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王-第81部分

忽然心中一软,放下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走近了两步,近距离的看着陈潇,眼神也变得温柔了许多——刚才,似乎看见他落泪了?
陈潇勉强笑了笑,他重新叼上了香烟点燃,然后看了萧情一眼,挑了挑眉:“怎么?没想到我也会吸烟?”萧情轻轻的“嗯”了一声,眼波依然温柔,只是轻轻说了一句:“吸烟,对身体不好”
“我其实很早就会吸烟的”陈潇深深吸了一口:“只是两年前戒掉了今天只是想吸而已”
随后他对萧情笑了笑,温言道:“谢谢你提醒”
萧情勉强一笑:“不用谢,我们……是朋友么”
该死的,为什么今天“朋友”这两个字格外地苦涩?
心里无力的叹息了一句,萧情想起了看过的那份资料,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问道:“陈潇,你……说你是在这栋房子里长大的?”
“嗯”陈潇点了点头,指着二楼靠东的窗户:“那是我的房间,我六岁就住在那里了住了十年十六岁从这里搬走”
萧情张了张嘴,看出了陈潇脸上的一丝悲伤,柔声道:“这个地方环境很好啊乐湖很漂亮,能住在这么好的环境生活一定不错”
“哼,是不错!”陈潇的语气忽然变得充满了冷漠,他深深吸了口香烟,再狠狠的喷出来,仿佛要将胸中地郁结全数吐出来一般,他的笑容里带着一丝苍凉:“是不错环境很好,很安静……白天的时候,在湖边会看见一些人家,父母带着孩子一起嘻嘻,在湖边钓鱼还有前面地路口有一个广超会有一些父母带着小孩子在哪儿玩耍到了晚上的时候,偶尔还会看见一些人家在自家地草坪上全家烧烤……一个很好的居住地区”
“嗯你描述的画面很美……”萧情轻轻的说
“……也是我从前最讨厌看到的场面”陈潇淡淡的补充了一句
萧情吃惊地看着陈潇却发现一股郁结和怨恨在陈潇的眉宇之中凝聚不散,陈潇的拳头已经捏紧骨节有些发白
他……好像很伤心……
这会儿,萧情忽然心中一片空白之前的一切纷乱的心思,羞涩,不安,忐忑,仿佛统统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她只是静静的走近了陈潇,伸出手去,轻轻将他指尖的香烟摘了下来,然后丢掉,柔声道:“别吸烟了,对身体不好”
然后又用一种温柔地姿态,拉住了陈潇地手,拉着他缓缓的坐在了台阶上
台阶上满是灰尘,可是这会儿萧情却仿佛一点都不在乎,拉着陈潇坐下,自己就紧靠着他身旁
“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有很多苦,对不对?”萧情没有松开陈潇地手,她的指尖依然按在陈潇地手背上
陈潇垂着头,他的声音闷闷的传来“从前,我最大的消就是有一天能够离开这里!离开这栋房子!我觉得这里就像是一个牢笼,一个冰冷的,毫无生息的牢笼!我讨厌看到这个地方!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和一个人随便住一个小房子有什么区别?就算是睡在大街上,至少还能感受到大街上的喧哗,也好过晚上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大房子”
他的声音充满了一种悲伤和激动:“我最怕的就是会看见湖边上其他人家,一家齐乐融融的场面最怕就是看见别家,当父亲的将孩子扛在肩膀上……因为我知道,我得不到那样的场面!我得不到!”
萧情没说话,依然这么温柔的按着陈潇的手背,只是手指轻轻的在他的手背上抚摸,眼波温柔如水
陈潇仿佛没有注意到这个亲昵的动作,他仿佛此刻只是需要倾诉
“你知道吗?从小的时候,我最害怕的就是过节每逢过节,无论是端午,中秋,还是春节,一到这种时候,别人家都是一家团圆,齐乐融融而那种时候,我一个人守着房子,晚上的时候,看着别家传来温暖的灯光,总是会觉得特别的孤独所以每次过节的时候,我宁可离开家,一个人跑到大街上去游荡,不到天亮我不会回来的要么,就是一个人在家里,把点灯和电视机全部大开,然后在沙发上睡觉”
萧情终于开口了,她凝视着陈潇,柔声道:“可就算是这样,你心中依然还是放不下这个家对吗?”
