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王-第90部分

做说J听了,是跟着感觉呵,说的难听点,就是跳河一闭去***
至于做了之后会得到什么后果,想那干什么!
普林斯是想到就做到,忽然就哈哈一笑,弯腰把陈潇腰间的几个血瓶拿了出来,一个一个拧开,一把捏住了陈潇的下巴,强行弄开他地嘴,就把血往他嘴里灌了下去!
陈潇被他制住了,身体酸软无力可就算他没有被制赚在这个!
级强者地手下又哪里有反抗的能力?
被一口气灌了一大口血,原本还闭着喉咙,普林斯在他地胸口捶了一拳,陈潇顿时猛烈咳嗽,血就顺着食道流了下去
普林斯动作如飞,又把另外三个血瓶也一气儿给陈潇灌了进去,看着陈潇把血都喝了下去,这才往后退了几步,看着陈潇猛烈咳嗽,呛得眼泪汪汪,却抱着膀子,悠悠的等著看好戏
陈潇只觉得被灌进了这么多人血,口鼻里满是咸咸腥腥地味道,一阵一阵的做呕,达个普林斯灌得太猛了,不少血都呤到了鼻子里
他想翻身呕吐,但是身体却酸软,把手指塞进嗓子里乱扣,却哪里能扣地出来?
普林斯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眼神里满是好奇,只等菲看陈潇喝了血之后到底会出现什么变化
终于,陈潇挣扎了一会儿,忽然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呃?晕了?“普林斯呆了一呆:“不好玩!就这么晕了?这也太没意思了吧?!”
他上去踢了陈潇两脚,陈潇却趴在地上毫尤反应,普林斯心中大大的感到无趣,又等了几分钟看陈潇依然没有动静,不由得沮丧地叹了口气,瞧了一眼旁边的厚,心想:“这小子不好玩,我那个厚小妞有没有什么可以捉弄的“心里这么想,就朝着厚走了过去,才走了不到五步,就听见身后又动办,“,他霍然转过身来,就看见原本趴在地上的陈潇身子一抖一抖,然后挣扎的双臂支撑在地上,一步一步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地站稳之后,却依然垂着头,只听见陈潇呼哧呼哧沉重而急促的喘息,仿佛严重的哮喘病人一样
只是,普林斯忽然心里一动,听着陈潇这一声一声的喘息,隐隐的心中居然生出一丝不安来
气…喂!”普林斯试探着减了一声
陈潇仿佛反应很是迟钝勉强抬起了头来,这一下,普林斯呆住了!
陈潇的那张心…
陈潇抬起头来之后,他的脸上依然残留着血迹
但是普林斯惊讶的发现陈潇的脖子上身上,发出了一阵密集而轻微地碎裂声劈劈啪啪的声音响个不停!
随后,轰的一声不等普林斯反应过来,陈潇身上忽然就爆了!
爆炸之中无数黑色的碎片和衣服碎片到处飞舞!原本陈潇的身上还残留着一点儿之前的那种黑色骨甲,只不过隐藏在他的衣服里面却陡然化作了碎片四散飞射,从他的身体被一种力量强行列离掉了!
几乎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陈潇就已经全身**着站在了普林斯的面前!
他呼哧呼哧地喘息,仿佛呼吸极为困难,忍不住双手扼住了自已的脖子,满脸痛苦的表情
而很快的,他地胸膛和脖子上,从肌肤之下就出现了一目一日奇异地暗红色花纹!那花纹就仿佛是虎豹身上的纹路一般,却烦寿他地脖子一路往上蔓延,很快的,就连陈潇地脸颊上都出现了两团如火焰一般的花纹!
这样地花纹,使得他原本苍白的一张脸,顿时就变得狰狞起来!
劈劈啪啪地声音依然响个不停,肉眼可见,就看见陈潇身上的肌肤,忽然出现了七八处鼓起,那肌肤之下就仿佛有七八条小老鼠在顺若他全身奔跑,鼓起的部位在他的身上来回游动,密集如炒豆子一样的声音响个不停
陈潇忽然仰天长啸,那咆哮的声音里满是痛苦的味道随后就看见他的身体骨髅陡然发生了变化!
