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王-第65部分

急,站在原地,抱着双臂冷眼等待
就看见走廊中间,原本关闭地一闪圆形小门被退开,几个身穿灰色长袍的武士走了出来,却躬身而立,低眉顺眼的样子
再然后,里面大步走出了七八个中年大汉,大约都是四五十岁的样子,人人都是一身玄黑色打底镶嵌白边的武士长袍,腰间却没有佩戴武器
不过,每个大汉的身后,却都紧紧的跟着一个灰色长袍的武士,恭恭敬敬的样子,手里还都捧着一柄长刀
“倒是会摆谱”陈潇撇撇嘴巴
最后,里面一个嘎吱嘎吱地轮椅被推了出来,那轮椅也不知道是多旧的货物了,只怕这轮椅的年纪都比陈潇要大了
轮椅后是一个一身白衣的年轻人,一张脸庞倒是白皙英楷只是双眉飞扬,眸子里带着一股子傲气这个年轻人却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垂垂老朽的老人,那老人一身白色的长袍,头上居然是那种现代已经极为少见的半月式的日本式的发髻,一张脸上皱纹密布,却仿佛是老树皮一般,扶着轮椅扶手地两只手也是苍老干枯,皮肤上布满了老人斑
看他地年纪,没有一百也有九十多了,一双眼睛半合半开,却隐隐的透着一丝和他年纪不相符地精光
一看这个老头出来,周围那些武士纷纷都跪了下去齐声恭敬的喊了一句什么
陈潇反正听不懂,也不开口,就这么站在那儿只是周围人都跪拜下了,他一个人站在那儿,倒是有几分鹤立鸡群的味道
“阁下,何人”
老头开口,中文居然是字正腔圆
陈潇哼了一声:“中国人”
这话有些嚣张,也是气话
那个老人却仿佛并没有发怒,只是睁开了眼睛看了看陈潇,那眼神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似乎有些复杂
“来我泉流宫有何事!”
“找人!”陈潇懒得废话:“把竹内小姐叫出来,我和她说几句话,说完了,找到我的朋友,我带了人立刻就走!”
老人这才轻轻哼了一声,扭过头去,身后的那个年轻人立刻凑了上来,老人低声问了一句什么,那个年轻人听了却轻轻摇头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老人似乎笑了笑,语气里有一丝傲气
“泉流宫呗”陈潇摸了摸头发,大大咧咧道:“旅游地图上都没有,害的我好找!”
这话一说,什么旅游地图云云,顿时让老人身边地几个中年人面露怒色陈潇捕捉到了这个细节,显然,那几个中年人似乎都是懂得中文的
老人盯着陈潇,他的身体微微往前倾了几分:“呵呵……几十年了!敢擅闯我泉流宫的人可是一个都见不到了,今天倒是破了例!很好!很好!”
他的眼神转过地上,看见了那些被陈潇打趴下的十几个人,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其他赶紧就有人冲了上去,将那些被打趴下的人拖了开来
顿时,场面就空旷了起来
“泉流宫敞开大门,四方来客都可以来拜望!但是像你这样自恃武力强闯的少年人,却是从来没见过阁下看来是从中土来地武者难道都一点不知道规矩吗!”
老人一字一顿似乎充满了气势,隐隐的就有一股子威严在其中陈潇却皱眉心中越来越觉得事情好像是有些偏差,皱眉道:“什么规矩,你们的人在门口不让我进,出口伤人,还先动了手”
“很好”老人点了点头,侧过脸去,眯起眼睛:“刚才是谁在门口迎客地”
那个被陈潇打落牙齿的中年人已经爬了起来,垂手惶恐道:“是我儿子……”
“没用的东西”老人哼了一声,微微摇头:“丢了我泉流宫的脸!夺了他的刀,先送到外堂去好好磨练三年吧!”
那个中年人一听“夺刀”,顿时身体一抖,仿佛是什么极严重的惩罚一般,却是不敢开口反驳,只是闷闷的退了回去,却满是怨毒的看了陈潇一眼
这老人说话处置,似乎故意在陈潇面前都是说的中文,故意让陈潇听得懂,处置完之后,他才看向陈潇:“我这么处理,阁下认为可公道?”
陈潇皱眉:“没什么公道不公道地,你的人,你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好了”
“好,那么,我们的人处理完了,阁下是不是也要给一个说法!否则传扬出去,我泉流宫被人擅闯了,也未免可笑”
陈潇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怎么,搞得好像踢馆一样?
难道自己找错地方了?
