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王-第71部分

了陈潇一天,游山玩水,在神户市到处闲逛了一天,只是不等太阳下山,陈潇就早早的回到了泉流宫山上的别院,他白天和唐心约好了,晚上唐心会过来教自己心锦
支走了伊藤京,陈潇就坐在院子里静静等候,想到昨晚唐心深夜来访,心中不免有些隐隐的期望,他对自己这种心态,也忍不住微微有些自嘲
可太阳才下山,院子外就有人来访,却不是唐心,而是一个陌生地年轻男子
那个男子举止恭敬,身后跟着两个泉流宫地弟子陪同
那个男子走进了院门,对着陈潇很恭敬的行了礼,然后退后两步,微微欠了欠身,语气更是客气之极:“陈潇先生,我们亲王殿下白天和阁下一晤,对阁下地风采大大心折,特派我前来拜访,转达殿显您的尊敬”
说着,就郑重取出了一方小木盒,双手奉上:“这是殿下亲手所书的礼物,还请笑纳”
这人也不等陈潇答复什么,反正博仁只交待他送礼,也明白陈潇现在还住在泉流宫里,不可能立刻就公然倒向自己,上门送礼,留下一个好印象,待来日再见就可以了
送走了这个莫名其妙来拜访送礼的人,陈潇关了院门,看了看手里的这个盒子
这是上等的檀香木质地的盒子,自然散发一股微微的香气,打开一看,一柄精美的象牙骨扇静静的放在其中
陈潇不由得笑了笑,这些贵族男子,都喜欢摇折扇么?伊藤京是如此,这个博仁亲王也是如此
取出扇子展开看了看,就看见上面那圆润有力的两行诗字陈潇先是一愣,心中不免就想:这个日本的皇室亲王,汉字书法倒是真有两下字,别的不说,但是这种毛笔字,我就写不了这么好
可是看清了上面的诗词内容: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陈潇看了这句诗,却顿时误会了——这句诗词流传到今天,已经很少人记得它原本的礼贤下士的意思了,倒是经常被用于男女之间表达爱慕的意思
陈潇一看这位博仁亲王居然在给自己的折扇上写了这么一句,顿时心中生出一股恶寒来,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靠!难道这个博仁亲王看上去人模人样,却是一个钵!
第一百九十七章 【心剑术】
送走了博仁亲王派来的那个近侍,陈潇又等了大约两个多小时,直等到时间快到了子夜,也没有等到唐心的到来
“那个女人不会是骗我的吧”陈潇心中嘀咕,今天自己帮了上辰家好大一个忙,如果那个女人骗我的话,明天我就把泉流宫的大门给拆了!
当午夜来临,陈潇坐在别院的台阶上,走廊的一头,风铃轻轻摇动,发出叮咚的清脆响声今晚的月色出奇的好,月光毫无遮拦的洒落在大地上,将一切都染上一层淡淡的月白,陈潇正望着院子角落里的那块试蒋出神,终于就听见了院子的木门嘎吱一声,被轻轻推开
望着静静站在门口的唐心,陈潇故意叹了口气,笑道:“我还以为你会放我鸽子呢”
唐心不说话,静静的走了进来,她一身白衣如雪,腰间宽带将纤细的腰肢束了起来,满头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披散在双肩,那张脸蛋,在月色之下,显得弧线异常柔美
“陈潇君,我来传你心锦”唐心缓缓走到陈潇的面前,她的眼神出奇的沉静:“第一个问题,你认为,何为心剑?”
西平小次郎站在河畔,这条河距离泉流宫并不算太远,此刻已经是午夜,河畔边空无一人,只有一座古朴的石桥横在河床上西平小次郎信步走上石桥,凭栏而望,脚下的河水磷光闪动,俱是月色的反射而成
这位隐月流的宗家一脸的凝重,双手渐渐握紧了栏杆,深深的吸了口气再呼出去,似乎要将胸中的郁结全部排出去一般
白天离开了泉流宫,西平小次郎就干脆和博仁亲王一行人分道扬镳了,连招呼都不曾打一个——他虽然一向性子孤傲,平日里以冷面示人,其实心中却很明白博仁的为人品性对方不过是借助自己这个剑道高强的大溅,想借自己来压过上辰家而自己也是一心求强,算是和博仁一拍即合今天自己输了,那么在博仁心中自然就再无利用价值,与其留在那儿看博仁地脸色,最后再被扫地出门,不如洒脱一点,自己先离开好了
想到这里西平小次郎轻轻地抚摸腰间地剑柄“斩名丸”地木质剑柄被自己多年来磨得已经圆润顺滑此刻手掌贴在木柄上每一丝木纹都是熟悉无比
西平小次郎轻轻抽出斩名丸来剑锋上弹了一下随后忽然心中一横暴喝了一声双手握剑狠狠地一记虚劈!