“……”陈潇终于抬起头来,看了萧情一眼,眼神有些复杂,终于点了点头:“是的,我放不下”
他叹了口气:“曾经我恨这个地方,认为离开这里,总好过在这里独守孤独可是真的当那一天我离开这里之后,却发现心里更空了!至少,原来在这里,有这栋房子在我心中还有一个念想,有一个牵挂,就算这房子是空的但是至少,它是我地家就算父母的房间是空着没有人住的,但是至少,房间里有他们留下的衣服,书房里有父亲的书,这房子里,有他们的气息每年三百六十五天之中他们哪怕只回来一两天……可至少总还有一个盼头真的一切都结束了之后,离开了这里,我却忽然发现,原来,有一丝消,总比完全没有消要强得多!
我以为自己可以很坚强!别人来搬东西的时候,来封房子的时候我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可是直到离开之后我才发现,虽然从前住在这里的日子并不愉快可我却依然很怀念那段日子,忽然觉得那段日子是那么地幸福!至少有一个家让自己守着,让自己期待着,总比两手空空的感觉好得多哪怕爸爸妈妈不在,偶尔我还可以跑到他们房间里去,在他们的床上打个滚儿,可以跑进父亲地书房里,翻翻他留下的那些书……”
陈潇忽然有些眼睛泛红,他飞快地扭过头去,咳嗽了两声,勉强笑道:“让你见笑了”
“不会啊”萧情的脸上洋溢着笑脸,手掌按在了陈潇的肩膀上,轻轻的将他的身体扶正了过来,看着他的眼睛,柔声道:“我能理解你地心情”
“……谢谢”陈潇勉强笑了一下:“我今天情绪有些波动了,平时我不是这样的”
“我也知道”萧情摇头,声音越发的温柔:“可是,我倒是喜欢你现在这样你知道吗?平时你虽然也会对人笑,但是眼神里总是有些距离的,似乎很冷漠,不太喜欢和人接近你好像时刻都在防备着什么现在,至少,我觉得和你之间没有了那种冷漠的距离”
顿了顿,萧情的一张脸忽然红了,眼神里有些羞涩和紧张:“如果……如果你想哭的话,就哭吧,我一定不会对别人说地,我……我可以借个肩膀给你靠一下”
陈潇笑了:“不用了吧,只有女孩子才会借男人地肩膀哭,我可是男人”
随后他顿了一下,眼神里露出一丝嘲弄:“其实,就在刚才遇到你之前,我做了一件很蠢的事情”
“呃?”
陈潇指着这栋房子:“我……花钱把它买回来了”
“买回来了?”萧情只是怔了一下之后就不再惊讶了,她甚至没有问陈潇怎么会忽然有钱买这么大一栋房子,毕竟,听说陈潇地经济状况似乎没这么宽裕——单车王子的外号不是白叫地吧
不过萧情并没有追问这些,在她看来,似乎陈潇既然买了房子,那么他的钱就一定有光明正大的来源,至少不是去偷去抢去乞讨……
似乎,她心中对陈潇做任何事情,仿佛都很信任
萧情并没有意识到,当一个女孩子对一个男孩子产生了这样的心理,意味着什么
“是的,买回来了”陈潇苦笑了一声:“买的时候我很激动,可刚才冷静了下来,才觉得自己很愚蠢”
他站了起来,表情有些兴奋,指着草坪:“从前这里的草坪都是修剪得很整齐的,院子放了一张摇椅,是我小时候当作木马来骑的还有一个架子上放了一个汽车轮胎,可以当作秋千玩嗯,这门口走廊两旁的木墙是粉刷成了绿色的里面的客厅会放一个很大很软的沙发,在上面打滚都可以,还有一个单人沙发,坐上去的时候,整个人都会窝在里面,很舒服的……这些家具都是从国外订制的……”
顿了顿,陈潇忽然叹了口气,脸上的热情渐渐减退:“我刚才还特意多给了房产经纪人一笔钱,我要准备一个清单,让他把这个房子里所有的一切都给我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哪怕是一张桌子,一个沙发,一把椅子,一个书桌,都全部买回一套一模一样地!我当时想的很简单……就是要弄得和从前一样,弄得和从前的家一样!”
萧情望着陈潇的眼睛,没说话
“可是等我冷静下来,才明白自己错了,错得离谱”陈潇的眼睛又红了,他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
“我忽然明白就算我花再多的钱,把这房子重新整修一遍,把所有的家具全部弄成原来的样子哪怕是一草一木,都和原来的一模一样又怎么样呢?这里……已经不是我地家了!不再是家了!”
