,基因这种东西,谁也说不清,万一基因链因为变异过渡而崩浪,那么后果如何,就只有老天才知道了现在自已静掌握了那么多种异能,已经算是一个异数了,天知道这个定时炸弹什么时候会爆炸
不但万一不得,这个法子还是不用最好
至于不把对方地一身本事化掉,陈潇也给了自己一个充足的理由:对方似乎是一个什么大地异能组织,一个能拥有S级强者的异能组织,自己还是暂时不要去招惹为好如果真的把这个女人给废了,把人家组织里的这么一个重量级的高手给废了,这个仇可就结大了!没有充分的动机之前,这种梁子还是少结为妙
而更深层次了,这个借口却只是用来说服自己的真正的潜意识里的原因,其实说起来倒是很简单:陈潇不忍心而已
大体少年人的心境都是如此,这么一个美丽的女人,看过了人家的捰体,自己辈抱过了,摸了糊里糊涂的摸了两把,还差点发生了点儿“零距离”的关系,这样的情况下,陈潇实在做不出那种辣手摧花的狠事
至少,现在这个时刻做不出来
当然了,现在陈潇是试图想和平解决,也是一种吃,如果和平解决不了的话,万不得已的时候,陈潇无奈之下,说不定也会真的把这个女人的异能“借用”过来
“离开?”厚语气很平淡,仿佛是喃喃自语一样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她的语气有些复杂,平淡之下却流出了几分异样陈潇听了不由的心中一动,扭过头去看着厚的眼睛
“你……今年多大?”厚忽然问了这么一个怪异的问题
“嗯……算是十九了吧”陈潇回答的很快
“十九”厚默默的念了一遍这个数字,又问道:“你脑子里,能记得的最早的记忆,是几岁的?”
呃?
难道是闲话家常吗?
陈潇虽然不明白对方问这个问题的含义,不过想了一下,依然很平和的回答了
“大概是……两三岁的时候吧”陈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到这里,他忽然心里一酸
两三岁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的家庭还很幸福陈潇记忆之中,现在能记得的最早的一段快乐的记忆,就是大约自己三岁的时候,母亲抱着自己在公园里漫步的场面,之所以记得很清楚,是因为那一天自己在蹒跚走路的时候,脚被藏在公园草坪之中的一片碎钵扎破了,对于年幼的陈潇来说,算是一场惨痛的记忆
不过现在想起来,更多的记忆,却是母亲解下了头发上的头巾,给自己将脚掌包扎好,然后柔声呵护自己的样子
那个场面……很幸福吧
“小时候,那个时候大概三岁吧”陈潇又回忆了一边,不由得语气也柔和了几分
厚静静的听陈潇将那段记忆说了一遍之后,她的眼神居然流出一丝淡淡的忧郁来
“小时候……”她口中说出这个词语的时候,仿佛带着一丝隐隐的哀伤:“我的记忆之中,没有小时候”
第一百七十八章 【看你顺眼】
厚换了一个姿势,抱着双膝坐在那儿,这个姿势使得她看上去平添了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来,她的声音也变得忧伤起来:“我最早的记忆,大约是八九年前之前的记忆就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她抬起头来,看着陈潇,仿佛笑了笑:“八九年前……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的我,涅和现在几乎没什么差别可是……我却没有你说的那种小时候的记忆,完全没有”
说到这里,她仿佛张了张口,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苦涩来
“我最早的记忆,我自己很清楚,我只记得自己在下面嗯,就是刚才我们所在的那个地方那里是一个海底下的洞岤,我只自己是在那里的,好像一直就在那里,至于我为什么会在那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我熟悉那里的一切,地下的每一个洞岤,还有那条地下河流,还有那些奇怪的金属房子,还有一些奇怪的通道,一些隐藏在岩石下的开关……我全部都知道没有人告诉我,似乎我生来就知道
我想,我大概是出生在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就是我的家吧”
她顿了顿,眼神渐渐冷了下来:“可是那个时候,我已经和现在一样高了,所以,我没有你所谓的小时候的记忆!我最早的记忆,只能追踪到八九年之前!而更早的记忆,我就完全没有!”