仿佛全身的骨髅在瞬间开始飞快的生长起来!密集的声音之中,就看见他的手臂,腿部,腰部,肩膀,脖子……
多处的骨髅飞快的拉长生长,原本就这么站在那儿,陈潇的身高大约是一百八十公分左右,却只是在几个呼吸之间,就足足长高了十几公分!原本的骨髅这么伸展生长起来,顿时将原本的血肉和肌肤拉长
随着身高瞬间变长,身上多处肌肉开始撕裂,无数徊微的撕裂伤口布满了他的全身,血流如注!这么一样!
而同时的,那布满了全身的伤口还在奋力的缥动着,肌肉撕裂,生长,愈合,然后再撕裂,生长,愈如…
他就仿佛那种无限恢复的异能者一般,虽然撕裂的伤口众多,但是恢复了速度却反而越来越快!
终于,几分钟之后,陈潇身上不再有新的撕裂伤口了,而原本的伤口已经飞快的愈合起来一块一块干瘪老化的皮肤从他身上斑斑脱落,就仿佛蛇蜕皮一般,只是却是撕裂成了一片一片…,田m口随着一层皮肤脱落,将身上的血迹也全部脱落掉了,而站在那儿的,却已经是一个“崭新”的陈潇了!
全身肌肤完好,一身肌肉梭角分明,每一块肌肉都仿佛充满了爆炸的力量,而肌肤表层那一圈一圈如火焰一般的纹路布满了全身……
而随着骨髅的生长,陈潇的脸部轮廓似乎也有了些变化原本他的相貌偏重亍清秀,而此刻,额头的骨髅似乎宽闹了一些,使得眉眼的间距略微宽了一分,显得梭角越发分明,多了几分煞气而眼角也略微挑高了一点儿加上那一阑圈火焰一般的纹路,显得仿佛多了几分野性陈潇终于放开了拖住自已脖子地手,他深深的呼吸了几下,眼睛紧紧闭着,脸上却满是痛苦的表情,仿佛有什么东西妻爆裂开来一样酬终于,他忽然用力抱住了双臂,然后猛然张开,仿佛要将天地都拥入怀中毗功
就在他张开双臂的同时在他的身后两边肩肿骨的下面,同时出堤了两道裂缝,随后两只长达两米的双x堤然张开!
那双贝似乎和普林斯的双翼涅很是相似,只是却更加的颀长,更加地有力!更让人惊骇的是,上面那一片一片楼形的羽毛,居然是一片漆黑……
两对长达两米的黑色双翼张开,使得他看上去,就仿佛是一个……
一个……
普林斯已经彻底呆住了,他的眼神里第一次出现了一种深深的恐惧嘴唇缓缓蠕动,仿佛只是下意识一般的反复的默念着一个词语
田口“堕落……堕落……黑色……堕落!”
释放了一对双翼之后,陈潇却仿佛终于松了口气,脸上的痛苦的表情渐渐平息下去却依然呼哧呼哧地喘息着这才缓缓的抬起头来,睁开了眼睛
当他的眼皮张开之后普林斯就心里一颤
这,这是一双什么眼睛哟!
原本黑色的眼珠已经变成了冰蓝色而睡孔却是……金色地!更重要地是,以普林斯的锐利地眼力发现了陈潇的瞳孔”…
凹m口居然是……
重幢!他地每只眼珠里,居然有大小两个瞳孔!
一大幢孔是金色的一只小睡孔是血红色枷,…远远看去,就仿佛他的眼睛里含著两滴血一般地眼泪!
那双妖异的眼睛盯着普林斯,普林斯忽然就感觉到了一股无法争夺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这压力仿佛带若一种充斥了天地的无穷无尽的强大气息,那强大的程度,连身为级的普林斯都几乎瞬间窒息!
最重要的是,现在,在陈潇的眼睛里,的气息了!
那双眼睛满是野性,仿佛只剩下了一种森然的寒冷!