他的声音开始颤抖……
“从前,我住在这里,就算很孤独,可是我心里却愿意守在这里,因为我知道,只要我守在这里爸爸妈妈,总是会回来的……”陈潇地鼻音开始加重,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可是现在……就算房子弄得一模一样,就算我再住进去等……再怎么等,爸爸妈妈,都是永远不可能回来了!他们已经死了!死了……”绪犹如浪潮一般发泄了出来身体才终于不那么僵硬了软了下来萧情在一旁,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看着陈潇眼中地悲伤,不自觉的伸出手来轻轻的抱住了陈潇的肩膀,同时用另外一只纤细的小手,在陈潇的手臂上来回轻柔地抚摸,仿佛想靠着这温柔的动作,抚平陈潇心中的忧伤
陈潇出了会儿神,平静下来后,感觉到自己被萧情抱着,猛然抬起头来,望着近在咫尺的这张熟悉的脸庞,忽然有种迷离的感觉,可随后心中猛然清醒下来:抱着自己的这个女孩,可不是凤凰!
他眼中瞬间地迷离然后随即清醒地变化,被萧情捕捉到了,萧情勉强笑了笑,松开了陈潇,仿佛若无其事的轻轻道:“怎么?是不是看着我这张脸,又想起了那个和我很像地女孩……嗯,我记得你说过她叫凤凰,对不对?”
她虽然竭力想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声音地轻轻颤抖依然出卖了她的心情
陈潇不是傻瓜,他自然早就察觉到了这段时间来萧情渐渐对自己改变的态度,心中也隐隐的模糊的明白,似乎自己这么面对萧情的时候,心中想着另外一个女孩子,对萧情仿佛是有些不尊重
“萧情……对,对不起……”
这句对不起,似乎并不单纯的为了看着她而想着别人而道歉,似乎还有一层别的隐隐的婉拒的意思?
萧情摇头,故作轻松笑道:“这有什么对不起的嗯,说起来,我倒是一直没见到过那个凤凰呢你总是把我弄混淆,难道我和她真的很像很像吗?”
陈潇心中叹了口气:你们是双生儿呢,只可惜老田叮嘱过我不许说的
他用力摇了摇头,也微笑道:“不,其实你和她很不同的,她固然有她的长处,可是你也有你的很优点艾你是一个很出色的女孩子,也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很好的女孩子”
萧情心中有些苦涩,脸上却笑得灿烂,拍了拍裤子站了起来,手里摸到了藏在裤子口袋里的那份资料,望着陈潇眼神里真诚的笑意,她忽然心中一软,忍不住下意识就道:“陈潇,其实我刚才到这里来……”
“什么?”陈潇站了起来
萧情却忽然心中迟疑了,她咬了咬嘴唇,终于没有说出来,话到了嘴边,却改口笑道:“……我刚才到这里来的时候,在路口看到一家冷饮店,天气这么热,我们去喝冰冻汽水吧!”
着,她脸上仿佛笑得很是欢快,轻轻拉住了陈潇的手臂一下,然后迈步一路小跑开了,跑了两步才回头笑道:“快点,这里晒死了!我们比赛谁跑到冷饮店,输的就买单哦”
陈潇愣了一下,脸上也露出笑容,大步追了上去
萧情却只跑了两步,脚下就故意放慢了几分,让陈潇跑到了自己的身前,领先了自己一个身位
望着陈潇的背影,萧情忽然心中无力的闪过了一句话……
陈潇,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
感情戏的重要性不用我多说了,貌似有些读者不耐烦看感情戏,其实感情戏才是刻画人物性格的重中之重至于大家见解如何,在诸位方寸之间,我不多争辩了
第两百一十七章 【徐家家宴】
最后的赌局自然是陈潇输了,掏钱请萧情吃了冷饮,然后两人一起回了市区,萧情回自己的住处,陈潇则回酒店(
晚上的徐家的家宴,就设在徐家大宅
只是这个饭局,原本徐二少邀请了陈潇,原本意思是把伢伢和白菜等人都叫上——徐二少的主要目标自然是白菜,这种场合,几乎就是变相的“见家长”了,多多造成这种既定事实,就算女孩子心中不肯,慢慢的也就半推半就了,这小子打的好算盘
可惜,如果没有白天那“漫画”事件,说不定白菜就真的糊里糊涂被他骗去了,这些天来,白菜觉得自己和陈潇已经是渐行渐远,虽然陈潇依然对她很好很亲热,但是那种明显的朋友式的亲热,却反而让人灰心渐渐的白菜的心也真的淡了几分偶尔被徐二少撩拨一两下,也会面红耳赤了
只可硝差阳错,看了那些漫画,让白菜再次偏离了徐二少几分,两人之间可谓是多磨多难,徐二少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恐怕就直接拿着刀去砍送他漫画的陈潇了