她看了陈潇一眼:“谢谢你,今天告诉了那些”
陈潇有些为难的摸了摸鼻子:“这个……其实你不用感谢我,那些东西你原本是知道的,只不过每次觉醒之后,就会被再次抹去这一部分记忆而且……如果那个该死的皮条客电脑说的没错的话再过一段时间,你地一部分记忆觉醒之后,你还是会回到下面去的……”
“是啊回去,然后反馈地上世界的信息,然后再次被抹去记忆!”厚的声音里毫不掩饰的恼怒,她的眼皮轻轻地颤抖眸子里流露出一丝火星来:“哼,它叫我什么?母体?哈哈!这个名字倒是有趣!我是什么?一个生育机器?一个为了延续文明的工具而已?!”
陈潇愣住了
忽然之间陈潇完全明白了这个女人此刻地情绪!
不管她是不是什么史前文明留下地最后地人类
至少她是一个单独地独立地应该受到尊重地生命!
任何生命都应该被尊重
而陈潇更明白如果换了自己遭受到和这个女人一样地待遇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还被植入了什么狗屁地记忆每固定一段时间就要苏醒一次然后回去完成自己地工作再次被强行抹去记忆再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地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最后,还要被迫被当成一个生育工具
这种被摆布地感觉,任何一个有尊严的生命都是无法接受的吧
“所以我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厚看着陈潇的眼睛,她的声音很真诚:“如果按照下面那个家伙说的我三年才会觉醒一次,只有在觉醒后回到下面的短时间那才会清醒,其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混混噩噩的工具,那么,这样地命运,才是悲惨的!至少,你现在告诉了我一切,在我下次记忆苏醒,被强行指令回到下面洗脑之前——至少在这段时间里我是一个清醒的生命!我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来自哪里,知道自己的尊严是什么!哪怕是下一次再被洗脑,但是在这段时间里,你让我得到了一段明白的岁月所以……”
厚的声音低了下来:“我们扯平了!不是因为你带我出来,也不是因为你刚才没有趁机,占有我的身体而是因为感谢你给了我一段活得明明白白的日子”
说倒这里,厚的声音忽然变了一个腔调,她地眼神盯着陈潇居然变得柔媚起来然后居然笑了一下,风情万种:“其实现在我看你倒是很顺眼,如果你真的很想的话,我不介意和你……交配一次人们男人不是都很喜欢我这样的女性吗?”
陈潇的一张脸立刻涨得通红,咳嗽了两声,扭过头去,连连摇头:“算了吧!我可没兴趣!”
“哦?”厚的声音柔腻:“你真的不想?我知道,人类总是要交配的,似乎对于人类女性而言,第一次总是有一些特殊的意义我看你很有好感,所以,如果把第一次和男性茭配地机会送给你,我也是愿意地”
陈潇险些没气晕过去了这个女人,真的恢复了情绪之后,倒是说话言行吓人得很!仔细想想,她敢满世界地穿着这件半透明的衣服到处跑,性子自然比自己要热辣很多
“你不肯就算了”厚撇撇嘴,也没有追究下去的意思:“现在我有这个心情,以后我没有这个心情了,你就算求我,我都不会答应你的”
陈潇也有些恼羞成怒:“你胡说什么!我才不会求你……求你和我做那种事情!”
毕竟他是一个正常人,正常人可不会把“交配”这种词语挂在嘴边的
“男人,口是心非”厚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潇的眼睛:“其实,你之前看我的时候,我从你的眼神就知道,你还是很动心的”
陈潇板起脸来,冷冷道:“只有动物才会交配,我是人,不是动物”
厚的脸色一凛,深深的盯着陈潇看了两眼,然后她站了起来,看着陈潇语气也冷了下去:“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市
在这个海滨城市的东海岸的一个天然的哄,这里超过百亩的海滩是属于富人阶层所有地海滨豪宅区
热带的气候,雨水充足,使得哄旁的一片棕榈林异常的茂盛其中的一栋一栋豪宅点缀其中,每一栋豪宅前还有私人的游艇码头
此刻正是一天之中阳光最好地时段,海边的私人码头前,一些富人的游艇正在整装待发,准备出海,而在码头之上,还有一些身材火辣的美艳女子正在享受着日光浴
