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王-第70部分

老老实实的抵挡,将脸上的这一击躲开之后又听见陈潇叫了一声:“踢裤裆!”
高本立刻就是往后一撅屁股,果然躲开了陈潇抬起的一脚,接着陈潇又叫了一声:“天灵盖!”
高本:我挡!
“打耳光!”
高本:我闪!
“踢裤裆!”
高本:我撅屁股!
陈潇来来回回仿佛就只有这么三个攻击手段:天灵盖,打耳光,踢裤裆
高本居然也耐住了性子一味招架
等陈潇把这可怜的三板斧反反复复打了足足六遍,高本心中大定!
看来这小子果然就这么点儿本事而已!
等到了第七次,陈潇再次拧身贴了上来,口中喝道:“天灵盖!”
高本此刻已经习惯了陈潇的“言出必行”,对方那松松垮垮的进攻他也毫不畏惧,听了陈潇的大喝,就举刀往上一封
谁知道这次陈潇口中叫着“天灵盖”,却同时抬起左脚朝着高本的裤裆位置狠狠踢了下去!
脚法迅速凌厉,却比刚才之前的六次要不知道迅猛的多少倍!
高本脸色狂变,全力往后一撅屁股,这才堪堪躲闪开来,只是他肥胖的身体猛然往后拼命撅屁股,下盘就有些僵硬了,不由的身体一晃
陈潇哈哈一笑,左脚脚尖虽然踢空,却顺势往下重重一落!
“嗷!”
就看见高本一张胖脸猛然扭曲起来,脸上的肌肉都颤抖不已,陈潇的左脚已经很很踩在了他的右脚之上,他往后那一撅屁股的动作,却没有闪开陈潇的践踏……
咔的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高本已经身体猛然就跳了起来,丢了刀,下意识的就去捧自己的脚趁着他跳起来捧脚的时候,陈潇已经笑眯眯的伸出了左手,对着他的胯下屈指一弹……
砰!
所有人都傻了!
眼看着这位夕云流的剑道高手高本一腾,也如上一个家伙宫泽一样,被陈潇踩碎了右脚,同时捂着裤裆躺在了当超身体蜷缩成一团,疼的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犹如肥胖的大虾米一样,在院子当中颤抖打滚……
陈潇已经笑眯眯的退开几步,弯腰行礼,站直了之后,一脸坦荡无私的表情,犹如清风明月一般正气凛然:“承让!”
那一派防范,仿佛刚才下阴招的人根本不是他
陈潇抱拳之后,转身看着站在内堂上的西平小次郎,微笑,眼神却透着三分怪异,账折:“下一个,是不是轮到你了?”看着高本躺在那儿捂着裤裆犹如杀猪一般尖叫,又看了看陈潇脸上那略微带着三分羞涩的年轻人的和煦笑容,西平小次郎忽然觉的自己的脊背上升起一股寒气来
第一百九十五章 【斩名丸】
今天的更新,二合一长章节
因为今天是周末,家里有点事情耽误了一下,更新稍微晚了一点,对大家说一声抱歉啦
第一百九十五章斩名丸
那凉飕飕的感觉,就随着陈潇古怪的眼神而来,西平小次郎默不作声的走下了超神色依然凝重,只是眼神却不免多在陈潇的手指上汪了几分
打是一定要打的只是今天几人乘兴而来,只以为上辰家的二代溅里绝对没有可以抗衡己方的人存在还有博仁亲王这样的重量级人物坐镇,原本一心想狠狠的将上辰家的面子折辱一番
却没想到,两场决斗下来,两个赫赫有名的溅却以如此屈辱的方式惨败,眼看高本倒在地上捂着裤裆做杀猪叫的时候,西平小次郎心中就闪过了一个念头:
高本,也完蛋了
只怕,今天回去之后,宫泽和高本两人,以如此耻辱的方式惨败,还是败在一个二十岁的中国小子手下,今后在日本武道界之中就再也无法抬起头来了
更耻辱的是,这两人今后非但是大溅当不成了——从这个狠辣狡猾的中国小子出手的力道看来,两人恐怕今后连男人都当不成了
西平小次郎心中已经对陈潇生出了一丝凛然的畏惧原先他看来陈潇不过二十岁地样子如此年轻,什么内堂弟子云云想来就算身份辈分高,本事也不会太了不起哪怕是陈潇故意拿出藤条来——昔年田将军一把藤条横扫日本,西平小次郎虽然知道但是——纵然这个小子真的是那个中国武神地传人,这么年轻,能有多深的造诣?