结果,白菜坚决拒绝了徐二少的晚餐邀请而白菜不去,伢伢在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就告诉陈潇她想留在咖啡店里陪白菜,居然也就不去了
徐二少得知之后叹了口气却又有些忧虑原本他消多邀请一些人,人多的场合下,可以避免自己的大哥为了相亲结婚地事情和老人家吵起来,结果最后这个想法却落空了,只能苦笑道:“小五,我大哥他对你最信服,上次你还救了他一次,一会儿你帮我悄悄劝劝他不要和老人家硬顶,实在不行,可以阳奉阴违……”
陈潇笑了笑,捶了徐二少一拳:“每次你们家里出事情,都要我来当灭火队员”
徐二少呆了呆随即笑道:“也是奇怪了好像你和我们家就很有缘分老头子欣赏你我大哥和你亲热老太太去年见过你一次那次还差点就收了你当干孙子你好像走到哪里都讨人喜欢”
去徐家做客陈潇自然不会把竹内姐妹待在身边——他正在烦恼带着这么一对姐妹在身边实在有些不方便呃……虽然走到哪儿身边都跟着一对美女看上去是很拉风可是毕竟陈潇不喜欢被人当作大熊猫围观
徐二少开着车脸色却有些忧虑:“大哥脾气太倔唉想要他乖乖结婚恐怕难了最近他和父亲地关系才稍微有些好转我的为了这件事情两人又会……”
陈潇也认同地点了点头地确徐大少这种人还真地少见身为富豪子弟有亿万家产不要却喜欢混黑道——你见过谁是家财亿万还拿着长刀上街砍人地吗?
汽车开入了半山上地徐家大宅院内下车地时候徐二少忽然说了一句:“陈潇你……上次父亲和你说地要送我们离开市去国外地事情……”
陈潇点了点头:“我自己有考虑地现在我也有些钱了去哪里问题都不大”
徐二少笑了笑:“如果要去上学,我们两一定要在一起才有趣,否则我一个人可就太孤单了”顿了顿他的神色有些忧虑:“父亲最近的情绪有些古怪好像有些烦心的事情,似乎不太开心让我离开市的事情他又和我说了两次今晚说不定他也会和你说”
陈潇点了点头,把徐二少的话记在了心里
进了徐家大宅走近客厅里,陈潇就看见了萧情手里捧着一本书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虽然手里捧着书,却很明显在发呆陈潇和徐二少两人走进来地脚步声传来,萧情才站了起来,抬头扫了两人一眼,眼神最终落在陈潇的身上,轻轻一笑:“你们来了”
徐二少望着萧情脸上温和的笑容,又察觉到萧情的眼神是看着陈潇,他的表情不免有些古怪,忍了一下,却终于没忍赚在一旁忽然开口笑道:“夷?师傅,你可从来没有对我笑得这么和蔼过啊”
萧情脸上先是一红,随即瞪了徐二少一眼,板起脸重重哼了一声,用一种很认真的语气道:“你是在开我玩笑吗?”
“不敢!”徐二少赶紧缩了一下脑袋
萧情穿的很简单,一件居家的白色中襟外衫,居然是完全中式地服饰,脚上套了双软底布鞋,原本梳的马尾辫子也盘在了头上,出颀长白皙的脖子来这么一副老式的装束穿在她的身上,却多了几分古朴典雅的味道来陈潇瞥了一眼,发现就连她手里拿着的那卷书,都是线装版的,瞄了一眼封面,居然是《陈式太极精义》
完全一个功夫美少女的样子嘛
两人白天才在乐湖那里见过面,陈潇在心情激荡之下,还和萧情吐了不少心事,后来又一起吃冷饮,关系似乎又拉近了不少陈潇看见萧情,笑得很是愉快:“你也在这里?”
萧情点了点头:“老太太来了,她一个人孤单,我就暂时搬过来陪她住些日子了”
萧情家里和徐家好像是世交,萧情出现在这里倒也正踌二少望了望里面,低声道:“老太太人呢?还有我大哥回来了吗?”
萧情的表情就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你大哥在你父亲书房里……嗯,至于老太太嘛,拉了人在她房间里说话呢”
萧情地笑容很怪异眼神里居然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样子
“老太太拉了人进她房间里说话?”徐二少想了想,忽然道:“啊难道是今晚给大哥相亲地对象?”
萧情忍着笑:“我想应该是的吧”
徐二少也兴奋了起来,眼神里分明闪动着八卦之火:“老太太神神秘秘的,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找的是哪家的姑娘来配我大哥呢你见过那个女孩子了么?人怎么样?漂亮不?萝丽不?可爱不?”
萧情地眼神越发怪异起来:“你……唉,你见了就知道啦”
有古怪!