可这里分明就是“泉流宫”没错啊
“八郎,你来和这位贵客切磋一下吧,莫在外人面前堕了我泉流宫的威风”
老人似乎淡淡的说了一句
站在他身边的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男子嗯了一声,这人一张四方脸,肩宽手阔,身材魁梧,站在那儿却自有一股隐隐的威势
听了之后,就往前走了一步,明明年纪比陈潇大了很多,却只是平辈礼节抬了抬手“阁下,我泉流宫,神宫平八郎,向阁下讨教”
周围那些人一看这个中年人,却集体吸了口气,有的一个中年人甚至忍不住皱眉:“八郎大人出手?对付这种来地小子,岂用得着八郎大人出手!”
那个叫神宫平八郎的人却神色不焦不躁,面沉如水,眼神也是稳稳当当,微微一抬手,身后一个人就双手将一柄长刀送了上来
陈潇一看这人双手握刀的姿势就有些眼熟,忽然就明白了过来,脱口道:“上辰一刀流?”
那个老人淡淡道:“上辰一刀流……哼,阁下既然来到我泉流宫,果然是有眼光的,八郎的一刀流的剑道已经有了八成火候,正好与阁下这样的少年英杰一试!”
陈潇顿时明白了
误会大了
这个什么泉流宫,根本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是那个内亲王的官郜而是上辰一刀流地将!
只是,此刻都到了这种地步了,自己再开口解释误会,岂不是让人觉得自己软弱?
他心里一横:“真地要比?”
老人淡淡道:“你能赢了他,我泉流宫上下内外,随你进出!”
“好吧”陈潇看着对面这个老人,心里忽然一动,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来
他掉头转身就朝着身后地墙壁走去,来到墙壁前,抬手攀住了墙壁上的一条藤萝来,轻轻一扯
啪的一声,一条三尺见长的藤条,就被他握在了手里
转过身来走上几步,手里藤条轻轻掂了两下,一脸的轻松笑意:“那就来吧”
一看陈潇手里拿着一根藤条,别人也还罢了,只是觉得陈潇未免太过托大轻视己方,不由得露出几分怒气来
那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却脸色陡然巨变,一双老眼猛的瞪圆,死死的盯着陈潇,那眼神里,尽是恐惧!
“你!你!你!你是什么人!”
老人忽然失态,连身体都抖了起来
陈潇故意一笑,账折睛,轻轻道:“又不是第一次见人拿藤条打你们了,怕什么?”
话虽然说的轻松,那个老人却身体一歪,一个踉跄,险些从轮椅上跌了下去
第一百八十一章 【败敌】
伊藤大绪今年已经一百零四岁了
在上辰一刀流之中,他已经是现在唯一仅存的元老,算起辈分来,他还比现在的上辰一刀流的灵魂人物,日本第一剑道宗师,皇室御剑道大师范竹内文山的辈分要高上一辈!
昔年田将军横扫日本武林,以一把枯藤条打遍日本无敌,将一个一个声明显赫的剑道大师打得威风扫地的时候,伊藤大绪正值壮年,当时他还是主那文山的师叔,是当时日本第一剑道宗师,上辰一刀流的时任宗家,神宫直雄的师弟!
昔年神宫直雄身为日本第一剑道宗师,被众人推举出来抗衡田将军,当时伊藤大绪已经三十多岁,是神宫直雄的最小的师弟
他虽然没有资格亲眼目睹那场日本剑道界传奇的一战——日本人一向死要面子,那一战分明是神宫直雄输的一败涂地,在田将军的面前毫无半点还手之力,偏偏日本剑道界里却把那一战吹嘘得如何场面惨烈战斗过程如何惊险激烈,甚至哪怕是神宫直雄最后落败,也被很多日本人假传为“惜败”而已
只有上辰一刀流门下的武者才知道自己的宗家输的极为凄惨的真相,只是为了顾全整个日本武林的脸面,却不敢开口戳穿那个谎言只是伊藤大绪虽然不曾亲眼目睹那场决战,但身为当时宗家的师弟,却是知道事情真相的,而且,田将军昔年横行日本,将一个一个剑道大师打得束手臣服的事情,他也是记忆犹新!
此刻,时间过了几十年过去了,却又有了这么一个年轻的中国人,闯入了上辰一刀流的剑大门之中面对自己一方无数高手,面色从容,手里提着一根藤条……
这场面,在老伊藤的眼中,引起了他昔年的记忆,眼前的陈潇提着藤条的样子却和心中记忆地昔年的那个提着藤条的中国人的形象,渐渐重合起来……
这场面,叫他如何不心惊肉跳?!