只是连续两场比试,却让西平小次郎终于生出了正视之心,心中再也不敢托大,而是完全将陈潇放在了“劲敌”的位置上
博仁的脸色却有些难看
今天来上辰家挑战,原本就是博仁有意背后支持的——他是皇室亲王隐形的继承人选只是却因为某一个特殊的原因,一直和竹内文山不太对盘
他虽然是皇室亲王,但是竹内文山是皇室御剑道大师范,更是皇太子的剑道老师,地位崇高,他平日也不得不对竹内文山保持客气而竹内文山也没有必要对他这么一个第三代的皇室成员低头
况且竹内文山是正牌子地皇室御剑道大师范,有负责教导皇室弟子的职责,更是对皇室子弟的表现有发言权,对宫内厅,甚至是天皇都有话语权,他如果真的和博仁为难的话那么只要平日里故意说几句不利于博仁的坏话,比如说博仁学习剑道地时候心浮气躁,气宇狭窄之类的,多少也会对博仁造成一些影响
所以,博仁平日一般也不太敢轻易招惹竹内文山
双方的关系就一直这么僵持着,博仁这才另找了剑道老师,没有投入上辰家的门下
今天前来,就是想出一口气——最近西平小次郎剑道大进,据说也有充足的把握击败上辰家的神宫平八郎了这种机会,如何能错过?只要挫败了上辰家,今后竹内那个老家伙,在自己面前,还敢嚣张吗?而且这种二代高手地比武,就算上辰家吃了亏,竹内文山也不敢公然报复,否则的话,别人会以为他竹内文山是刻意打击报复
只是没想到,被给予厚望的两个高手先后败北而且还是输得这么耻辱原本计划的一个轰动性的胜利,立刻就化作了泡影
上辰家已经连赢了两场那么第三超就算西平小次郎能赢下来,三场比赛,上辰家两胜一负,说出去也不丢人了就算西平在最后一场把陈潇打趴下了,这种胜利的轰动性也不存在了,如同鸡肋一般
可换句话说……如果连西平都输了,那么博仁觉得自己这个人就要丢大了!
自己上赶着带人上门踢馆,如果连败三超那么今后只怕在皇室成员的圈子里也会传为笑柄,在竹内那个老家伙的面前就更抬不起头来……对于心高气傲,并且心中已经开始对未来皇位有些企图的博仁亲王来说,如何肯输?
想到这里,他居然一脸紧张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望着已经走下了院子的西平小次郎,点了点头,神色郑重,朗声开口大声说了一句:“西平老师,我祝你武运长存!”
他是亲王之尊,此刻亲自起身给西平小次郎打气,已经是极大的折节了
西平立刻就感到了一丝凝重,他也深深知道自己这一战绝输不起!缓缓回身,对着博仁鞠躬弯腰施了一礼
本来是必败的局面,被陈潇这么一搅,上辰家却已经是得到了一个不败的局面——就算第三场陈潇输了,上辰家也在三战之中两胜,总的来说已经过关了
西平小次郎对院子外的一个弟子抬了抬手,立刻就有人小步跑了过来,将一柄套着黑色绞的武士剑递了过来,双膝跪在了西平小次郎面前,双手将锦起,然后恭敬的磕了一个头,转身离开
西平小次郎一剑在手,忽然就精神一振!他原本矮小枯瘦的身材,手里一旦握了剑之后,整个人地气势顿时为止一变,全身锋芒尽显,眼皮睁开,依然那么看似随意地站在那儿,脚下不丁不八,却隐隐的就有一股一派宗师地气势!陈潇看了,心中也一动:这个西平小次郎地本事果然是这三人之中最强的,而且单看气势,就地确比上辰家的神宫平八郎高了不止一筹了!