徐二少一见萧情地态度,顿时就有些生疑,旁边陈潇也好奇的看着萧情印象中萧情可不是那种喜欢与人开玩笑地性子
就在这时候,萧情眼神却射向了两人身后:“夷?她出来了”
陈潇和徐二少同时回头然后两人也都呆住了!
后面通往二楼的台阶上,一个盛装打扮地女孩正款款走下来
陈潇和徐二少都瞪圆了眼睛,张了张嘴巴,两人又互相换了一个眼神之后,才同时失声惊呼出来:
“陆小锌!”
是的,从台阶上走下来的这个女孩,正是陆半城的女儿,陆小小
看见陆小小本身就是很让人惊讶的了更让两人惊奇的是陆小小今天地打扮!
原本么,陆小小给大家的印象是一个很豪爽很男孩气的女孩子,略微有些胖乎乎的样子,还喜欢练武说话大嗓门,就好像放炮仗一般
可此刻看陆小小……
呃……
脸上明显是化妆了,而且一看就是化妆高手的手笔,原本有些婴儿肥的脸上,因为画了腮线使得脸部的轮廓看上去瘦了很多原本陆小小的五官么,在徐二少地评价是“粗犷型”的,什么叫粗犷型呢?简单的说,就是大大的眼睛,大大的鼻子,大大的嘴巴,大大的耳朵……
倒不是说陆小小相貌丑陋,凭心而论她虽然算不上美女,但是相貌也算中等,只是相貌轮廓的线条粗了一些过于硬朗了一些
而现在看上去就颇有点女人味的样子了
腮线画的很具有专业水准,看上去脸好像小了很多,眉眼地部分做了一些深色处理,看上去凸出了眼部的轮廓,这样就显得鼻子小巧了一些,而嘴巴……她的嘴巴略微有些大,不算传统意义上的那种美女的樱桃小口不过做了淡色的水晶唇彩之后倒也掩饰了这个缺陷
原本的陆小小地头非剪地很短的,今晚却明显经过了精心地处理额头上点缀了一些短短的刘海,看上去多了几分俏皮和可爱而两侧和脑后地头发,显然是接上了一截假发,头上还别了一个淡淡的蓝色蝴蝶花纹的发卡,又凭添了几分女人的妩媚
她穿了一件短袖的长裙,双肩的部位弄了一些花边,很好的掩饰了她肩膀有些宽的缺陷,裙子的腰身裁减得极为巧妙,剪尾式样得群摆,却将腰肢衬托出了一种纤细的感觉来,而两侧的下摆故意留到了小腿的部位,将少女白生生的小腿出了一截,绑带的高根鞋更是显得小腿多了一丝纤巧的感觉来
不得不说,今晚给陆小小设计了这全套装束的人一定是一个行家高手,这样的化妆和一身的服饰,几乎完美的把陆小小的一些相貌的硬线条柔化了,原本有些胖的身材也被掩饰住了,只显出了丰满,却不见臃肿
原本陆小小的相貌不过是六十分,进过这么精心的打扮,居然看上去马马虎虎达到八十分左右的水准了
就连徐二少,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而且眼神还是盯着陆小小裙子下摆出来的小腿……
陆小小的姿态更是古怪,脸有些绯红,从台阶上走下来,还小心翼翼的提着裙子,迈着优雅的小碎步,扭扭捏捏——如果放在平日,那十几层的台阶只怕她三五步就跳下来了!
徐二少忍不住叹了口气,看了一眼陈潇:“我是不是眼睛出问题了?”
“没有”陈潇摇头:“除非我们两人的眼睛同时出问题了”
徐二少这才明白了刚才萧情那古怪表情地含义了!陆小小此刻打扮的样子,简直就好像是——好像是一个待拆的礼物一样!
陆小小的眼神也有些无奈,扭扭捏捏的从台阶上小心翼翼的走下来,还依然勉强保持着“淑女”的姿态,就连说话都细声细气的:“你们好……”
陈潇也忍不住叹息了:“老天,听见你捏着嗓子说话,实在有些吓人……”
陆小小立刻本能地一瞪眼可随后猛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收敛起了姿态,垂头做出一副“娇羞”的样子来:“你们……别这么看着人家……”
陈潇和徐二少几乎同时打了一个寒战!
“人家”?!
陆小小居然自称“人家”?!
徐二少干脆就直接伸出了手去摸陆小小的额头了:“你不是脑子烧坏了吧?”
自从那次度假岛上的遭遇之后,一帮年轻人的关系就变得亲密了很多,平日里大家平日里厮混在一起,陆小小也是一个爽朗的性格,平时大家说说笑笑甚至勾肩搭背都是正常但是此刻徐二少的手才伸过去,陆小小已经飞快的往后退开脸上出几分躲闪地表情来!