可以说田将军横扫日本那件事情几乎直接将日本武者地自信和尊严完全摧垮掉了影响了几乎一代日本剑道武者几乎以一己之力使得整个日本剑道倒退了十年!无数享誉国内地大师被人家用一根藤条就打败那种凄惨地落败甚至使得不少性子刚烈地武者在战败之后就直接剖腹自杀
之后田将军虽然离开日本但是整个日本剑道地心气却足足有十年都不曾恢复过来一直到了现任剑道大师竹内文山剑道大成重振上辰一刀流地声望所有人都公认竹内文山地剑道造诣已经超越了他地老师神宫直雄这才将日本剑道地声望重新拔高到了一个新地高度!
但如论如何那个手提藤条地中国男子对日本剑道武者来说却依然是噩梦一般地存在!老一辈地人几乎都不敢提起那个名字对昔年地那件耻辱地事情绝口不提到了新地一辈人崛起之后却很少有人知道昔年地事情了
只是老伊藤却险些就被吓弧了!
而且当陈潇说出最后那句话地时候老伊藤地心中猛地一跳!
这个年轻地中国人!他是知道田将军拿藤条地事情地!
不仅仅是老伊藤地脸色巨变而和陈潇放对的那个叫做神宫平八郎的武者,也是脸色陡然一变!
这个神宫平八郎,却是昔年摆在田将军手下的神宫直雄的后裔了上辰一刀流这个流派并不是族长世袭制,而是类似于中国的武林流派的掌门制昔年神宫直雄虽然是宗家,但是他落败之后神宫一系就渐渐没落
到了如今,神宫平八郎这一代,神宫直雄虽然是他的曾祖,但是曾祖当作流派宗家,他在流派之中却只能从一个普通的弟子做起不过他天赋颇为出众,到了四十岁地时候就已经是剑道颇有成就,在上辰一刀流之中,已经隐然被认为是仅此于当代宗家竹内文山的第二高手即使放眼全日本,也是赫赫有名的剑道大师级的人物
昔年他的曾祖也是日本第一宗师惨败给田将军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得极为清楚,也是他神宫一系最大的耻辱
此刻看见陈潇手提一根藤条站在面前神宫平八郎的神色一变之后,眼神之中燃烧起兴奋的火焰来!
“田将军?后人?”
神宫平八郎地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如果对方真地是田将军的后人地话,那么自己身为神宫直雄的后人,如果能在这里将他击败,岂不是就可以一血曾祖的耻辱!
“我姓陈,不姓田”陈潇从对方的眼神里读懂了些什么,释然一笑:“不过,你可以把我当成田将军的徒弟”
“好!”
神宫平八郎的左脚后退了一步,轻轻的瞪掉了木屐,赤足站在了柔软的草地上,他的脚在地面左右摩了摩,脚弓居然都深深陷进了泥土里,一手握住刀身,一手握住刀柄,一双眼睛,眼神锋利如刀的盯着陈潇
他在蓄势!几个深呼吸之后,神宫平八郎的气息渐渐稳定下来,眸子里的狂热也淡了下去,从这点来看,他能在短时间内平复自己的心情,在心神的修练上就已经不凡了
陡然之间,他一声厉喝,深深陷在泥土里的脚步狠狠一瞪,借助这股力道,他的身体猛然往陈潇扑了过来!
来势凶猛!
唰!
刀锋被他横抽了出来,另外一手的刀鞘已经冲天飞起,而这一匹刀光,横斩陈潇的腰部!
这一刀,他似乎将方才所积蓄的全部的势道凝聚在了这一击之中!刀势凌厉之极!远远的刀锋未到,森然刺人的杀气却已经扑面而来!
眼看一道白色的练光横斩而来,陈潇拧身,在拧身!
他的身体飞快地做了两个奇异的扭曲动作,仿佛是左一步,右一步看上去分明是往前迈步,迎着刀锋而来,但是身法却诡异之极!明明速度也不甚快,可是神宫平八郎这势力惊人的一刀,却居然就生生斩空了!
陈潇的身体几乎是贴着刀尖旁擦了过去,嗤的一声刀尖甚至将陈潇的衣服割出了一丝裂纹来!然而却毕竟没有伤到陈潇分毫!他这么一闪,却躲开了对方凌厉一击,等脚步错开之后,却已经身体越过了刀势,几乎就贴在了神宫平八郎地身体左侧!