西平小次郎的手指轻轻抚过绞,那黑色的绞仿佛是鲨鱼皮的,只是却有些粗糙老旧,一看就是一柄颇有年头的剿
西平小次郎轻轻将剑拔了出来,他的动作细致缓慢,如此缓慢的拔剑动作,仿佛毫无气势,却隐隐的给人一种泰山压顶地压迫感剑锋出鞘一缕寒光顿时映照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的眼神更添了三分锋芒
剑锋薄而锋利,巾狭长,剑刃锋锐,一看就是一把吹毛断发的好姜槽之上浅浅的一缕淡淡的绿色,却平添了三分寒意
西平小次郎地左手伸出三根手指轻轻从巾上抚过,随后屈指一弹,仅低吟,随后这个隐月流的宗家,抬头凝视着陈潇,缓缓开口用略微有些生涩的中文沉声道:“这是我的佩剑,我二十五岁剑道小成的时候,我的老师亲手送给我地武器我知道你们中国的娇有一句古话,叫做剑在人在,仅人亡,我一直很欣赏你们中国娇的这句格言,所以我二十五岁得了这把剑之后,这么多年来,无论是吃饭睡觉都和它寸步不离!”他这番话说的极缓慢,仿佛是说给陈潇听的,却又好像只是自语说给自己听的一般
陈潇默不作声,却隐隐的心中警惕起来这个西平小次郎显然剑道的造诣比先前两人高处一大截来,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看他说地这几句话来,显然就是一个真正的剑道高手人了
“这把剑不过是普通的精钢打造的,从工艺和材质来看,虽然算是上熏却并不算是一流的好剑从名气上,更比不上其他流派之中流传数百年的那些名刃!更不要说是和上辰家的菊叶纹刺相比了”
西平小次郎依然不着急动手手指就那么轻轻的在巾上来回抚摸动作轻柔细腻,仿佛情人一般眼神都变得柔和了几分,缓缓继续道:“但是对我来说,它就是最好的剑!我相信,所谓名刃,并不是以剑的本身来衡量地,而是在于使用剑器地主人!我给这柄剑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斩名丸”
斩名丸?
好霸道的名字!
唐心坐在上面,略微蹙了蹙眉
西平小次郎说到这里,眼睛里逼出了一缕充满了自信地锋芒来,仿佛手里有了剑之后,他整个人的精神气质完全被释放了出来!
“这把斩名丸,我消用它斩尽天下名剑!当年我刚给它取了这个名字的时候,这把剑还默默无闻!但是这些年来,我用这把剑经历了大小百十场决战,剑下斩落了不下十几位剑道高手的武器!到了今天,这把斩名丸在关西武者之中已经无人不晓!虽然它依然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精钢剑,即不是名师锻造,也没有用什么珍贵的材料,但是它却已经是一把名刃!我相信,在我有生之年,这把斩名丸也将会成为日本的一流名刃!”
虽然处于敌对的状态,但是陈潇听到这里,心中也忍不住对这个其貌不扬的矮小日本溅,肃然起敬
西平小次郎的声音也变得犹如金属一般铿锵,充葬轻将绞丢在了地上,持剑遥指陈潇,口中一字一顿的念着:“隐月流,西平小次郎,持斩名丸,求教阁下!”
陈潇凝视着对方,终于也深深吸了口气,脸上的嘻笑涅全部收了起来,以郑重的态度对着对方拱手抱了抱拳:“陈潇,领教阁下高招!”
虽然对方是日本人,但是西平小次郎的这种武者风范,让陈潇不忍再调戏对方,言语就客气郑重了几分也没有再说什么“野原新之助”之类的浑名而是认真的抱了自己的本名,以示对对手的尊重
只是西平小次郎却依然有些不满,眉头一努冷冷道:“阁下来自中国,手持藤条,难道是昔年田将军门下吗?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报你门派!难道我隐月流宗家地身份不配你自报家门吗!”
西平小次郎此刻已经认定了陈潇根本和上辰家没什么狗屁关系——刚才他和前两名溅对战的时候,用地都是那套诡异的身法无论是出手攻击,还是躲闪抵挡,全然没有半分上辰一刀流剑道的影子所以言语之中,就牢牢的将陈潇的身份扣上了“中国田将军后人”这个名头上
西平小次郎心中也存了一丝私念:假如自己不幸输了,那么说出去也可以说成是输给了田将军的后人,而不是输给了上辰家的年轻弟子
田将军的威名,至今在日本的那些年老地剑道宗师之中依然广为流传,乃是武神一样的存在如果是输给了田将军的后人,倒也不算太丢脸
陈潇也是聪明人淡淡一笑:“那就算是田门吧”
西平小次郎立刻就紧跟了一句:“那我就领教中国田门的绝学!”
西平小次郎一剑在手,远远的轻轻虚劈一记,脚下缓缓踏上两步,剑锋一抖这把“斩名丸”乃是他使用了多年的贴身佩剑,从二十五岁得蒙老师赐剑之后,无论是吃饭睡觉都是一直剑不离身,多年来,这柄剑已经几乎成了他身体地一部分,这把剑已经和他的身体融为了一体,此刻握剑在手,却仿佛是自己的肢体一般剑的分量剑刃,都是烂熟于胸
对于真正的剑客来说,这才是正途真正的剑客只使用自己地剑,否则的话,换了一柄陌生的剑,哪怕是剑的分量增减了几两,那么出手的时候,难免在速度和准确,还有发力上都会有所不同虽然只是极为细微的差别,但是如果在高手手中,哪怕是差了一丝半分,那么都可能对战斗产生巨大影响!