徐二少反而被吓了一跳,看着如受惊的兔子一般躲开的陆小鞋他的手还举在那儿,讪讪的收了回来,看了陈潇一眼:“我……我怎么忽然有种感觉,好像我在轻薄她一样?”
陈潇忍着笑:“陆小鞋怎么会是你?今晚和徐大哥相亲的对象,难道就是你吗?”
陆小小居然就轻轻点了点头一脸含羞带怯的小媳妇涅
徐二少愣了一下,飞快的把陈潇拉到了一边,低声道:“有古怪!”
陈潇微笑点了点头
无论如何,陆小小绝对不可能是这种涅——就算是她被拉来和徐大少配对,本身虽然有些意外,不过想到徐陆两家地关系,也不算太过离奇只是陆小小却这般态度和反应,就不正乘
看她的样子,好像一副心甘情愿的涅?这怎么可能?
徐二少摸了摸下巴,低声道:“小五我记得陆小小本来好像对你挺有意思的……”
陈潇连连摇头:“这话可别乱说,只是她盯着我教她功夫,我没办法才胡乱教了她点东西”更离奇的还在后面!
晚餐的时候,老太太终于面了
这位徐家的老太太一头银发,精神矍铄,穿了一件月百色的亚麻褂子兵得甚好,明明已经七十多岁了看上去比实际年纪要小了至少十岁眉目之间依稀还留着几分年轻时候的风采很显然徐家父子三人的英俊涅,颇有几分是遗传自老太太地
老人家是在徐大少的搀扶下从楼梯上走下来的不过她的腿脚很是灵活,显然徐大少的搀扶只是做一个姿态而已还没走下台阶,老太太就已经甩开了孙子,直接对陈潇伸出了手去,亲热的笑道:“小陈艾一年多没见你了,看上去又沉稳了很多哦,有女朋友了没有?什么时候结婚翱”
说着,已经亲热的拉住了陈潇地手,仔细打量只是这慈祥地眼神太过热情,却让陈潇有些尴尬:“奶,奶奶,我,我还没毕业……”
老太太撇撇嘴:“没毕业有什么关系,遇到好的姑娘就要即使出手!唉,可惜我有两个孙子,一个呢是死活不带女孩回家,另外一个呢,是换着花样地带不同的女孩子回家,都不让我省心啊”
徐二少听了,吐了吐舌头,老太太却身手就轻轻给了他一个耳刮子,笑骂道:“还做鬼脸,说地就是你!唉,你老子和你大哥都是老实人,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一只小蜜蜂来了呢?给我说说,这一年多来,你又祸害了多少女孩儿?”
徐二少嘻嘻一笑伸手挽住了老太太,笑道:“老太太,我可是从来不祸害女孩的,大家都是你情我愿,我可没欺骗过谁……”
“哼”老太太叹了口气:“我就的你把心玩野了,女孩看多了看花了眼,最后反而耽误了你自己”
小红袍对陈潇点了点头就算打了招呼,而徐老头则是脸色有些古怪只是对陈潇淡淡道:“小陈也来了……一会儿饭后去我书房,有些事情和你商量一下”
最最让陈潇和徐二少目瞪口呆的是……
小红袍随即就走到了陆小小地身边去,陆小小居然就仿佛一个小媳妇一样,乖乖的伸手挽住了小红袍的胳膊!两人看上去姿态很是亲昵,似乎毫无被逼迫的样子,举止之中显得很是亲热!
就连坐下吃饭之后,小红袍和陆小小都是主动坐在了一起,陆小小还主动的将身体挨着小红袍甚至偶尔说话的时候,两人还故意碰碰擦擦,宛然就是一对儿情侣涅了!
甚至,吃饭的时候,陆小小还主动拿起了小红袍的碗给他盛了一碗汤!拿着勺子盛汤地时候,陆小小还翘着兰花指!
这个举动,差点没让徐二少一口水喷到陈潇的脸上!
徐家的家宴并不奢华,都是一些家常菜肴只是老太太说话依然那么“潮”今晚的主角显然是小红袍和陆小鞋老太太看着这一对儿小情侣,显然是越看越顺眼
原本陈潇以为今晚会看到一场小红袍反抗封建包办婚姻的戏码,却没想到这位威风八面的小红袍,居然化身成了一个温柔情人,和陆小小两人在饭桌上时而低声细语,时而亲昵微笑,时而眼神交错……
两个粗线条的人,一个彬彬有礼温文尔雅,一个娇羞妩媚含情脉脉……
徐二少悄悄的在饭桌下踢了陈潇一脚然后凑了过去,在陈潇耳边低声笑道:“好一对,天作之合地……狗男女!”