没有人注意到,在这些豪宅的其中一栋,被两个不速之客侵入了
这家豪宅里似乎并没有人居住想来在这里购置产业的人也只是把这个地方当作度假使用的行宫而已,平日里是无人的
陈潇和厚两人的实力,那些家里装备地什么防盗或者安全系统岂能拦卓两人轻而易举就闯了进去
从马里亚纳海沟区域一路往西南方向就是东南亚岛国菲律宾,陈潇脱险的第一个落脚地点当然就选择在了这里
两人终于来到陆地,毫无顾及的就闯入了海边地一栋豪宅里
陈潇此刻还赤身捰体呢
原本身体变异,全身覆盖那么一层好像黑色铠甲一样的硬壳,还让陈潇颇为沮丧了会儿但是很快,他渐渐的想通了其中的一些奥秘,渐渐的隐隐的猜到了一些,大概是因为自己特殊的体质和异能,吸收了那条大蛇的某种能力
可自己总不能以这种全身覆盖硬甲的涅大摇大摆地出门见人吧
幸好陈潇立刻就找到了恢复本来面目的办法了
两人闯入了这个豪宅里,陈潇第一件事情就是冲进厨房打开冰箱,取出了一堆吃的喝的,胡嚼乱塞了一通,先喂饱了肚子,又灌下去了足足一扎壶冰冻的液汁,这才心满意足的喘了口气
接下来,精辟历经的陈潇,大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就发现全身的那坚硬的外壳就已经全部脱落了
似乎是这种“异能”也是有着时效地仿佛在一定时间之后,外壳就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得脆化和干化,然后脱落离开自己的身体
醒来之后,身体周围满是那些脱落下来的黑色的碎片,倒有些难受,身上还沾了不少黑色的碎屑陈潇干脆就冲进了这家卧房里的浴室,痛快的洗了一个澡,洗完之后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已经一切恢复如初了
嗯,至少这个异能还是具有一些使用价值地
这一身硬壳防御力强悍,而且事后还能脱落,以后倒也可以作为一种常规手段来使用了否则地话,真的要陈潇一辈子背着一身连体地硬壳过日子,他恐怕就要打主意找切割机来做全身整容手术了
只是,连S级强者的攻击都不容易打破的硬甲,切割机恐怕未必能切得下来吧
这一家豪宅的主人自然是极富有的了,主卧里还有两个男女独立的超大更衣间,陈潇自然是毫不客气的给自己找了一身合适的衣服换上,避免了赤身捰体的尴尬
当他一切穿戴完毕,走出了房间之后,却看见厚站在楼下的大厅里,居然也换上了一身热带女孩的装束
花色的短裙,上身是衣领很低的无袖薄纱开衫,虽然里面贴身的那一层“紧身衣”依然存在,但是那一层衣服很爆颜色也几乎半透明,不仔细的看的话,也看不出来“穿上了衣服,差点都认不出你了”陈潇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引来了厚的一个白眼
脱险了,两人似乎也化敌为友了……嗯,“为友”或许还谈不上,不过,厚都愿意和陈潇交配了,这样的程度,比“为友”似乎要更进了一步吧
只是,既然离开了海岛回到了文明世界,那么,似乎立场不同的两人也到了分别的时候了
“谢谢你……我们……”陈潇酝酿了一下措辞,就准备告别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第一件就是得想法办和张小桃她们取得联系
虽然陈潇不的她们的安危,毕竟有烟花主仆两人在一旁,那些家伙自然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但是自己脱险之后如果不赶紧找到她们,只怕别人不说,张小桃和唐樱那两个女孩一定会哭红了眼睛吧
“你要走了?有事?”厚仿佛毫无告辞的觉悟,一脸轻松的问道
“嗯,我要去找她们”陈潇小心翼翼的说道:“她们还不知道我脱险了,而且……”
即使现在两人的气氛缓和了很多,陈潇依然刻意避开了两人的立场问题没有谈,他也没有故意去打听厚所在地那个组织到底是何妨神圣
“你知道怎么找她们吗?”厚笑得有些怪异
“……”陈潇想了想,老实的回答:“不知道不过先打电话去日本问问,可能会有消息吧”
厚摇头,却指着身后
客厅里一台大屏幕的高级液晶电视正在播放新闻,接受的却蔔的新闻节目
电视屏幕上,正在拼命的报道关于维多利亚号地沉船事件!
这倒也不奇怪,毕竟,那么大一条豪华邮轮遇到海难沉没,相当数量的乘客和船员伤亡,在世界范围也算是一条重磅新闻了!更何况,船上还有日本的皇室成员!