随着他一声暴喝剑锋划出一匹雪亮地光芒来凌厉之极!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桥后一个懒洋洋地声音带着一丝不满仿佛在嘟囔:“大半夜地不睡觉跑到这里来鬼叫什么”
那声音懒洋洋地却仿佛就从小次郎地身后传来西平小次郎脸色一变霍然回头惊诧地盯着身后!一个人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已经静静地站在这座小石桥地一头在月色之下一张四方脸带着古怪地笑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你?!何人!”
对方说地是中文,西平小次郎自然而然就用中文开口喝问
那个人缓缓走上了两步,这人看上去大约四十岁年纪,四方脸,下巴上隐隐留着一片青色的胡渣,身上穿着一件仿佛是机修工一样的工作服,判布质地身上东一块西一块地染着黑色的机油油污
这个人走到了西平小次郎的面前从耳朵上取下一根夹在耳后的香烟,送进嘴巴里叼着又摸了摸上衣口袋,拿出一盒火柴来,点燃了香烟,悠悠的吸了一口,那双眼睛藏在缭绕的青色烟雾之中,瞧着西平小次郎,微笑道:“你今天输给了那个中国男孩,心中不服气,是么?”
这话说出来,西平小次郎顿时脸色巨变,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的!”那个人嘻嘻一笑,一手夹着香烟:“我是谁……这个问题先不回答你了只不过,我老人家一路跑到这里来,原本是想看着那个小子,生怕他闯祸,今天白天的时候,躲在院子外的树上看了你和他打架地过程……唉……”说到这里,他摇摇头,仿佛有些惋惜的样子,瞧着西平小次郎:“……其实,你不错,很不错”
他的眼神落在了西平小次郎手中的“斩名丸”上,微笑道:“什么菊叶纹刺也好,江户名刃也罢,都是***瞎扯淡再好的剑,遇不到好的剑客,那么也就是废铁一把,很多人表面上明白这个道理,其实心中并不真的明白你很好,你是一个真明白的人”
西平小次郎惊疑地盯着这人,心中满是惊涛骇浪!
白天,躲在树上偷看?
在上辰家泉流宫之中,居然还有人能悄无声息的潜伏进去,躲在山上心皆偷窥?
白天在院子里,上辰八杰,加上自己这一方三个人,哪一个不是日本有名的高手?居然没有一个人察觉身边有人窥探?!
“这把剑,你很熟悉,对吗?”那个男人吸了口香烟,然后忽然冷不丁的开口问道:“剑柄上有多少条木纹?”
“四十六条,十三条断纹,二十一条斜纹,十二条竖纹……”西平小次郎不知道怎么的,对方问,他就随口下意识的回答了出来
那个人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眼神:“剑刃上可有缺口?”
“三小一大,其中两个是新口”西平小次郎不假思索,顺口又答了出来
“剑重呢?”
“十一斤七两”西平小次郎犹豫了一下,心中也有些古怪,为什么对方提问,自己就下意识的老老实实回答,不过犹豫之后,干脆继续往下说:“不过现在只剩下十一斤二两了”他的表情很认真:“这剑平日里多次磨砺剑刃地前段已经有些地方被磨得过于薄了一些,我也准备找时间寻一位巧匠帮我重新炼一下……”
“哈哈哈哈!”那个人大笑了几声,随后眼神陡然收缩起来,盯着西平小次郎:“你学剑,最大地心愿,就是压过上辰一刀流?”
西平小次郎心中这个心愿并不是秘密,平日里常常被日本其他剑道流派的人嘲笑,虽然他已经是日本闻名地溅,但是泉流宫现在如日当空,又有竹内文山这样地日本大宗师级的人物,他西平小次郎虽然实力也不俗,但是人人都认为他是异想天开,想盖过上辰家,简直是白日做梦
此刻被这人当面讲了出来西平小次郎却忍不住一挺胸,傲然道:“正是这样,又怎么样!难道你也取笑我吗?”