伊藤大绪一看陈潇的动作,顿时脸色就变得极为阴沉!
陈潇不过是一个身法动作,但是落在经历过田将军横扫日本那个时代的伊藤大绪的眼中,如何认不出,那正是田将军昔年使用过的诡异的招数和身法!
神宫平八郎一刀落空还被陈潇欺到了近身的位置,周围观战的人都是心里一惊,更有年轻的人当场就惊呼了出来!
而神宫平八郎却神色并不如何慌张——他们神宫一系身为神宫直雄地直系传人昔年曾祖正是输给了田将军的那一套“短打”,后人自然对这一套短打进行了仔细的研究,几代人苦思破解之法,身为神宫一系当代最出色地代表人物,神宫平八郎自然对“短打”的这一套招数的种种神奇之处都有充足的了解!
陈潇虽然欺到了自己的身体左侧,自己的武士刀过长,却已经来不及回刀自救了,但是这一种变化,他平日里演练的时候却已经不知道试过了多少次!
忽然身体猛的一顿,原本还往前冲的身体陡然就定住了!同时持刀地右手手腕一转,刀锋虽然回不过来了,但是却用刀柄,朝着陈潇的腰眼重重撞了过去!
以他这样级别的武者的爆发力,就算是刀柄,如果撞世了,也能让人骨头破碎!
神宫平八郎平日里对这一个应变练的极为熟悉,偶尔闲暇之余也常常遐想假如昔年曾祖早就练熟这一下,未必会被那个田将军逼得那么狼狈了吧……
而这一撞,却依然落空了!
陈潇的身体在这一刻却忽然原地旋转了一下,脚下步伐犹如花蝴蝶一般的华丽,身体一转,整个人犹如陀螺一般,全身似乎涂慢了油脂一般,滑不留手!那刀柄重重的一撞,才沾到了陈潇腰间的一片衣角就被轻轻滑开!
陈潇却趁势一步迈到了神宫平八郎地身后去了!抬起手里的藤条对着神宫平八郎的屁股就是轻轻一拍!
啪!
藤条打在屁股上,声音仿佛并不大但是此刻却清晰的落在了全场所有人的心头!
堂堂的上辰一刀流的第二高手,一个照面,就被这么一个毛头小子用藤条打了屁股?!
虽然藤条打在屁股上一点都不疼,但是神宫平八郎的心中却猛的一颤!原本提足地一口气险些就崩浪下来!
如此……轻松?!
最先地惊慌之后,一种被耻辱所激发的勇气疯狂地爆发了出来!
他口中发出了一声狂吼,身体腾腾往一侧迈开两步,随即猛然转过身来,双手握刀,对着陈潇狠狠一劈!
嗡!
几道隐隐的劲气立刻席卷而出!陈潇眼睛顿时一亮!
这一招,自己在船上却是看见过竹内文山那个老头子使用的!
仿佛叫做什么……真-九龙闪?
这个神宫平八郎施展出来,威力却比竹内老头子要差了很多了
只是,在船上的时候,陈潇是利用了瞬间移动躲闪的,此刻他却冒充老田的弟子,如果用摆明车马用异能来赢这些日本武者,就算赢了,也未免不够畅快,反而堕了田将军的威风
不但要赢,还要好好的吓唬一下这些日本人才行
他身体猛然往后一闪,随后哈哈大笑两声,也学者神宫平八郎的样子,双手握住了藤条,退后一步,迎着对方劈出来的几道刀气,狠狠的一记虚劈!
陈潇不曾学过剑道,老田最擅长的刀法,陈潇也不曾学过,这一劈自然是虚势
但是他意念一转,数道念力瞬间在藤条的顶端凝聚而出,嗤嗤几声,也仿佛刀气一般,飞快的激荡射出!
那势道,甚至比神宫平八郎的真九龙闪的刀气还要强盛了几分!
嗡的一声,刀气和念力斩在半空撞击在了一起,顿时引发了一阵气流的波动,空气之中仿佛振荡了一下,却看见神宫平八郎的刀气已经尽数被化解,而陈潇的念力却依然有一小部分突破了刀气,朝着神宫平八郎射了过去!
神宫平八郎心中骇然!眼看几道念力斩到了面前,他只能飞快的举起武士刀来,奋力挥舞
就听见砰砰几声,他也的确是剑道了得,居然将一柄武士刀舞得花团锦簇一般,密不透风,几道念力被他纷纷击落
只是终于,一道念力却从他的头顶划过,将他的发髻削断,顿时一头长发就披散了下来,片片断发飞舞,神宫平八郎的一张脸涨得通红,踉跄得后退了两步!