屏幕上播放了一些搜救行动人员的画面,然后就是关于幸存者的一些消息最后显示,部分幸存者已经被运往了日本云云,还留下了一个幸存者救助中心的联络地点和电话等等大概是方便让幸存者的家人亲属第一时间联系用的吧
陈潇一看,就笑了:“你倒是细心”
厚却走到了一旁的镜子前,站在镜子前转了一个圈,回头看了陈潇一眼:“我很好看,是不是?”
陈潇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选择了不违心地回答:“是”
“我从前,从来不穿这些衣服的”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过要感谢你至少在我地记忆指令下一次觉醒之前,我想好好的享受一下我自己的人生”
“呃……”陈潇忽然心中生出一丝不安来
“所以,我现在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就先陪着你到处走走吧”厚转过头来,对着陈潇嘻嘻一笑
陈潇立刻就有些头皮发麻:“那个……你的组织呢?他们会不会找你?如果你跟着我,有人来找麻烦怎么办?”
厚撇了撇嘴,语气很轻描淡写:“找麻烦?看不顺眼的话,直接杀了就是了”
那平淡的语气,仿佛不是谈论杀人而是谈论晚餐到底是吃牛肉还是白菜
听到这里陈潇心里一紧,猛然提醒了自己!
眼前这个女人不仅仅是一个相貌诱人的绝色女子,同时还是一个杀人不折的S级强者啊
陈潇勉强笑了笑:“看不顺眼就杀了?那么,假如忽然你也看我不顺眼了,也会杀了我吗?”
厚居然很认真的想了想,那表情好像很自然地样子,思索了会儿:“我不知道,至少现在我看你很顺眼,也有点喜欢和你在一起不过……就算我看你不顺眼了,我也没本事杀你,你可以轻易的制服我的”
陈潇叹了口气
异能者……好像,大多数都是怪胎啊
第一百七十九章 【泉流宫】
日本,神户
陈潇之前从没有来过日本,更没有来过神户这个城市了
事实上,他对神户这个城市唯一的认知,只是传说之中大名鼎鼎的神户牛肉
在国内,西餐厅里,和大大小小的日本料理店里,很多都会打着神户牛肉的招牌
传说之中,神户徘经过精心饲养,有些传说更是神乎其神,说是这种徘喝啤酒,喂药膳食长大的,还有专门的饲养人员定期对这些精心饲养的神户牛进行胃部按摩,据说真正的神户牛肉,营养价值极高,口干极为鲜美,入口即化等等等等……
在中国大陆的一些大城市里,很多高档西餐厅里的神户牛肉的排,都是能买到天价的,薄薄一片牛肉,就能卖上几百甚至数千元
这样的高级稀有货,自然受到很多喜欢附庸风雅,或者是自恃身份的人的欢迎尤其是一些自恃很有品味,实际上却只是装啮样的食客
其实对于所谓的神户牛肉,陈潇倒是略微有一些认知这点倒还是来自于死党徐二少的介绍
徐二少为了泡,倒是经常带一些女孩子去高档西餐厅和日本料理餐厅
用徐二少的话来说:“什么狗屁神户牛肉!都是胡扯蛋中国大陆号称买神户牛肉的餐厅没有一万家也有八千家但是神户那个地方才多大?每年出产多少真正的神户牛?国内地西餐厅,别管它多高档的,敢说自己卖的是真正的神户牛肉的()你就直接大嘴巴抽他!而且,中国大陆自从2001年开始就发布了对日本畜产品的进口禁令!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解禁!根本就没有进口,国内那些大大小小的西餐厅里哪里来地神户牛肉?都是天上掉下来的?难道全国那么多西餐厅,每天都卖的神户牛肉,全部都是走私来的?”