那个人听了只是撇撇嘴:“取笑你,我取笑你干什么,上辰一刀流,又算什么东西,哼……”
那个人手里的香烟已经染了大半,他随手将烟头丢进了河里,又变戏法一般从袖子里摸出一支香烟来点燃,走到了西平小次郎的身边,抬手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
这个动作已经过于亲近了西平小次郎有心侧身躲开,但是他明明已经做出了躲闪的动作,对方的手掌却依然那么轻松地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那拍手的动作,仿佛浑然天成一般!
西平小次郎的脸色顿时又是一变!
“其实,今天你输给那个小子,大可不必难过,你和他,修炼的并不是同一类你的武学造诣远远在他之上,只不过力量比他差了太多他只是以力破巧而已”这个人吸着香烟漫不经心的笑道:“不过,你如果想压过上辰家,我倒是可以指点你一点东西”
西平小次郎就算是白痴,也知道自己恐怕是遇到那种传说之中的“高人”了
他脸色古怪,退后了两步,却警惕的看着对方:“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个人瞥了西平小次郎一眼,淡淡道:“上辰家……其实真地可算是日本第一流派了上辰家的剑道独树一帜,在日本的诸多流派之中,却是最高深地竹内文山也好昔年的神宫直雄也罢他们能晋身为日本一流的剑道大师,除了他们天赋过人之外也因为他们上辰家所传下来的剑道,的确有不凡之处你可知道,上辰家的剑道,最强的绝技是什么?”
西平小次郎皱眉想了想:“我听说,竹内文山大师范的真九龙闪,已经可以分出二十四种变化,剑气强横,前所未有!这真九龙闪,应该是上辰家最强的绝技了”
谁知道那人听了轻蔑一笑:“真九龙闪?狗屁而已!”
随后他轻轻一笑,缓缓道:“上辰家最强地绝学,就是他们历代传了几百年的压箱底的东西;心锦!你说的什么真九龙闪也好,假九龙闪也罢,不过都是招式,招式为体,心法为本!说起来,他们上辰家的心锦,倒的确可以算是一门绝学的”
“心锦?那是什么?一种高超的锦吗?”西平小次郎神色一动
那个汉子淡淡一笑:“不是锦,准确的说,心锦和剑没有什么直接地关系,它只是一种对于力量规则的参悟法门罢了”
“规则?”西平小次郎已经收起了傲气,小心的提问
那个汉子点了点头,随手从地上捡起两块石头,先朝着河水里丢了一块,扑通一声,那枚石子直直的落入河里,只溅起一朵水花那个人看了西平小次郎一眼,然后再将第二枚略微薄一点的石子投出,这次却是手腕微微侧向发力,那片石子横着飞入河之中,在水面弹了几弹,溅起一串水花,才没入水中
西平小次郎皱眉:“不过就是打水漂而已……”
那个人却摇头,神色严肃:“这就是规则”
他又将口中燃烧的烟头丢入水中,被水一浸,烟头顿时熄灭,发出轻微的“嗤”的一声,那人看了西平小次郎一眼:“这也是规则”
“所谓心锦,只是一种对规则的领悟”唐心跪坐在陈潇面前,神色坦然:“你一晋劈,力量自然从上而下若是挑,那力量就是自哮上横斩,就是左右……这只是最简单地规则而我上辰家地心锦的奥义,就是参悟这天下所有武学之中地规则,将其根本尽数掌握,从而立于不败之地!”
陈潇闭上眼睛,仔细思索了一遍,苦笑道:“说的简单,但是要掌握所有的规则,谈何容易?”
“用心”唐心淡淡道:“心中杂念多了,自然是无法领悟的,用心于一意,才能明白其中的微妙”
说着,她回手一指,院子里的树上,正好有一片树叶在晚风之中被轻轻吹落,飘飘荡荡唐心轻轻一笑:“那树叶落下,被引力所吸,终究是要落在地上的可是空中亦有风为阻力,就使得它的落点产生了若干变化那风若是往左,树叶的落点自然偏左,若是往右,树叶的落点自然也是偏右”
说到这里,唐心闭上了嘴巴,凝神侧耳,仿佛用心倾听什么,同时抬起手来,轻轻捻起一枚石子,屈指一弹,那枚石子就轻轻射出,落在了距离两人所坐的地方,大约五六步的地上唐心微微一笑:“这就是我根据风力和风向,所计算出的树叶的落点”
她说完之后,面含微笑十几秒钟之后,那片树叶果然飘飘呼呼,就落在了地上,正落在了那枚石子所在的方位上!