毫无疑问,这个西平小次郎,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剑客了
他仿佛只是随意的虚劈了一下,动作却行云流水,浑然天成陈潇虽然真正的武学造诣不过是平平,但是也隐隐地感觉到了对手的与众不同
终于,西平小次郎深吸了口气然后脚下陡然迈出一连串的小碎步奔到了陈潇面前,抬手一个挺刺陈潇老老实实的闪身躲开脚下自然是按照“短打”的步伐踩了出去
西平小次郎不焦不躁,一剑落空,狡却轻易的扭转过来,仿佛毫无半点滞涩,狡圆润随意,自然而然,就从刺变斩,陈潇再闪,剑再由斩变挑……
西平小次郎的一波攻击,看上去速度并不快,也并不如刚才高本那么狂风暴雨一般的猛攻,但是剑影流散起来,却仿佛行云流水一般,毫无阻隔,显然是狡已经娴熟到了骨子里无论是发力还是收力,都是力随意动,一剑一剑的攻过去,看似是一招一招的分割开来,但是身在他狡逼迫之下地陈潇,却感觉到对方地剑影仿佛很快就结成了一片绵绵的细网,而且这网还柔韧圆滑,几乎毫无缝隙好似一曲琵琶,声声落下,如珠落玉盘,散而不乱
一字曰:柔
一字曰:韧
招招狡,看似并不凌厉,却已经浑然成了一体,陈潇虽然“短打”地身法已经施展开来,但是一来他的真正的武学造诣只是平平,实际上对“短打”这套绝技的领悟并没有真正的达到高深的境界二来,这西平小次郎的剑道的确有惊人之处,渐渐的,陈潇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活动空间正在飞快的缩小他不敢暴露异能者的身份,只是小范围的短剧烈悄悄使用了两三次瞬间移动,偶尔忽然闪开几公分或者十几公分,可如此这般取巧,但是却眼看这西平小次郎的狡已经将自己越缠越紧!对方的狡已经仿佛化作了一股溪流,绵绵不觉,浑然无隙!
流畅!
这就是西平小次郎的出手给陈潇留下的最大的印象!
对方似乎并没有施展狠力,无论是攻击还是回撤,仿佛都一直留着三分力,绝不让自己招式用老,力气用尽更不会出现那种老力用尽新力未生地空袭给陈潇去钻
这样一来,陈潇除非公然使用异能否则的话,形势就渐渐地朝着西平小次郎倾斜了
西平小次郎一口气连续攻了数十剑,他却呼吸绵长,面不红,呼吸不促,额头甚至连汗珠都没看见,甚至数十剑无功,眼神却毫无紊乱,依然那么沉稳凝重显然无论是剑道还是心境,在平日苦修都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
陈潇渐渐感觉到形势不对,自己的“短打”似乎已经被对方渐渐的克制住了——这倒并不是“短打”的绝招不灵了,实在是陈潇自己对这套绝学的修炼境界不足,又不敢公然使用异能
终于,他无奈之下猛然几个大步,飞快的朝后退去十几步踏出去,已经跳出了西平小次郎的剑影,只是这么狼狈退后,却在气势上输了几分
观战诸人都是动容!
上辰家的溅,都为西平小次郎居然能施出如此行云流水一般地狡而惊讶!尤其是神宫平八郎更是心中惊悸!他一年多前曾经和西平小次郎私下里隐隐较量过一次,那次的结果,对方不过是略占了上风
可是今天看来,西平小次郎的实力,却已经比自己完全高出了一个境界!如果不是他当初隐瞒了实力,就是近来实力突飞猛进了!看着西平小次郎那流畅如行云流水的狡,神宫平八郎脸色惨然,心中只是一个念头:如果我是这个小子,在这样的狡下我能抵挡多久?!
陈潇虽然退出了对方的剑影,但是心中却隐隐地有些后悔自己太过托大了此刻冷静了下来,不由得暗暗惭愧,心想:我真正的武学的造诣不过一般而已,只是靠着异能的支撑才能占到上风,此刻为了维护“中国武者”的脸面,不能公然用异能取巧,却是处处受到束缚,自己也太过自大,小看了日本武者了!从来能身拥名望的高手自然都有非凡之处这个西平小次郎,显然就是一个有真才实学地武者!