所以说,在中国大陆,跑到餐厅里吃所谓的“神户牛肉”基本上和去咖啡厅里点“蓝山咖啡”一样,都是装逼犯傻的行为(真正的蓝山咖啡,国内其实也基本没有的,大街小巷里咖啡厅里的蓝山咖啡,大多都是来自海南地国货山寨版而已这里恕不赘述)
原本在公合发生的那场海难的地点,已经很靠近日本海域了
维多利亚号之前的航线就是从上海港出发,然后一路往东,绕过日本本岛,在然后到达日本东海岸的横滨市停靠
而后来地海难发生之后日本方面惊动了自卫队,搜救行动人员到达遇难地点,经过了大规模的搜救,大部分幸存者都被就近救到了四国岛的宫歧市
陈潇原本訬新闻报道上看到的消息,幸存者救助中心的联系方式也是在宫歧只是打了电话赶到之后,却没有能找到张小桃他们
正失望离开之前,倒是在救助中心的留言牌上看到了一则留言,却是用中文写的:“陈潇,我们去了神户”
那笔记,陈潇认出了是张小桃的所写,下面还留下了一个神户市的地址(
陈潇这才辗转一路来到了神户市
神户市距离日本的京都已经不远了,一到神户市,陈潇立刻找了借口和厚分开
身边留着这个拿人命不当回事地家伙,实在是一个麻烦这个厚大概就是那种压根没把自己当成丨人类的异能者——事实上她的确不能算是现代人类以她的实力也的确有资格凌驾于世间的法则之上这点陈潇倒是并没有太大的不顺眼,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如此的
他一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这个世界没有公平,也从来没有过特权阶级本来就是存在地,你的实力强大,自然就有资格站在顶端
只是,这个厚在身边却实在是一个麻烦不说别的,她那绝色的容貌就很容易引发一些纠纷
在菲律宾马尼拉出发之前,两人在街上换上了世俗打扮的厚,就被路边的几个穿花衬衫的土著吹了口哨,结果,如果不是陈潇阻拦的话,那几个家伙恐怕会因为对美女吹了两声口哨直接就丢了小命
结果陈潇的阻拦还让厚颇为不爽:“不就是杀人么?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杀人,你为什么阻拦我?”
对于这个问题,陈潇却发现,自己居然找不到什么言辞来反驳
而在日本的大街上,危险就更大了!
来到神户之后,偶尔在大街上走地时候居然有两个相貌猥琐地年轻男子凑了上来和厚搭讪,口中唧唧歪歪的说什么()又是递名片又是指指划划
陈潇眼看那两人虽然相貌猥琐,但是却不像是过来调戏女孩地色狼,心念一转:难道是星探?
可随后看到了厚接过来的名片,上面的英文抬头,不由得又啼笑皆非
这个抬头,陈潇居然是认得的!
TKYT??(各位狼友大概不会陌生这个名字吧,嘿嘿……话说回来,樱井莉亚转到东热之后,风格大变,让人惋惜啊……)
东热?
活见鬼了!东热居然在神户有分公司?!
看着厚一脸好奇的样子,也不说话,只是眯着眼睛看着那两个对自己指指点点的猥琐男青年,陈潇却从厚的眼神里地火星一下就醒悟过来:这个厚好像是听得懂日语的!
他心中立刻为两个尽职的东热星探祈祷起来,上去连拉带扯将两人赶走,那两人还颇为不满,走开了几步还骂了两句,浑然不知道陈潇却是救了他们一命
擦了擦冷汗,陈潇看了一眼身边的厚,厚却笑得很妩媚的样子她笑起来的时候,鼻子微微皱起,却故意盯着陈潇的眼睛:“他们说地AV是什么意思,你明白吧?”
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也不知道她是装傻还是真的不明白
陈潇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涨红了脸,大概把AV的意思解释了一遍,却偷眼看了看远处那两个家伙已经走得无影踪了,这才松了口气()
厚听了陈潇的解释,居然也不生气,只是想了想:“AV,就是把男女之间的那个事情拍成电影吗?好像也蛮有意思的啊……”
陈潇听到这里不由得被寒了一下……开什么玩笑!堂堂的S级强者,居然对当AV女星有兴趣?
但是随后,陈潇明白了,厚这么说,完全是因为她的某种程度上地不通世事而已她接下来却皱眉摇头:“不好,我没兴趣,和别人做那种事情,我不想,如果是陈潇你的话,我可以考虑我现在只看你顺眼,第一次交配,我愿意和你,其他人就算了”
这话如果换了其他女人说出来,多少有些无耻的味道不过偏偏厚说起来,脸色却很是诚恳,就连眼神都是清澈的陈潇叹了口气,也只能擦汗苦笑了
不过陈潇意识到继续和这个惹麻烦的女人走在一起实在不是什么明智地选择
说实话,陈潇才不关心厚在日本惹什么麻烦呢!
她就算在这里大开杀界,跑去把什么神社烧了,陈潇都懒得去管,说不定还会在一旁摇旗呐喊——呃,倒是一个好主意,要不要撺掇这个女人去烧了那个什么神社呢?