陈潇眯起了眼睛,心中隐隐的仿佛捕捉到了什么:“这就是心锦?”
“这就是!”唐心点头,表情严肃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一个人】
今天第二更)
第一百九十八章一个人
“石头纵向丢出,力量自然是纵向从上而下,就直接落入水中如果是横向发力,就成了打水漂”那个汉子笑道:“在这种规则之下,如果你纵向直接发力,就无论如何打不出水漂同样来说,如果你横向发力,石头也不会扑通一声就直接落入水中……这一纵一横的差别,就是规律的必然”
这个汉子站在石栏前,背对西平小次郎悠悠说着,西平小次郎站在身后,垂头沉思,也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过了会儿,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枚石子,轻轻丢入水中,眼睛怔怔的望着那枚石头在空中划过一个简单的抛物线,最后直落水中——如此再简单不过的场景,落在西平小次郎的眼中,他的眼神里却闪过了一丝精芒来!
那个汉子回头,捕捉到了西平小次郎的眼神,他微微一笑,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来你的悟性不错”
西平小次郎此刻对面前这个汉子,除了神秘感之外,却更生出了一股毫无来由的敬畏,忍不住就皱眉道:“这道理,说起来简单,可仔细想来,要参悟这世界上那么多规则,谈何容易?!”
“说起来简单……”陈潇仔细的看着那片落叶,想了会儿,皱眉道:“可规则的变化那么多,千千万万,哪里容易这么就全部参悟透了?恐怕就算是计算机,也无法瞬间计算出那么多变化吧”
陈潇忽然站了起来,在院子里来回走了几步,回头问道:“昨晚我们试剑,我攻你守,我一共用了九种不同的身法你却都能瞬间把我的方位全部算准,这就是规则的掌握,对吧?”
唐心含笑点头
“可我使用的九种不同的步伐,都有不同变化,你却又是用什么办法掌握的?”
“我修炼心锦已经有小成了却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说通地”唐心摇头:“你现在还只是入门就想着要达到那种境界恐怕心思就太浮躁了一些”
陈潇心想难道要我学唐心一样把自己关在一个小院里枯坐一年?他很情清楚自己地性子那是多半做不到地
“先从简单地开始吧”唐心悠悠一叹:“我说了能领悟多少看你地天赋了天赋如何这是强求不来地”
她站了起来看了陈潇一眼:“我们演示一下你攻我守动作慢一点我一点一点解释给你听”
看着唐心站在那儿陈潇微微一笑随意就迈步往她走去他才迈出三步唐心就已经道:“停”
唐心看着陈潇缓缓道:“你已经走了三步那么我先用最最简单地规则将你这三步分析出来吧”
她指着自己地面前:“第一,你如果走到我面前的话,按照你已经迈出的三步距离来计算,你一共需要走六步,才会到我面前”
陈潇看了一眼两人之间剩下的距离点头:“不错,这是根据你我之间的距离长短,还有我步伐的大鞋很容易就能计算出不过……如果我后面步子迈得大一些,或者小一些,岂不是就不同了?”
“不会的”唐心微微一笑:“你迈步的时候,身体的姿势微微前倾,却不曾发力,身体并不绷紧所以你地步伐幅度就不会有大的改变还有你行动的时候,肩膀微微晃动,就可以判断出你地动作方向你的呼吸,也是一个规则的判断你呼吸平稳,如果你要改变动作,比如猛然发力的话,必然先深吸口气甚至,就算你很小心的隐藏了,但是你迈步出来脚步践踏在地上发出的声音也是一个判断的标准声音的差别虽然细微,但是哪怕是轻了一点或者重了一点,如果仔细听,也一样是能听出差别来的”
陈潇瞪圆了眼睛:“就这么简单?”
唐心横了陈潇一眼:“自然不是这么简单我说地这几条,不过是最最浅显的入门的道理而已你若是连这几条都听不懂,那么我早就转身离开了”
陈潇心中越发的生出了兴趣,忍不住就道:“那……我昨晚用瞬间移动的时候,你为什么也能算得出来?瞬间移动,我没有脚步,没有身形晃动,你又是怎么判断的?”