他握着刀柄的手虽然依然勉强捏住了刀柄,只是手腕却轻轻颤抖着,更是觉得手掌虎口和手腕隐隐做疼
陈潇此刻已经拥有了A级强者的异能,念力的等级自然也是水涨船高,A级强者的念力攻击,力量何等厉害?岂能是神宫平八郎这个普通的武者能随便抵抗的?
恐怕就算是竹内文山站在这儿,也不敢用血肉之躯正面抗衡
神宫平八郎凭着一腔血勇用刀去抵挡,却看见他原本雪亮锋利的刀锋,却满是细微的裂纹!手掌和手臂的肌肉以及筋脉更是受到了击打的创伤!此刻依然勉强支撑,不愿意在敌人面前示弱,只是事后,只怕受到这样的重创,实力难免要打了折扣
旁边还有上辰一刀流的弟子看见神宫平八郎将对方气势惊人的一击抵挡了下来,还有人想叫好打气,可是才叫了一声,却忽然看见神宫平八郎身体一晃,踉跄往后退了几步,嘴角已经流出了鲜血来,如果不是他极力按耐,只怕已经口中喷血了,只是这么强行忍耐,一口血喷到了口中,即使死死咬住牙关,却依然顺着嘴角流淌了出来
而且,就听见“嗡”的一声!
他手里的那柄精钢打造的武士刀,刀锋忽然就偏偏碎裂,化作了无数碎片,纷纷落在了草地上!
神宫平八郎看着手里光秃秃的刀柄,表情骇然,又看了看陈潇,仿佛不可思议一般!
却看见陈潇站在那儿,手里轻轻握着那一根藤条
那藤条完好无损,别说是断裂了,连上面的叶子都不曾少了一片!
第一百八十二章 【跟你上山!】
咔!
伊藤大绪坐在轮椅上,原本握着轮椅扶手的手指紧缩,手指紧紧的扣在扶手上,因为过于用力,居然将木质的扶手被捏破了!
神宫平八郎面如死灰,心中羞愤欲死,他身为流派之中仅次于竹内文山的高手,竹内文山年事已高,他却正是一个剑道高手最颠峰的年纪,虽然竹内文山近年不曾指派继承人,但是人人都将他视做未来继承竹内文山地位的下一任宗家了
今天却惨败给了一个打上门来的毛头小子,这样的耻辱,让神宫平八郎忽然就心中生出了一片灰暗来
他甚至有心挥刀自刎,只是手里却只剩下了一个刀柄,想自杀都不得,不由得呆了半天,口中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
嘶哑颤抖的声音之中,原本坐在轮椅上的伊藤大绪,居然颤抖着站了起来!
他腿脚有疾,行动不便,此刻激动之下,却强行支撑着扶手站立了起来,一手指着陈潇,脸色复杂:“你!你怎么会!怎么会使用这一招的!真九龙闪,谁教你的!”
陈潇撇撇嘴巴他刚才最后的那一下,哪里是什么真九龙闪,分明就是用念力模拟出来的而已,看上去仿佛有些相似,其实力量却差别很大,发力的方式也绝不相同如果不是亲自设身处地的感受,却是分辨不出
只是神宫平八郎心情激荡混乱,此刻没有察觉出来而伊藤大绪的心情只怕比神宫平八郎还要复杂,更是激动之余没有看出,其他观战的人,实力和境界不够()也看不破
却是人人都以为是这个年轻的中国人,居然掌握了自己流派之中强力杀招“真-九龙闪”了
“哼,这一招很了不起吗?”陈潇淡淡道:“当年田将军的那一套身法和招数,你们不也是画影图形,也不知道研究了多少年你们会学,难道我就不会?”
伊藤大绪哑口无言
日本人偷学的本事和名声却是举世无双的,现在自然也没有立场来指责别人
陈潇心知这是一个误会,也不想太过逼迫别人,只是这些日本人一个一个太过嚣张,自己上门找人莫名其妙就对被对方打骂这才演变成了现在地局面
现在反正已经给了对方教训,气势也占足了,就不想再闹大,看着伊藤大绪:“请问,我现在是不是赢了?可以进出这个泉流宫了吗?”
伊藤大绪也是面色灰败,盯着陈潇看了一眼扑通一声坐倒在了轮椅上,然后缓缓摆了摆手:“泉流宫内外上下,任凭阁下进出!”