想想还是算了
人家是S级强者,做完之后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自己可是有家有业的
想了一下,就提出暂时和厚分开只是说自己要去办事
其实陈潇知道自己和这么一个美女走在大街上,太过扎眼()万一有什么巡警上来查证件,自己都没办法应对
两人可都是“偷渡”来日本的,以厚的本事,带着陈潇直接就飞了过来,什么国防雷达啊卫星啊什么的,统统都是察觉不到
陈潇不怕警察,但是不想惹麻烦
“也好”厚居然很干脆的就答应了,陈潇还以为要多费很多口舌呢不过厚给出的理由也让陈潇释然:“那个孔雀说不定在这里,我可不是她的对手,不想见她”
两人约定了一个见面地点之后,厚就自顾自的大摇大摆而去
陈潇看着这个无法无天的女人——嗯,无法无天这四个字,倒是对这个女人最准确地形容词了但愿她不要在这里惹出什么乱子来吧——嗯,反正倒霉的也是日本人
张小桃留下的地址倒是很容易就找到了
神户市的皇氏官郜泉流宫
陈潇知道,日本皇室的直系人员,有称号的,大部分都会得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官郜被称为XX宫皇室成员没有姓,一般来说都会以XX宫来代替自己的姓
这个泉流宫,大概是属于那位内亲王殿下地官邸吧
地址是很容易找到,只是乘车出了神户市,来到了东郊之外,街道两旁的建筑倒是渐渐古朴了起来,似乎官方刻意在这里濒了古代的风貌
人烟渐渐稀少起来,大概现在不是旅游忘记,游客并不多而陈潇走过了一条并不宽阔的街道,就看见了远处的官邸大门
他不认得日文,不过那泉流宫三个大字却是汉字,陈潇不会日语,也知道什么平假名片假名之类的吧
官邸的大门并不算太显赫,倒是有几分内敛的味道门口还立着小小的佛像一般的柱子,古朴地白纱宫灯,颇有几分走进了日本古代地感觉
可是陈潇才走到了距离大门口还有十几米的地方,就看见大门大开,几个穿着黑色长袍地日本男子大步走了出来,飞快的列成了两排,挡住了去路
陈潇注意到,为首的一个人,腰间插着一柄胁差短刀,一张脸满是警惕,冷冷的盯着陈潇,然后用很不友好的语气飞快的厉声喝了两句什么
大概是警告陈潇走开之类的话吧
陈潇犹豫了一下,他依然没有学会用日语说话,听力也只是马马虎虎局限于几个单词而已想了想,尽量用和气缓慢的语速,用中文开口,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是来找佐藤小姐,还有竹内美纪小姐……我的一个朋友在这里……”
一听陈潇说的是中文,那几个黑衣日本人,原本表情还只是有些警惕,却忽然就统统变色,眼神里充满了敌意!
“八嘎!”那个带着短刀的日本人斥责了一句:“中国人怎么可以到这里!快快走开!”
后面那句陈潇没听懂,但是“八嘎”这个词语,陈潇还是听了无数遍的
他叹了口气,摸了摸鼻子,自言自语:“为什么日本人总喜欢开口就说这两个字呢?”
“好吧,我不进去,就在这里好了”他脸上带着笑,然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远处的大门和围墙,用尽所有力气,大声叫了起来
“张小桃!你的老板我大难不死,来接你回家来了!”
他这么大声喧哗,顿时那几个日本男子的脸色就变得极为难看,脸上直接就化作了毫不掩饰的怒气
“八嘎!”
依然那个带刀的男子,怒斥一声,大步冲了过来,一掌就朝着陈潇的脸挥了过去
他的动作很是敏捷,虽然穿着木屐,但是步伐却很轻快,几步就到了陈潇的面前
可随后,他的手还没有触碰到陈潇的脸,就看见一条人影呼的一下就直挺挺的飞了出去随后重重撞在了远处那官邸的大门上,黑色的门板顿时被撞得轰然崩塌,倒在了两边,而那个可怜的带刀的家伙,已经骨碌骨碌从门里滚了进去
“骂两句我可以不和你们一般见识,动手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陈潇沉下了脸来“八嘎!”
剩下的几个家伙一起怒喝一声,然后一窝蜂的冲了上来,陈潇叹了口气,看着冲来的几人,很想说:其实我真的是来接人的
但是对方自然不肯给他说话的机会了,只是周围纷纷拳脚而来,陈潇却只是简单的抬了几下手
顿时人影乱非,七八个年轻人,只是被陈潇举手投足就丢了出去,有的甚至直接就从墙上飞了过去,还有的更是被陈潇扔在了树上
就剩下最后一个家伙,被陈潇一脚踹开,却是滚到了台阶下,翻身坐了起来,满脸惊骇的盯着陈潇
第一百八十章 【2009年的藤条】
陈潇还对这人笑了笑:“喂,不打了好不好?进去找一个会说中文的出来,行不?”