“杀气,气势,感应……”唐心苦笑,语气有些无奈:“你现在境界不到,我说了你也不明白的”
陈潇苦苦思索,忽然就想起了“厚”
厚有一项异能是操控重力,而且还是精确自由操控这样说来,反重力的环境下,岂不是就是违背了“规律”?那样的话,以计算规律而为根本地心锦,是不是就没有用武之地了?
他心中这么想,就忍不住问了出来:“如果,规则不存在了呢?”
“不可能不存在”唐心淡淡道:“规则永远存在”
陈潇摸了摸鼻子:“比如刚才看的那片落叶,因为有重力引力,它才会往地上落可如果重力不存在了,你岂不是就算不出来了?”
“也很简单”唐心微微一笑:“如果重力不存在了,它就是往上,而不是往下如果重力只是降低了,那么它下降的速度就会慢一些,如果重力变强,它下降的速度就会更快!不论是它往上了,变慢了,或者是变快了——这些依然还是规律!”
唐心继续微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说的那种情况,并不是规则不存在了,而只是改变只是用一种新的规则取代了原来的规则可纵然是那样,新的规则,也同样是规则!重力消失了,自然有重力消失后地规则重力变强了,也自然有重力变强地规则”
陈潇心中顿时了然,凝神点头:“我明白了!”
他心中若有所领开怀笑道:“纵然是流水被逆转,从低处往高处流,也不过是一种新的规则,规则改变了,也还是有规则地只要有规则,那么心锦就可以算出来!”
随后他又抱头苦笑:“但是那种境界恐怕太难了……”
“那种境界,我只怕都没有达到”唐心也是幽幽叹息:“当规则瞬间变化之后,也能在瞬间掌握新地规则……这样的境界,才是心锦的大圆满境界!到了那种境界,才是近乎神一般的存在了”
大圆满?
陈潇心中有些好笑这日本人总喜欢取一些看似高深的名头
心锦,说穿了不过就是参透规则,掌握规则,利用规则
只是说易行难,这个唐心能修练到这种境界,已经算是千百年来第一无二了只是她身体潺弱,却是天意了
可随后陈潇转念又想:或许正因为她身体潺弱无法真正的修炼武艺,这才将全部地心思都放在了这种心术的修练上
如果唐心身体健康,那么还要分出精力去苦练锦毕竟人的精力和智慧有限,心思分了,精力散了,反而就不可能将这心锦修练到这种境界了
这一点……也是“规则”使然吧!
“其实,上辰家的心锦,我并不懂只不过这心锦,也不过就是对力量本源的参悟而已所谓万变不离其宗,武学的至高境界,原理都是相同的我能指点你的,也就是这么多了”那个汉子看着西平小次郎
西平小次郎神色有些恍惚,心中努力苦思着那力量规则的变化,随后猛然点头:“我明白了!道理既然是一样地,那么他上辰家能根据这个道理弄出一套心锦来,那么旁人只要懂得了这个道理,也自然能创出心刀术心枪术……不管名字怎么变化心法怎么变化,最终的道理,都是一样的!上辰家能想出来,难道我就想不出来吗!”
那个人脸上露出满意地笑容:“你不错,果然有些悟性上辰家其实也不过如此,他们的心锦,我虽然没有学过,但是也略微了解一点,他们的心锦有些过于繁复至少,竹内文山那种天赋的人就没有学成,神宫直雄,似乎比竹内文山还差了一点一套武学,如果是高深得无法学成,那么就必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所以你也不用将上辰家看得太高”
看着西平小次郎的脸上露出感激的表情,这个人的脸色却忽然冷淡了下来,淡淡道:“我其实对你们日本人没有多少好感,只不过今天看到你,被你身上的武者本色所打动,现如今,很难看到一个恪守武者本色的人了,这才动了心思,来给你一些指点,你不用谢我”
西平小次郎地一句感激的话,被对方堵了回去,只是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对方——这人分明是一个中国人,今天还曾经悄悄潜入泉流宫窥探又想起了今天自己在泉流宫里,那个击败自己的中国年轻人,用的是一根藤条……
想到这里,西平小次郎神色大变,用一种震撼的表情盯着对方
随后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恭敬的拜服在地:“西平小次郎,斗胆请阁下赐名!”
“我说了,我其实没教你什么,只是看你气色消沉,过来点醒你两句,并没有给你什么帮助”那个人皱眉,又看了看天色,叹了口气:“至于我的名字……哼,你想必也猜到了,不错,我姓
当听到“我姓田”这三个字的时候,西平小次郎只觉得满头汗水涔涔落下,心中心花怒放,惶恐得连连顿首,口中大叫:“能得田将军赐教,西平小次郎终生不敢忘记大人地恩义!”