陈潇也是笑而不答,只是好奇的看着小红袍和陆小小两人的“你浓我浓”
一顿饭倒是很快吃完了,既然小红袍没有半点反抗的样子,倒好像是很享受的接受了这段包办婚姻,那么陈潇原本被赋予的灭火队员的任务自然也就取消
晚饭结束之后家里的女仆搀扶着老太太回房间休息徐老头子看了陈潇一眼:“你们年轻人先聊会儿,我有些事情处理陈潇你别走,一会儿我有事情和你谈”
等老太太和徐父离开几个年轻人留在客厅里,小红袍脸上地那副情深意切的样子顿时就消失了,他腾的站了起来,伸着脖子望外面看了看,确定了长辈真的离开了,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随后,小红袍和陆小小这对刚才还恩爱无双的情沦时“咻”的一下就分开了!
两人分别退开了两步,然后又对望了一眼,同时扭过头去,对着旁边的空地做呕吐状
“呕!恶心死我了!”
“我不行了,我要吐……”
“哇!你刚才居然搂我的腰!我回去要把这件衣服烧掉!”
“呸!你刚才还拉摸我的脸!完了!我要毁容了!”
“靠!是你先搂我腰的好不好!你是不是趁机揩油占我便宜啊”
“我呸!我小红袍会看上你这个男人婆娘?刚才你挽着我胳膊地时候,你看!我膀子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现在还没消下去呢!”
“我警告你啊别打我的主意!别想趁机……刚才吃饭时候,你坐在我身边,是不是偷偷往我衣服里瞄!”
“我靠!偷窥你?我还怕长针眼呢!喂!先说好,合作归合作,你别过线了啊刚才你是不是故意往我怀里钻啊”
两人叫嚷了几句,忽然听见客厅外传来了一声老人的咳嗽,随后楼梯上传来了老太太的声音,老太太在一个女仆的搀扶下走回到了楼梯拐弯处,对着客厅的方向说了一句:“艾对了大少艾晚上太晚了,记得要送小小回家啊”
眼看老太太忽然杀了一个回马枪,刚才还面红耳赤大眼瞪小眼的两人,咻地一声就搂在了一起,徐大少亲热地搂着陆小小的腰肢,陆小小则几乎半靠在徐大少地怀里,脑袋偎依在徐大少的肩膀上一副小鸟依人地涅
老太太看见两人如此恩爱,心怀大慰,这才转身真的回楼上房间去了
陈潇徐二少萧情目瞪口呆……
终于,徐二少先开口了:“你,你们……”
陈潇叹了口气:“还用问吗?这两个家伙是在演戏啊”
徐二少也不是笨人,也回过了味来,看着两人,苦笑道:“你们……你们商量好的?”
小红袍淡淡道:“父亲地话我可以顶但是老太太,我总不能和她硬顶,老人家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万一把她气出病来怎么办,想来想去,干脆演场戏算了”
陆小小也抱着脑袋:“我爸爸说了,要么让我和你们徐家的人好要么把我介绍给一个欧洲财团的什么继承人,两边让我选一个,如果我反对,他就断我的零花钱,唉……我想来想去,就算是演戏,找一个洋鬼子,还不如找徐大少呢徐二少这才松了口气:“这我就放心了,不然我还以为你们两人忽然都发疯了呢只是,刚才你们怎么不早告诉我们?我刚才差点以为是别人易容假扮你们呢!”
陆小小撇撇嘴有些得意:“靠,早说的话,你和陈潇知道了内情,在饭桌上万一不小心说漏了怎么办?哼,你们刚才在饭桌上的时候,嘴巴张得老大,都那能吞下一个鸡蛋了正是这种惊讶的反应才是恰到好处长辈们才不会察觉!否则,你们早知道我们是演戏了吃饭的时候你们嘻嘻哈哈地,才会引起怀疑呢”
陈潇悠悠笑道:“演戏是不难可问题是,如果他们让你们结婚怎么办?”
陆小小哈哈一笑,叉着腰——此刻哪里还有半分淑女的样子,一脸得意的笑容:“这就是最妙的地方了!如果徐大少找别人演戏,他就会被逼婚!和我演戏,老人家没法逼我们结婚嘛,我才十八岁,还没到法定结婚年纪呢!”
说着,陆小小忽然神秘一笑,看了徐二少一眼:“你知道吗?我父亲让我选的时候,选你们徐家还是一个欧洲洋鬼子,当时选你们徐家的时候,我父亲心里想的人选可不是大少,而是你徐二少哦!”