更郁闷的是他为了托大,还偏偏不用武器,装啮样的摘了一根藤条在手里如果是他手里有一柄真正的剑,那么面对西平小次郎的狡,自然可以挥剑去抵挡,利用自己强悍的力量,用蛮力破掉对方那流畅如潮水的狡,陈潇对自己的力量很是自信,普通人,哪怕是一流的武者,也经不起自己如打桩机一样地蛮力吧
偏偏用了一个脆弱的藤条,不能格挡,否则剑锋斩落,藤条就会碎裂——那自己脸可丢大了
想到这里,不由得微微皱眉
西平小次郎看陈潇跳了出去,也不着急追赶,原地顿了一下,匀了匀气息,手里的“斩名丸”一抖,剑锋斜指地面,沉着的看着陈潇
陈潇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我无法近身和他攻击,难道不能远程攻击吗?
想到这里,他忽然吐气喝了一声,抬起左脚,脚尖狠狠的朝着地上猛插了下去!
咔的一声,身为A级力量的强者,一脚就狠狠的插进了地上的石板之中,深达近乎数十公分,随后陈潇猛然一掀,就听见哗啦一声,地上的一大片石板,被他一脚从地上生生地掀了起来,朝着西平小次郎激荡飞射而去!
西平小次郎大喝一声,飞快地后退一步,改为双手握剑,眼神里爆出一丝精光来,对着迎面飞来的一大块石板就猛然一个竖劈!
一声轰响,那石板被从中一劈为二!陈潇却动作飞快,连续几脚踢进地下,将周围七八块石板全部踢飞了起来,仿佛暴雨一般朝着西平小次郎砸了过去!
可怜这上辰家地心将,这院子已经颇有年头,如果论起年代来,也算是一个历史文化遗产,这些石板都是昔年初造时候的原装货,平日里泉流宫里的人打造这里,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弄出一条裂缝来
此刻陈潇打搞破坏,一口气将周围的地板全部踢飞了出去,就看见石屑纷飞,地上的灰土漫天!
不过此刻上辰家地人已经没有人有心思去计较这院子的地板被破坏地问题了人人都瞪圆了一双眼睛:这个中国小子,脚力好硬!
西平小次郎一口气连续横竖七八斩将飞来的石板全数劈落,他的动作依然敏锐,那么多块石板,都不曾沾了他身体半分,但是终究陈潇的力气实在太过猛烈那石板简直就好像是炮弹一般
勉强将飞来的石板都劈开之后,西平小次郎虽然脸色依然沉着,但是握着剑柄的手却已经被震得麻木,虎口隐隐的有些疼痛,手腕轻轻颤抖指节也隐隐的有些泛白了
陈潇心中早有计算,踢过去最后一块石板,人已经猛然往地上一瞪,身体随即猛扑了上去!脚下左一步右一步,看似凌乱,歪歪扭扭却正是“短打”的身法!
西平小次郎咬牙将最后一块石板猛地劈开,轰的一声,石板从两边分开后,却看见陈潇的影子从石板后已经扑到了面前!
西平小次郎的瞳孔骤然收缩,狠狠一咬牙,大叫一声挺剑就刺……
只是他终究力气比不过陈潇,此刻手腕麻木之下,终于发力迟缓了一些,这一次出去,剑锋一空,他心里也随之一沉!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陈潇,以一个近乎不可思议的角度将身体扭曲了起来,仿佛杂技演员一般,扭动身体从自己地剑锋之旁生生的窜了进来
轻轻的,一根藤条,已经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感觉到藤条已经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西平小次郎心中一叹,万念俱灰,闭上了眼睛……
他看过陈潇出手,知道陈潇出手狠辣沉重,虽然只是一根脆弱的藤条,在高手手中打在自己地肩膀上,也足以将自己的肩膀骨头打碎了!
若是对方狠一点的话藤条横着抽过来就可以将自己脖子抽断!
只是闭上了眼睛等了一下,这一瞬间在西平小次郎心中却仿佛无比漫长,只等着自己肩膀剧痛,骨头碎裂了可等了好久,那疼痛却迟迟没来,疑惑的睁开眼睛,就看见陈潇近在咫尺,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正望着自己
西平小次郎一侧头,就看见藤条轻轻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毫无半分力气,而又看了看陈潇的脸,那眼神似乎也并没有嘲弄自己的意思,不由得心中茫然
陈潇对他点了点头,然后飞快退开了七八步,双手抱拳:“西平小次郎,我已经领教了您的剑技,让我十分佩服!”
西平小次郎愣在当超瞪着陈潇,过了好久,脸上又青变红,再由红变白,终于长叹了口气,眼神里一片灰败,缓缓将秸了起来,郑重对陈潇一弯腰,鞠躬后道:“陈潇君,你地神技,我领教了!我输了!”