可是抬起头来,却发现面前空无一人,那个位田将军,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老田离开了河畔,从一条小路走了出来,看着远处,泉流宫所在的那座小山在夜幕之中……他忽然诡异的笑了笑:“那个竹内家的日本小妞一定又是在忽悠人了但愿陈潇那个小傻瓜别被那小妞的美色所迷惑,唉,年轻人艾就是血气方刚哼,什么心锦,故弄玄虚,其实不过就是将力量的本源规则用简单的方法划分出来罢了只是理论虽然高深,实际上却做不到……”
又想起了刚才指点的那个西平小次郎
老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深意
指点一个日本人……如果放在多年之前,只怕一个日本人跪在自己面前哀求,自己都不会看对方一眼吧
不过现在嘛……哼哼
竹内文山那个老小子,苦心经营,这几年,日本地武道界在他地威望拉动之下,渐渐的颇有起色了
“上辰家一家独大,总不是什么好事,那个西平小次郎有点本事,将来有他时刻给上辰家找点麻烦,这日本武道界,就不是铁板一块了”
自语了两句,老田忽然敲了敲自己地脑门,自嘲笑道:“年纪越老,就越有些卑鄙了,唉……”
老田信步朝着泉流宫走了几步,就站在了泉流宫官邸大门前的街头,远远的看着那泉流宫的大门
他的眼神渐渐的就有些复杂了起来
昔年自己带着那个年轻的女孩子来到这里的时候,这泉流宫还没有如今的气派,这大门,想必是后来修建的吧还有那山坡下遍布的樱花树林,自己带着那个女孩子一步一步走上山道的场景……
一根藤条在手,周围那些沿途的上辰家的娇,却如临大敌,惶惶如末日一般
现在想来,却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其实,谁又知道,自己昔年横扫日本,只不过是随意为之,最最根本的原因,只不过是在一家将门前,自己手中拉着的那个小女孩,用欢快的嗓音哀求自己:
“田叔,那里面的樱花好漂亮,你带我进好不好?”
老田又抬起了头来,看着天空的月亮
“明月……转眼都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连你的后代,当年那个叫我田叔的孩子,都已经化作了土……可如今,我却依然还活在这世界上一个人,一个人啊……”
稍后还有第三更哦
求票
急切需要推荐票,各位看官,帮忙砸一些过来吧)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打不行!】
第三更)
第一百九十九章不打不行!
早晨陈潇站在院子里伸了个懒腰,只觉得略微还有些困顿
昨晚和唐心两人彻夜长谈到渐渐天明,唐心方才离去
只是,知道了“心锦”的本来面目之后,原本对它的那种神秘感和兴趣,却反而淡了下来
陈潇很清楚,心锦虽然看似奥秘高深,但是其实却是一个“大而化之”的空头大理论虽然说,如果能将一切规则尽数掌握,那么无论遇到任何敌人,都可以料敌先机,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这个理论看似很完美——但实际上却根本不切实际!
唐心已经算是日本千百年来罕见的天才了,也不过只是略有小成而已,而且还是因为“身残志坚”的情况下,被迫了放弃了学习武艺,才将全部的天赋倾注在了心锦的参悟上,才有了一点成就
但试想,连唐心这种怪胎一般的天才,倾注了全部的心血才不过到了一点小成而已……
起来,这心锦,如果能练到绝顶的话,既然是天下无敌……但是这却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根本就没有“如果”!这种东西,只不过是空想出来的一个画饼罢了,事实上,根本练不到绝顶的
如果自己真的倾全力去修炼心锦的话,那么必然荒废其他的本事了
但不可否认,心锦的一些原理,对于武学修炼的境界提升也是有一定帮助的,只是却不需要沉迷过深,否则就是走火入魔了
想到这里陈潇忽然心中一动!
这个道理自己都能想到那么唐心那种聪明绝顶地人难道会想不到吗?这心锦看似高深其实不过是华而不实地东西!自己明白唐心会不明白?
那么她先前故弄玄虚又郑重其事地传授自己……恐怕未必就安了什么好心吧……
如果自己真地痴迷了进去花入全部心血去钻研这么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地境界只怕自己就真地荒废掉了!
想到这里陈潇心中冷笑这个女人……哼!