徐二少脸色苍白:“你,和我?这些老家伙拉郎配也至少应该有点眼色才对吧!”
陆小小嘻嘻一笑,忽然又神秘兮兮的看了萧情一眼:“萧情,之前老太太拉我在房间里说话地时候,不小心说漏了一件事情哦!如果不是我和徐大少假扮情侣,她本来是想撮合你和徐大少的呢!”
萧情一张俏脸顿时涨红,咬了咬嘴唇,眼神居然躲闪的偷偷瞄了陈潇一眼,低声道:“翱我?我……我有未婚夫了”
这话说出来,徐二少和陈潇原本就知道的,陆小小却吓了一跳又忍不住多问了两句,萧情无奈,胡乱搪塞了几句,却时不时的偷眼去看陈潇这个举动陈潇浑然没有在意,却被徐二少看在了眼中
几个年轻人说了会儿话,徐大少就有些不耐烦:“喂,陆小鞋我送你回去吧!在这里多待一分钟,万一老人家出来,我们又要演戏,你早点回家去吧!”
陆小小想了想,立刻点头:“也好,再让我抱你的话,我晚上一定会做噩梦的!”
徐大少送陆小小离开,徐二少却忽然笑了一下:“我送你们出去”
然后对陈潇和萧情做了一个鬼脸,追着陆小小两人就跑了出去,故意把陈潇和萧情两人单独丢在了客厅里
陈潇似乎没有感觉到什么怪异,看见萧情的神色有些局促,只当是提起了她未婚夫的事情然她心情不爽,就好意问道:“对了,说起来,你找到了你的那个未婚夫了吗?呵呵,你是不是准备好了要狠狠教训那个家伙一顿,然后恐吓他退婚?”
萧情地一张脸却顿是红得好似一块大红布一样,恼羞的瞪了陈潇一眼,咬了咬嘴唇:“我不知道!”
说完,她飞快的掉头跑上了台阶:“我去陪老太太说话去了!”
陈潇看着萧情如逃跑一般的离开,有些奇怪的摸了摸鼻子……她怎么了?难道说起她的那个婚约,让她很不爽吗?
正出神,有一个徐家的仆人来到了客厅,恭恭敬敬地告诉陈潇:徐老头子地有请
陈潇随着仆人来到了徐老头的书房,一进门,就看见徐老头子坐在沙发上,手里夹着一支雪茄看见陈潇进来,指着面前地一个位置:“坐”
陈潇依言坐下,等仆人出去将房门关上了,徐老头子才丢给了陈潇一支雪茄:“尝尝吧”
陈潇笑着将雪茄放在了茶几上:“我不习惯这个东西的”
徐老头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却靠在了沙发上,沉默地吞云吐雾,眼神却凝视着陈潇,目光闪动,仿佛心中正在为什么事情而权衡迟疑,迟迟定不下决
足足沉默了有两分钟,陈潇也不着急,就这么稳稳的坐在那儿,眼神丝毫不躲闪,一直迎着徐老头子的眼神
终于,徐老头子叹了口气,将雪茄放下:“陈潇,有些事情,终究还是要和你说的”
陈潇心中早有准备,徐老头子找自己谈话,必然是有些重要的事情!
“这次去日本,感觉怎么样?”
徐老头子似乎是很随意的开口问道
“还行”陈潇的回答很简单
“嗯,上辰家的人做事情是古怪了一些,这些日本人向来都没存什么好的心思,你自己要小心”徐老头子皱眉
陈潇听到这里,挑了挑眉,直视着徐老头子的眼睛:“徐叔,似乎,我在日本的事情,您都很清楚?”
徐老头子忽然有些烦躁的拿起雪茄猛吸了一口:“陈潇!我问你一件事情,既然你叫我一声徐叔叔,那么我消你能诚实的回答我!”
“什么?”
“你……在日本的时候……”徐老头子的语气有些艰难:“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人和你接触?”
陈潇想了想:“您说的特别的人,指的是什么?”
徐老头子盯着陈潇,他的神色变得很严肃:“史高飞!”
第两百一十八章 【吾有剑,君有刀】
夜幕之下,烂尾街的街道上,原本就空荡荡的无人商铺一片漆黑,街道上只有路边的路灯发出昏昏的灯光~~.~~
整条烂尾街上就只有四处商铺亮着灯,路尾的修车超商铺路口的雪茄店和红酒店,以及中间的日巴克咖啡店
此刻日巴克咖啡店里,香槟坐在柜台后无聊的翻着杂志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8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