陈潇看着对方认输,心中不禁有些恻隐,随即立刻提醒自己:我不过是靠着异能才击败对方真正的武学造诣,我还差了他十万八千里呢!用异能来欺负普通人,就好像一个不懂武功的壮汉,用蛮力去欺负一个精通绝妙招数的三岁小孩以力破巧而已
如果遇到真正的高手,譬如竹内文山那样的大宗师级,那么自己就算有异能,都未必能赢了
陈潇心中已经沉稳了很多,就由衷答道:“西平小次郎先生不用客气,您的剑道,我很是佩服的”
他虽然说的诚恳,但是西平小次郎心中却更不是滋味抬起头来,远远的对着坐在内堂主家席位上地博仁亲王,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捡起地上地绞,还剑入鞘,扭头就大步朝着院外离去,居然连招呼都不打了
博仁亲王脸色铁青,眼看西平小次郎惨败后无颜留下,就此离去,不由得心中恼火:什么隐月流!这个西平小次郎平日里把他吹得厉害,自己还真的就对他敬重有加,却没想到也一败涂地!看来自己得重新找一个新地剑道老师了!这种废物,岂能继续当我博仁亲王的剑道老师!
而陈潇看着西平小次郎离去的背影,此刻他对这个矮小的溅,印象已经大为改观,看着他萧索的背影,忽然心中生出一个念头来:这人不简单!只怕将来,他的那把“斩名丸”,或许真的能成为日本的一代名刃呢!
第一百九十六章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唐心脸上的笑容依然和煦,虽然眼神里已经忍不住闪过了一丝得意,只是面子上依然做出客气的涅,转过头来瞧着博仁亲王:“殿下,三场切磋已完毕……”
博仁哼了一声,站了起来,虽然心中不快,但是毕竟是皇室子弟,气度还是有的,压下了心中的火气,缓缓说了一句:“今天的比试果然精彩,这位陈潇先生技艺非凡,让人赞叹只可惜,今天却没有能见识到上辰家溅的绝技”
他这话说的轻飘飘,却也是存了心思,故意将陈潇和上辰家划开了界限,言下之意就是:赢的是这个中国小子,风光的可不是你们上辰家
唐心也不计较,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反驳反正传扬出去,三个上门挑战的溅雄纠纠的前来,灰溜溜的败走——这样的传言就足够了上辰家已经足够风光,不在乎多增加一次战绩,只是在上辰家现在的位置,却是不能输,输不起,只要今天没输就可以了
至于博仁亲王讨几句口舌上的便宜,他又是皇室亲王,也由得他了
博仁已经缓缓的走下了内堂,经过唐心身边的时候,步伐略微顿了顿,仿佛还想说什么话,却终究忍住了,却仿佛有一缕若有若无的眼神瞧了唐心一眼,随后大步走下了内堂台阶
下面的那些上辰家的溅立刻伏在地上行礼,而唯独陈潇依然站在那儿
“陈潇先生”博仁亲王走到陈潇的身边,才汀了脚步,和颜悦色的看着陈潇他是知道“野原新之助”这个名字的,陈潇胡说八道,他身为亲王,自然不会跟着陈潇胡闹,直接就喊了陈潇的本名他的神色很是和蔼,居然走了过去,轻轻拍了拍陈潇的肩膀,笑道:“今天阁下让我见识了中土地高超武学,实在让人惊叹如果有机会,还请阁下能不吝赐教”
赐教?
武林中人说到轻对方“赐教”这样地话多半就是开口挑战了可这位博仁亲王当然不是这个意思陈潇微微一怔对方已经继续笑道:“我对汉学颇有兴趣从小也熟读了不少汉家地经典佛经也看过几本对中土地武巡很有兴趣我说地不吝赐教可不是什么客气话如果有机会还请陈潇先生能教导我我虽然愚笨但是自问也不会比嵌子更差嵌子找了阁下这么一位优秀地剑道老师我也向分享一下还请您到时候务必不要拒绝!”