上辰家地这个心锦如果真地厉害能修炼成天下无敌那么神宫直雄为什么不修炼?竹内文山为什么不修炼?不是境界不足也不是天赋不够!而是看穿了这种东西地本质是华而不实才放弃掉了只是以心锦为辅佐提升一下剑道地境界而已不会真地沉迷进那种“尽数掌握所有规则”地虚幻梦想
昨晚睡得太晚,上午起的就迟了一些可是陈潇走出院子的时候依然还是看见了伊藤京手摇折扇站在院外,神色悠然,对着自己微笑打招呼
这个家伙一早就来了,一直在外面等着吗?
陈潇心中暗想,上辰家的人,倒是真肯在自己身上花心思啊
他心中已经有了警惕,脸上也不表现出来,只是对伊藤京点了点头
“陈潇君,今天代宗家吩咐我安排了车,下午就送你前往京都上午……”
他还没说完,陈潇就道:“上午我还想去神户里逛逛”
伊藤京愣了一下随后就立刻笑道:“也好,我就再给陈潇君当次导游好了”
两人出了门,陈潇在神户已经逛了两天了,这次却直接上了车就道:“去南京町看看”
神户的“南京町”,又称为中华街,其实就是神户市的唐人街
陈潇昨天曾经来过一次,心中记住了一些方位,这次到来,不用伊藤京的引路直接就来到了一家中装的成衣店里,买了两套唐装,将身上地和服换了下去
“入乡随俗,这和服,穿一下,过过瘾也就行了,还是换了唐装舒服一些”陈潇不动声色的换了一身唐装
其实他心中有了计较,唐心的心思,就是想借自己地力量来帮上辰家当打手这点昨天已经看得很明显了自己继续帮她的话那么多打一场上辰家的声望就更高一层别人也只会将自己看作是上辰家的内堂之人
自己换上一身唐装的话,那么就分明就是表明了身份不用说话,只看自己的装束,就显然不是上辰家的人了
这点,还是昨天西平小次郎言语之中紧扣自己的“中国田将军传人”的身份,才提醒了陈潇
陈潇不是愤青,虽然不喜欢日本这个国家,但是也不觉得到了日本一趟,在日本当地穿了一次和服就是什么违背了民族气节地事情入乡随俗,穿一下当地土著的衣服,也是寻陈不过牵扯到了比武,那么自己的立超代表谁,这就大大不同了!故而今天不动声色,就换上了一身唐装
当然了,他身上没带钱,买衣服的钱,却是伊藤京出的
昨天帮你们上辰家当了打手,唐心那个小妞居然用心锦这种会走火入魔的东西来坑我……哼,让你们花点钱,也是应该的
伊藤京眼看陈潇换了一身唐装,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异色,只是他掩饰得极好,随后就依然笑语如常
陈潇有心宰冤大头,就让伊藤京带着自己到处闲逛,一口气买了好多东西,到了中午的时候,又找了一家极昂贵的日本宫廷料理,大吃了一顿
看来上辰家是真地很有钱,这半天的花费,伊藤京连眉头都不曾皱了一下,陈潇也知道自己这是小孩子脾气,随后就释然一笑
只是,中午回到了泉流宫的时候,就要坐车前往京都了,他心中有打算,找到了张小桃之后,就立刻回国去,日本这些什么剑道流派的事情,是再也不理了
现在人在日本不着急翻脸,他们说什么内堂弟子,那就内堂子弟吧,要自己答应以上辰家的身份参加什么试剑大会,也不妨胡乱答应下来只要自己回了国之后,他们难道还能来绑自己去吗?