结果那人却狠狠的瞪了陈潇一眼,挣扎爬了起来,尖叫了几声,连滚带爬的冲进了门里去了
“真没礼貌”陈潇叹了口气:“你们不派人迎接,我只好自己进去了”
说完,他大摇大摆的走上台阶,晃进了那扇门里去了
迎面,就看见碧绿的草坪上铺着青石板路,院子的两旁种满了碧绿的竹子,威风垂过,沙沙作响身后的墙壁上,布满了爬山虎之类的藤萝,倒是一个极风雅的地方
只是迎面,就听见哗哗的脚步作响,就看见院子两旁的走廊里,飞快的拥出了大批的年轻男子,一个一个都是一身黑色的武士装,每个人的手里,都紧紧提着一柄武士刀
陈潇数了数,居然有数十人之多
他不由得有些纳闷……一个内亲王殿下的官郜那个佐藤大小姐看上去娇滴滴的,官邸里应该多半是一些年轻的手脚细致的女侍才对艾怎么这么多舞刀弄剑的男人?
难道这位佐藤内亲王殿下是一个现代版的孙尚香吗?
谁家公主地家里会养着这么多武士?
女孩儿家地官邸弄些画画草草假山流水地岂不更风雅却弄这么多武士搞得杀气腾腾地做什么?
他心中有些奇怪隐隐地觉得可能是什么地方出了偏差
面前数十人将他围在了正中间却并没有立刻一拥而上而是数十把明晃晃地武士刀指着陈潇泛着片片寒光!
面对着刀剑如林陈潇自然是没有半点畏惧只是摆出笑脸:“弄这么大场面做什么我又不是来打仗地能不能找一个会说话地出来?”
一声咳嗽从人群之后传来
随后这群人自动分开,数十双眼睛依然紧紧的盯着陈潇,却分开一条路来
一个身穿灰白色武士袍的中年男子缓缓走了出来,陈潇注意到,这个人负着双手大袖飘飘,腰间佩戴着长短武士刀各一,脸上还留了胡须,原本一张脸庞还算方正,看上去也颇有几分相貌堂堂的感觉
“请问,阁下”这个人看着陈潇的眼睛缓缓开口,说的中文虽然有些生涩,但是至少不会词不达意了:“阁下,擅闯我泉流宫,为何!”
言辞冷漠,带着一丝凌厉眼神更是冷冷地盯着陈潇
陈潇摊开手:“我来找人”
“找人?”那个中年男子的眼神里微微有些狐疑:“找谁!”
陈潇想了一下,那位内亲王自称佐藤,不过却知道是化名,而且,直接说找内亲王,只怕不行,说不定把内亲王说出来,人家还会当自己是亵渎了皇室呢这些日本人毛病大规矩大
想了一下,陈潇就开口道:“我找竹内小姐”
这话一说对方原本还有所克制,却陡然脸色就变掉了!一张脸顿时变得涨红,愤怒之下大叫一声:“混帐!我们竹内小姐如此高贵,岂能看上你这种中国人!快快自己跪下受缚!”
陈潇没骂得莫名其妙,皱眉道:“伸乱七八糟的!我找竹内牙子,竹内牙子不在,美纪在也可以的”
谁知道这个中年人听了却更是火冒三丈!气得哇哇大叫三声:“八嘎!你这人贪得无厌,连牙子小姐和美纪小姐也敢贪念!”
陈潇纵然不想惹事情,被骂了几句心头也冒了火,阴下了脸来,冷冷道:“你再说什么八嘎之类的话,我可不客气了!”
那人却浑然不觉,一手拿住了腰间的刀柄,盯着陈潇:
这次他口中的后一个音符还不曾说出来,就看见陈潇原本站在原地,仿佛身体忽然晃了一下,眼前一花瞬间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人大骇本能的就要去拔刀,结果刀柄只拔出来了一半陈潇却已经一掌按在了他握刀地手腕上!
陈潇的力气何等巨大,一按之下,原本拔出了小半的刀锋顿时被压了回去,随后这个中年人就看见面前一个拳头陡然变大,然后就脸上一痛……
砰!