说完他居然还对陈潇点了点头当着人家地面就这么公然开口挖墙角实在是嚣张地很不过他毕竟是皇室亲王也有这种嚣张地资格
只是原本他地剑道老师是西平小次郎今天西平小次郎输了立刻在博仁地眼中大大掉价环顾日本一流地剑道高人能超过西平小次郎地已经不多而那种真正地大宗师级地人比如竹内文山却又看不上博仁博仁一心想压过上辰家地风头眼看陈潇显出如此地惊人本事就把主意打到了陈潇地身上
至于陈潇是中国人博仁倒是没有顾虑向来日本皇室都会学习汉学请几个私人地中国老师也是寻陈况且连嵌子都已经挂名和陈潇学习剑道了自己这么做也不算出格
这一点也是他紧紧地扣住陈潇是“中国高人”而绝口不提什么“上辰家内堂弟子”地意思
陈潇淡淡一笑并没有开口答话博仁也不气恼这种场合众目睽睽之下他身份超然公然就招纳陈潇别人自然没法说他但是陈潇不好回答他也是理解地只以为陈潇是不方便开口反正自己留了一个态度事后私下里再派人接触就是了
说完之后他也不打招呼,大步就离开了院子
出了院门,在心剑之外的山道旁,手下的诸多随从近侍已经等候在那儿,一个近侍眼看主子出来,立刻赶紧恭敬的凑了过来:“殿下,高本大师和宫泽大师两位已经送下山去疗伤了……”
博仁虽然心中气恼两人废物,不过毕竟两人是在比试之中受伤,如果自己不管的话,难免会留下一个刻薄寡恩的口舌,就点了点头,压着心中地不耐烦,温言道:“两位溅辛苦了,派人去医院陪同,务必请医院方面多多关照”
那个近侍却有些脑子不清,冒冒失失又问了一句:“还有……西平小次郎大师范,他已经带了人先下山了……”
博仁已经抬步往山道下走,听了这话,脸上顿时笼了一层寒霜,冷冷道:“什么大师范!哼,那种废物,也配当皇室的大师范吗!”
原本皇室成员聘请的老师,分为主师和客师为了表示对老师的尊重,凡是担当教导皇室子弟的“主师”,都会被尊称为大师范这个“大师范”不算是正式称号,不过是非正式的尊称
只不过,竹内文山的“御剑道大师范”那才是皇室册立的有正式称号的“大师范”
那个近侍眼看亲王发火,吓得赶紧闭上了嘴巴,心里却想:来之前,殿显西平小次郎恭敬有佳,张口闭口都是“西平大师范”,还亲自执弟子礼现在西平输了,在殿下地口中,就变成“废物”了
历来伴君如伴虎,这个道理古往今来,不分中外都是如此,在日本也是亦然
当下这个近侍不敢再多嘴,老老实实的跟了下去,却不敢再提半句关于西平小次郎的话了
倒是走到了山下,博仁亲王才顿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山上,越过满山的樱花林,山上的心剑隐隐在望他微微沉吟了一下,吩咐道:“今晚,你拿一张我的名帖,去拜会一下那个陈潇,态度客气一点我记得你中文不错,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办了务必办妥!”
随后心中一动,又的分量不够,从怀里摸了摸,摸出了一柄折扇来,这把折扇乃是皇室贡品,质地精美,端的是一件艺术品,象牙质地的扇骨,雕刻精美
他想了想随口就道:“笔!”
他是亲王之尊,又是极有可能的皇位继承人,走到哪里身边都是跟了一串随从,排场比那个佐藤内亲王又大了不少随行地随从之中,时刻有人准备了各种物品,博仁只是一开口,立刻就有人将一柄蘸了浓墨地狼毫毛笔双手捧了过来
博仁打开折扇,沉吟了一下,旁边那个侍从立刻会意,赶紧走到前面,弯下腰去把自己的背部方平,给亲王殿下充当桌案
博仁地汉学果然颇有造诣,微一沉吟,提笔在扇面上写下了两句中文古诗: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这句诗乃是东汉末年曹操所著原来那首诗主要是表达了对才德兼备的君子人才的渴慕,暗合礼贤下士的意思只是在中国传扬了千百年来,随着文化地更迭差异,这两句诗渐渐的演变成了带着一点男女情愫的味道了
不过博仁这里取了这两句诗,却也是礼贤下士的意思
他的书法颇有功底提笔写下的这两句诗来,比划圆润有力,显然书法上也颇有造诣,不是那种草包纨绔子弟
吹干了墨迹,博仁拿在手里又看了看,脸上出满意的微笑,将折扇递给了这个近侍:“这是我的礼物,你帮我转赠给陈潇君”
那个近侍一向跟随博仁亲王,手里恭敬的接过折扇心想当初殿下招募西平小次郎地时候也是送了把折扇,却没有亲笔题字这次给这个中国人送去,还亲笔写了两句汉诗,看来在殿下的眼中,这个中国人的分量要远远高于西平小次郎了经退去这次陈潇出面,将上门挑战的三名剑道高手一一击败,顿时这些上辰家的溅看陈潇的眼神就颇有不同了昨天还充满了敌意,现在却亲热了很多,更带着一股淡淡的恭敬和畏惧日本人对强者是崇拜的,尤其是上门挑战的三人都不是弱者,那西平小次郎出手,就能看得出来,剑道已经颇有成就,稳稳进入了顶尖一流溅的境界,在上辰家的八杰之中,无一人能达到那种境界
而击败了西平小次郎地陈潇,自然就让上辰八杰敬畏交加了
那个伊藤大绪临走之前,深深的看了陈潇一眼,眼神却并不友好,显然今天的事情,虽然唐心和他通了气,但是他并不是十分赞成,只是事情到了这种情况,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伊藤京就推着伊藤大绪退了出去
“谢谢你,陈潇君”唐心缓缓走了下来,脸上依然挂着恬静的微笑,不过却账折皮,略微出几分女孩子的顽皮来:“或者,我该称呼你,野原新之助先生?”