只是回到了泉流宫的门口,就看见门口居然退好几辆汽车而泉流宫的门口,不少上辰家弟子如临大敌一般站在门口两旁,都是佩戴了竹剑,杀气腾腾的样子
“又出了什么事情?”陈潇才下车就看见这个场面,就看了伊藤京一眼,伊藤京倒是一脸的茫然,仿佛也不知道情况
陈潇才和伊藤京走进了大门,就看见一个年轻地上辰家地弟子快步跑了过来看见陈潇一身唐装,还愣了一下,随即就飞快对这伊藤京说了两句什么
伊藤京也是有些惊奇看着陈潇笑道:“倒是热闹了昨天才打跑了三个踢馆地,今天又有人送上门来看来却是闲不住”他看着陈潇,悠悠笑道:“野原新之助先生,身为内堂子弟,我们一起上山去心将瞧瞧吧”
他称呼陈潇为“野原新之助”,用意陈潇是明白地
陈潇也不拒绝,淡淡笑道:“上山吧”
走了两步,他才回过头来,看了伊藤京一眼:“伊藤兄这个野原新之助的名字,你我都清楚,不过是昨天我信口开河戏耍那些人的,就不必提了称呼我陈潇即可”
伊藤京笑了笑,眼神有些不太自然,也不多说,随着陈潇一路上山
心将的内堂院子里,却并不像昨天那样,上辰八杰并没有全部到齐就连伊藤大绪也没有出面,只是唐心坐在内堂的席位上,下面地院子里,只有神宫平八郎和另外三个二代溅坐在那儿
在院子的当中,站着几个身穿白色武士袍的人,大约就是来踢馆的了
只是让陈潇微微有些奇怪的是,那几个身穿武士袍的家伙,穿的袍子,显然又不是日式的和服虽然款式有些接近但是细微之处却有些不同倒好像……
其中一个高大家伙,神色最是严肃不停的低声对着身边地随从大声说着什么
一听这人说话,口中仿佛十句里七八句都带着“司密达”,看过不少韩剧的陈潇,立刻就明白了过来
这来踢馆的人,居然是韩国人?!
身边那个家伙仿佛是翻译,很快就把那个韩国武者说地话转成了日语说了出来
陈潇自然是听不懂的,只是大摇大摆的和伊藤京走了进来,直接走上了内堂,往边上一坐
唐心看见了陈潇一身唐装,显示怔了一怔,随即脸上露出一丝了然的笑意,也不说破,只是凑了过来,低声道:“陈潇君,你猜这个韩国人说的什么?”
陈潇摇头:“我不懂,韩语和日语,我都听不懂”
唐心就道:“中间这位是来自韩国的著名剑道名人,是大韩名流田门的高人上门来我上辰家,想领教上辰家的剑道”
陈潇听了,淡淡道:“很好,你们和他打就是了,他不是要领教你们上辰家的剑道嘛”
下面那个韩国武者看见了陈潇一身唐装坐在内堂地席位上,不由得有些怪异,只是皱眉看着陈潇
唐心哼了一声,淡淡道:“我上辰家虽然不是什么禁地,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上门踢馆,我们都要出面迎接的否则的话,阿猫阿狗都上门来,那么上辰家的人,每天也就不用做别的了”
陈潇依然不冷不热:“不想打,就把他们赶出去好了反正是你们上辰家的地盘”
唐心察觉到了陈潇的态度转变,只是轻轻一笑:“我是有心不想接这场比试,但是他们却说了一个让我无法拒绝的理由呢”
“哦?”陈潇有些好奇:“什么理由?”
唐心并不直接回答,而是站了起来,用中文对着下面的韩国武者道:“阁下,我身边这位是一位中国高人,和我上辰家大有源渊,有他在超我们以中文交谈,可否?”
那个韩国武者微微一迟疑,居然就用生涩地中文开口道:“好!”
陈潇知道,汉文化在韩国的影响甚至要超过日本至今在韩国上流社会的人,依然以会书写汉字为荣,如果能背诵标准的汉文诗词,那简直就是贵族的象征了
唐心缓缓道:“阁下虽然远道而来,但是我上辰家并不喜欢与人争斗,这场比武,我们原本是不想接的……”
她还没说完,那个韩国武者就大声道:“不算比武,只是切磋!况且,当年我门派之中的先人高手就曾经和上辰家的前辈比武,今天我来,也算是承先人之美!”
着,这个韩国人就大声道:“我!田胜勋!大韩名流田门首席桔,请上辰家高手赐教!”
唐心冷冷道:“如果我们不接呢?”
田胜勋哼了一声,一挥手,身边一人就飞快的取过了一个古朴地长盒子来,缓缓打开
里面,居然是一截已经枯萎风干了地藤条!
“这是我田门先辈高手昔年在日本留下的战绩!你们上辰家如果不敢打地话,就当着这藤条,出言认输,承认你上辰家不如我名流田门!”
陈潇一看这盒子里的藤条,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忍不住就奇道:“夷?这藤条是什么意思?”
田胜勋傲然一笑:“我田家先辈有一位高人,人称田将军,乃是我田家的前代高手!昔年这位高人曾经用这柄藤条横扫日本剑豪!这藤条,便是见证!”
陈潇愣住了,彻底愣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8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