说完,他气息混乱,身后的那个年轻人赶紧凑了上来,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句,却推着轮椅将老人推了进去
其他的几个中年武士,看着陈潇的脸色各异,有的惊骇,有的畏惧有的敌视,却没有一个人去搀扶一下受伤的神宫平八郎,倒是几个年轻的弟子上去,将这位受伤的剑道高手架了下去
片刻之间,面前地一群人,居然就退去了大半(
陈潇站在当超却心中古怪这些日本人倒也干脆,拦路地时候一窝蜂的上输了,就一窝蜂的跑?
只是留下的两三个弟子,却用畏惧的眼神看着陈潇,畏畏缩缩的退在了两边,让开了道路
那意思是:你要进去,随便吧!
陈潇也不客气,以他现在地实力,除非遇到S级强者,否则还真的没什么可的的,心里一横大摇大摆的就走了进去
这泉流宫往里倒是一个极好的所在
看来这上辰一刀流果然有些门道,在土地资源稀有的日本居然能占据如此好的一片地方!
从外面的这个院落的走廊往里,里面却是一座山坡,那山坡之下,几条石板路,两旁都满是樱花树,现在却不是樱花盛开的季节,不过看上去依然秀美可观
放眼看去,那山坡就藏在一片樱花树之中,那山坡距离陈潇所在还有大约百十米地距离,虽然不甚高,但是放眼看去,山坡之上,另有一座仿佛庙宇一般的建筑,还有亭台阁楼,颇为精美
山脚之下,却是一片练功房,远远看去,那一排房屋只怕能容纳不下上千人
左侧一个圆形池塘,不过方圆百十米左右,在池塘旁,却竖立了数十面石碑!
陈潇略微走近了两步,却看见那池塘旁一根石柱,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了三个大字:剑湖
那数十面石碑就立在了湖水周围,仿佛坟墓一般,每一面石碑之下,都有几尺见长的一方石板()
陈潇看了两眼,那石碑上密密麻麻刻写了文字,居然都是标准的中文!
日本的古代以书写中文为贵,虽然近代之后日本渐渐发展成为亚洲强国,一度国力还曾经凌驾于中国之上,但是这些石碑看上去都是古老极有年头的了,想来都是古代留存下来的,上面刻画了中文留字,也算是一种风俗
而让陈潇颇感兴趣地,却是文字的内容!
石碑之上,写着某某名字,然后是第多少多少代宗家,或者是某某上辰一刀流之中的剑道大师,下面还会详细记录上这位剑道高手一生之中比较辉煌的战绩,比如某年某月某日,击败某某高手,还有一生战绩多少连胜等等等等
陈潇开始以为这只怕是坟墓,石碑下埋葬的或许就是碑里文字所提到的高手的了只是看了一会儿,却觉得不像
毕竟将人埋在这里,似乎太过随意,地点也不太合适后来又想到了湖旁的那石柱上的“剑湖”三个字,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石碑下埋葬的不是死人而是那些高手使用过地武器!
陈潇一路随意漫步,却是故意作给这些日本人看地,周围还有三四个跟在一旁的日本武士,却仿佛都远远地坠在后面,不敢靠近,却任凭陈潇到处参观游走,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恭敬起来
陈潇摇摇头,心里也觉得索然无趣,随意走了几步,看了会儿()抬头又望向了山坡上的那一片建筑抬手指着上面:“那里是什么地方?”
他虽然开口问,可是周围那几个年轻的日本武士却没一个会中文的,一听陈潇说话,却都是连连躬身后退
陈潇问了两句,眼看无人回答,不由得心中焦躁:“我是来找人的又不是来观光的!就没一个说话地吗?”
正想发火,却忽然听见旁边一个悦耳地年轻人声音传来:“阁下不必动怒,这些人是不会中文的陈潇转身一看,就看见从樱花树林之中的小路之中,走来了一个白衣如雪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陈潇认得,正是刚才那个轮椅老人身后站立的,一直负责给老人推轮椅的那个家伙
这个年轻人身材消瘦,虽然看上去很挺拔,但是走近了却比陈潇要矮了不少面色白净,面貌也是极为清秀,只是眼神里却不免多了几分年轻人桀骜不逊地味道
只是,看向陈潇的时候,那一丝桀骜却都收了起来,似乎陈潇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是起到了相当的震撼作用
这年轻人一身白衣如雪,从樱花林之中漫步而来明明刚才陈潇才硬闯了山门,打伤了多人,偏偏这年轻人的神色里毫无半分烟火气,神色平和得很,看着陈潇的时候,嘴角甚至还挂着一丝淡然的微笑
他的相貌五官很是精致,如果不是他的眉毛稍粗,而且陈潇看见了他脖子上的喉结地话,只偶会以为这个年轻人是个雌儿易装的了
只是,看着对方走来那步伐轻轻()陈潇只觉得这人虽然看上去很是顺眼,走路的样子却委实有些娘气十足那步伐轻盈,却不像是男人走路,却仿佛生怕一脚下去踩死一个蚂蚁
而就连那藏着桀骜的眼神,也隐隐的有些阴柔的味道
年轻人走到了陈潇的面前,一身长袍,长袖飘飘,却伸出手来,啪的一声,手中打开了一枚小小地折扇,轻轻摇了两下,又折了起来,遥遥的指着远处的山坡之上,微笑道:“阁下问那里吗?那里就是我上辰一刀流的圣地,心剑的所在了!”