他地身体直接就冲天飞了起来,越过了后面众人的头顶,直接就栽了出去,落地之后,也算是陈潇手下留情,倒也没有伤了骨头,只是挣扎坐起来,张开嘴巴,扑扑吐出了四五枚牙齿来!
其他众人不由得全部呆住了!
这中年人平日里是这些武士的头目,身手也是被大家所佩服的,却没想到被这人一个照面就打飞了出去,连刀都没来得及拔出来!
“牙尖嘴厉!”陈潇冷冷的眼神如电光一般落在那个中年人的脸上:“我现在拔了你的牙!你再敢出口伤人,我就打烂你的嘴!”
那个中年人原本张口欲骂,却被陈潇的眼神一吓,到了嘴边地一句八嘎顿时就咽了回去,却恼火怒喝:“都傻了吗!上!劈了这个家伙!”
一阵呐喊,数十把武士刀纷纷朝着陈潇劈了过来
陈潇心中一横,今天看来事情是无法善了的了只是这些人死活阻拦不让自己进,却是为什么?难道张小桃被关在里面了?
别人陈潇可不管,但是自己落难几乎死掉,张小桃却对自己不离不弃,这份恩情却是怎么也不能抹去的这些日本人没良心的很,在船上的时候陈潇就见识过了,他此刻心里火气被勾了上来,也干脆就撕破脸了!
就看见一条人影咻的一声冲进了人群之中,随后就听见砰砰砰砰连续不断的闷响却是拳头捣在人身上的动静,几声闷哼之后,几条人影纷纷朝着周围飞了出去!
陈潇冲进了人群之中,四面左右刀锋砍下来,速度虽然快,但是在他这种会瞬间移动的异能者来看简直不够看几个瞬移就轻轻躲开,落在对方地眼里,却觉得这人身法如鬼魅一般!
周围几个人被陈潇瞬间捶飞了出去,顿时空出了一片空间来,陈潇看着周围距离自己最近地几个人,忽然龇牙咧嘴一笑,然后一个大步跨了过去,明明三四米的距离,他却一步就到了人家的面前那几个家伙还想出手,却没想到陈潇出手节奏如此之快!
刀才挥到了一半,就被陈潇贴近了身体随后就听见嘎嘎几声,几个人痛苦的丢了刀,捂着手臂就坐倒在了地上,却都是被陈潇将手臂关节扭脱了他一脚一个,将几个家伙全部踢开看着地上的十几把长到,手里轻轻一挥,念力作用之下,十几把刀就呼的一下全部自动飞到了他地手里!
这一手在普通人看来实在太过神奇了!周围其他剩下的人不由得目瞪口呆,脸上露出了骇然地表情来
倒是那个中年人似乎还知道点儿别地什么,一看陈潇抬手把地上的刀“吸”到了手里,不由得脸色狂变,口中脱口叫道:“擒龙功?”
陈潇却被这人一叫,顿时就差点笑喷了出来,扭头对着那人笑道:“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
说完,挥手一甩,顿时十几柄长刀就朝着那人激射了过去!
那个中年人还坐在地上,却看见眼前十几把刀锋射到了面前哪里还能躲闪,只觉得自己必死无疑,干脆闭上了眼睛,可等了半天,却没有刀锋加身地痛苦,这才睁眼一看,却顿时全身冷汗!
十几柄刀锋,却全部都贴着自己的脸颊,肩膀肋下以及其他部位插在地上!更有一把,刀锋几乎是贴着他的裤裆下那话儿扎在地面上冰冷的刀锋就贴在自己那根话儿之下,他只觉得脊椎骨一麻,随后裤裆里热烘烘一片,却是被吓得尿了出来
不过两个照片,一半地人都被陈潇打得飞了出去,甚至连陈潇的一片衣角都不曾摸到,剩下的人虽然还有不少,却都畏畏缩缩地纷纷后退,眼看面前这个年轻的中国人眼神扫到,虽然心中拼命给自己打气,脚下却不禁纷纷后退
“怎么?还打不打?不打的话,我就自己进去找人了”
陈潇冷冷的看了看四周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院子两旁的走廊之后,忽然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呜呜的声音,却仿佛是某种号角之类的,随后还有几声鼓点的动静
难道是唱戏吗?
陈潇哼了一声,也不着急
好看的txt电子书https://WWW.ShuBao201.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2.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