陈潇嘿嘿一笑,随后就道:“我帮了你一个忙,上辰家怎么谢我?”
唐心却多看了陈潇一眼:“事情还不算结束,要想得到报酬,总要等事情做完了才行”
陈潇却笑了笑,深深的看了唐心一眼:“你不怕与虎谋皮?”
唐心微笑:“我今晚就会去别院里,先传授你心锦的入门之道,至于你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悟性和天赋了”
陈潇原本对于这种真正的武学并没有太大地兴趣,今天出面帮忙也多半是看了唐心的面子,心中对这个身世可怜的女孩子的三分同情而已
只是和西平小次郎一战之后,心中的想法却隐隐有些改观了——似乎,认真的学习武功,也是颇有好处的自己一直都是靠着异能来欺负人,遇到真正的高手,难免就吃苦头
只不过,他心中对上辰家的心锦并不太向往——在国内烂尾街还有一个真正地大高手田将军呢,要想学武功,自然是学正宗地中华武学才对
看了看左右已经无人陈潇随口就问道:“那个博仁亲王是怎么回事?竹内文山老先生是皇室御剑道大师范,怎么那个亲王还好像对泉流宫如此敌视?”
唐心叹了口气,简单的将博仁地身份,和在皇室之中的地位大概介绍了一下
陈潇听了,不由得笑了起来:“啊原来是一个未来可能会成为日本天皇的人物啊可惜了,刚才没有多看他两眼将来他成了天皇,可就很难有机会接近这种人了”
他开了一句玩笑,随后就继续道:“只是,他既然是这么一个身份特殊的皇子,你们上辰家为什么不和他和睦相处?弄地关系这么紧张?”
唐心苦笑了一声:“因为……祖父的缘故”
她的声音有些无奈:“祖父是皇室御剑道大师范,名义上,是所有皇室弟子的剑道老师,对所有的皇室子弟,都有教导的指责我们日本的剑道老师并不是单纯的只传授锦,也包括了武者之道,做人的道德准则,等等很多很多而且,身为皇室御剑道大师范,祖父在天皇陛下地面前也是有一定话语权的天皇陛下偶尔也会接见祖父,询问皇室子弟的教育情况如果祖父说谁两句好话,天皇陛显那个人地影响自然就会留下几分好感——反之的话,如果祖父说谁的坏话,那个……”
陈潇点了点头:“明白了,大概就是一个太傅的意思只不过竹内文山不是文太傅,而是武太傅可是,既然这样,那个博仁如果聪明的话,更应该好好的和你们结交才对,怎么会和泉流宫弄得水火不容?”
只是,面对这个问题,唐心却并不回答,只是微笑不语眼神也多少有些古怪
陈潇看唐心不说话,也不方便追问,心中却忍不住想:看那个博仁,瞧着唐心时候的眼神有些古怪,难道是他喜欢唐心,老竹内不同意,两家才结下了仇吗……这倒是大有可能啊唐心已经跳开了这个话题,转口道:“博仁和祖父关系不睦如果是旁的皇室子弟,也不在乎天皇的印象好坏只是博仁是有机会问鼎皇位地人选之一自然消有人在天皇的面前多多美言不止如此,还有宫内厅对皇室子弟的考评等等祖父都能说得上话的现在我们两家不睦,博仁自然不放心祖父继续坐在皇室御剑道大师范的坐位上,纵然他不能动摇祖父的地位,却也要想办法削弱祖父对皇室的影响力,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削弱祖父和泉流宫在日本武道界的威望祖父是日本第一宗师,要打祖父地主意不容易但是削弱泉流宫的威望,却是可以做到的削弱了泉流宫的威望,就等于打了祖父的脸,让祖父在皇室之中,说话也就硬气不起来了”
听到了这里,陈潇点了点头,心中有了数
白天的时候,伊藤京又跑来陪了陈潇一
免费TXT小说下载https://Www.ShuBao201.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8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