顿了顿,年轻人眼神里流出一丝隐隐的神往来:“昔年田将军正是从这一片樱花林走过,沿着那山路台阶而上,然后以一枚藤条击败了我上辰一刀流的时任宗家,神宫直雄大师范……唉,追思前辈风采,让人神往啊”
陈潇不由得心中微微一奇,这个家伙明明是上辰一刀流之中的人,可提起田将军的时候,语气里只有崇敬,却分明没有半分敌意,这倒是奇了
“你好像很佩服田将军?身为上辰一刀流之中的人,难道不恨他吗?”
“恨?”年轻人怔了怔,随即笑了起来:“为什么要恨?因为他是中国人,我是日本人?那就大大不必了!这世界,强者为尊!管他日本人中国人,实力强地就自然高高在上!我不会因为我是日本人,田将军是中国人就恨他只恨自己没有他那种强大地实力哼哼……如果我有那种实力的话,只怕也会忍不住一人一剑,纵横山河,打遍天下高手,让群雄束手!如此那般风光,才不枉了人生来这世上一场”
说到这里,他原本收敛地眸子里,却闪现出了一股无法掩饰的勃勃野心来
只是那兴奋狂热不过是一闪而逝,随后就又变做了一股阴柔的眼神,看了看陈潇,微笑道:“一直没有能问阁下的名字,敢问……”
“陈潇”陈潇心中隐隐的对这个年轻人生出了一丝淡淡的敌意来,这种感觉也不知道从何而来,似乎也不欲和他多说什么:“我不是来踢馆的,的确是来找人……”
“我已经问清楚了”
年轻人微微一笑,却有打出了那柄折扇,轻轻摇晃:“方才门下年轻的弟子不知道,却闹出了这么大的误会内亲王殿下来这里暂住的事情,下面人并不知道,加上我流派之中门人,对中国人成见很深,这才闹出了误会”
“不用说了”陈潇皱眉:“我只是找人,找到了人,我立刻就走”
“内亲王殿下来的时候,身边倒是的确带了一名陌生的女孩,似乎是一个中国人,不过……”这个年轻人苦笑了一声:“现在您却是见不到她因为内亲王殿下今天一早,就接到急讯,带了所有人赶回了京都去您找的那位中国女孩,也随殿下离去了……”
陈潇听到这里,心中更是有些不耐烦
闹了半天,人却不在这里,刚才打了几超却都是耽误时间了
他也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掉头就要走,可是才转过身去,就听见后面这个年轻人开口叫住了他:“请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情?”陈潇转过身来,哼了一声:“进门的时候要打一超难道出门的时候,也要打一场吗?”
年轻人一笑:“这倒不是,只是,刚才阁下和平八郎大人动手的是,我流派之中另有一人,在这山坡的亭台上,用望远镜看了您动手的过程方才我送爷爷回去休息,那人却求我一件事情,说要请您务必上山一见”
“谁?竹内文山那个老头子在这里?”陈潇愣了一下,这个上辰一刀流之中,自己除了竹内姐妹之外,也就只认得竹内文山一人了
“如果是竹内大师范在这里,只怕刚才的误会就不会有了”年轻人仿佛没有半点脾气,陈潇的态度生硬,他也不在乎:“是我流派之中的一位隐居的……”
“不必了,我没兴趣见人”陈潇抬腿就要走
就听见身后那个年轻人却笑了笑,悠悠道:“山上的那人说了,你用的根本就不是真-九龙闪,这种投机取巧的办法来骗人,实在是有失中土的高手风范!昔年田将军虽然气势凌人,但是却胜得光明磊落!您这般投机取巧,实在不是高人所为!难道现在的中国的高人,只是这般做派吗?”
顿了顿,这个年轻人却笑得和煦:“这话并非我说的,而是山上想见您的那位托我转述”
这话一说,陈潇顿时站住了脚步
自己这么一走,倒反而堕了中国人的威风了?
他的脸上,就出了一丝嘲弄的笑容来
转过身来,盯着这个年轻人:“走,跟你上山!”
第一百八十三章 【亭台如画】
史高飞垂头坐在那儿
这个封闭的房间并不狭窄,虽然被单独监控了起来,等于是变相的囚禁,但是毕竟史高飞身份特殊,在服务社之中影响远大,还是受到了充分的优待
这个房间是一个全金属封闭式的,没有窗户,只是几个细微的通风管道,房间里只有一张干硬的金属床板,上面铺了一套毛毯
至于每日三餐,都有专门的人送进来
只是,一连多日,都没有人和史高飞说上一句话,就连送餐的人,也不允许和史高飞有任何言语上的接触
史高飞知道,这算是一种心理攻势,故意把自己孤立起来,造成心中的估感,加强自己心中的烦躁,试图打开自己的心灵缺口
不过,身为一个优秀的科学狂人,史高飞的耐性却是极好的,别说这种程度的单独囚禁了,他往往为了某一项研究,单独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十天半个约是常见的对于这种寂寞的忍耐,却是承受力变态的强悍
他坐在那儿,心情倒是平和,他很清楚,墙角上的一个圆形监控器,时时刻刻都监督着自己,将自己每日的起居,行动,每一个细节都传送到了监控人员的眼前
此刻他坐在那儿,垂着头,仿佛在思考问题,而实际上,他的口中喃喃自语,却是仿佛默默的背诵什么东西他的声音很轻,只有走近了,才会听清楚,他居然是在背诵元素周期表,和圆周率圆周率已经背诵到了小数点后百位个数字以后,而史高飞的神情悠闲,一脸的从容
终于,房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听见了脚步声史高飞抬起头来眼神平静地落在面前站着地人脸上
“我就猜到我被关起来后你一定是第一个来看我地”
史高飞地语气依然带着那种往日地自信甚至是自负地味道
雷狐站在门口他苍白而英俊地脸孔上带着一丝忧虑随后他走进门来身后地门立刻自动地缓缓合上
雷狐看着史高飞嘴角地笑意他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你还笑得出来?”
“为什么不?”
“委员会里有风声,认定你是背叛罪!背叛组织的罪名有多严重,我想你比我更清楚!”雷狐的面色阴沉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责备:“老疯子!我早就说过!你要调查的话,要小心!而且……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如果我帮你掩饰一下,也未必就会被人发现!”
史高飞抿了抿嘴唇看了雷狐一眼:“不告诉你的原因很简单……我不相信你,我不相信委员会里的任何人!”
雷狐沉默了,随后他点了点头
“罗本跑了”过了会儿,雷狐口中说出这么一句话
史高飞愣了一下,抬起头来看了看雷狐,眼神里终于闪过了一丝欣慰:“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
“侍者……死了自杀”雷狐淡淡说道,同时看着史高飞的眼睛
“……嗯”史高飞依然神色平静,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知道了”
“研究部门被接管了所有一切试验和研究项目全部暂停”雷狐叹了口气:“最近有几个很重要地项目是你负责的,这么忽然停顿下来损失至少超过百亿以上而且,听说俱乐部也在进行同类研究,一旦我们落后的话,将来地影响更是不可估算”
史高飞却冷笑,他的声音带着嘲弄:“内斗嘛,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顿了一下,他怪异的看了雷狐一眼:“你来看我,和我说这些话,不怕被人看见对你有不好的影响?”
说着他撇了撇嘴,眼神示意了一下天花板角落上的那个监控器
“没事”雷狐摇头:“今天负责监控的家伙,是我的人”
“哦”史高飞依然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雷狐忽然有些恼火,他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史高飞地衣领,将他提了起来,怒道:“老疯子!你不要这么镇定了!你知道不知道!委员会里有风声,想要把你处决!你明白不明白!处决!你会死的!”
史高飞依然冷笑:“总是要有人流血的,我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只是很遗憾我看不到服务社以后的样子了真的很好奇,委员会里这么斗下去将来服务社会变成什么样子哼……可惜,我是看不到的了”
雷狐的脸色变了变,他忽然走上一步,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仿佛U盘一样的东西,轻轻一按,上面就出现了一条蓝色的光芒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2.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