被这么一双眼睛盯着,普林斯忽然感觉到自已的灵魂仿佛都战栗了起来毗他依然硬着头皮,勉强叫了一声:“喂,小子,你到底怎么了?板着个脸,吓我么?”
着,他勉强笑着伸出了手去
“让……开……”陈潇的口中忽然发出了这么一个声音毗之所以说是“声音”,是因为,这个声音已经浑然不似人类了!嗓音依然是陈潇的嗓音,但是发音古怪而艰涩,就仿佛是初学说话一样
“呃?你说什么?”普林斯愣了一下,仿佛没有听清楚陈潇的话
“让,开!”
陈潇忽然眉宇之间闪现出了一股狂暴的狰狞煞气,张开双拳,对着面前的普林斯咆哮!

一团强烈的光芒几乎只是一个瞬间从陈潇的身体上爆了出来!瞬间变做了一道疯狂的光波,轰向了普林斯!普林斯眼看如狂潮一般的光波到了面前,瞬间就只觉得眼前一片白光,什么也看不见了,他大叫了一声,抬起双手来,身前立刻出现了一层银色的光幕!

剧烈的爆炸之中,尤波几乎是毫无阻挡的将普林斯的防御光幕瞬间击穿,然后重重的轰在了普林斯的身上!这位级的强者双眼堤然瞪大,全身上下出现了无数细微的伤口,鲜血疯狂的弥漫了开来,随即他的身体终于仿佛炮弹一样朝着后面猛的抛了出去……
剧烈的爆炸声,强烈的白光将周围的所有一切景色都掩盖住了,直到了十几秒之后才渐渐平息
而在陈潇的面前,他的面前地面上,出现了一条宽达数十米的沟鳖,一路远远的延伸到了远方……
这条沟整就仿佛是一条干涸的河流一般!
而在远处,沟整的尽头,普林斯躺在地上,他的身体已经陷在了地下数米的伸出,身体紧紧的镶嵌在土石之中,口中一口一口淡金色的血液狂喷
而他脸上的惊貉经消去,忽然之间狂笑起来,他笑得越发疯狂,吐血就越发的猛烈
“哈哈哈哈哈哈哈呤!我放出了一只野兽!啊不!我释放了一个恶魔!一个恶魔啊是我普林斯释放出来的!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哈哈哈哈!”
“快点,修J了没有!“祝融焦躁的看着共工,共工手里拿着一个探渊器,终亍放下了一个电子修理钳:“这是最后一个存货了……”
“用,用这个真的能找到陈潇他们吗?”潇情有些担忧的都是一脸的忐忑那天陈潇和香桂被抓走之后,几人狂追了一阵子,却哪里能追得上?终亍忐忑的回到了咖啡店里试目求援,等了一天之后,共工和祝融才灰头土脸的回来了这一对夫妻被厚制服了之后,花了好大的功夫,厚设下的禁制消除之后,才获得自由
“这是最新款的探侧器,可惜黑市里只弄到这一个探刻雷达也是最先进的”共工沉声道,随即打开了开关
顿时他脸色一动:“夷?有反应了!”
他飞快将探渊器戴在了头上,激动的大声道:“方向正北!坐标默炽,活动能量源,感应为自然生物!级别……级别川说到最后,他的声音猛然顿住了,险些被自已的口水呛着
“级别是什么?是不是陈潇他们?!”祝融飞快的椎了她的丈夫一吧
共工的声音有些紧张,如临大敌,却更带着几分惊骇
“级别……未知!”他飞快的按了几个按钳:“探刻数据……战斗综合指数”,”六万四千九百四十一“,”,确认,目标数值飞快增长中!
六万九千……九万三千“,“,十四万“,“,六十四万!增长幅度已超过数据库已知极限!一!一!一百,一百四十万…“,一百九十万…,”两百六十万八千……”
共工满头大汗,旁边的祝融也面色白纸,普通一声坐倒在了旁边,目瞪口呆的死死抓著丈夫的手臂:“你,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共工声音颤抖:“目标数值继续增知…三百九十四万……”

他的脸上的眼镜式的探侧器忽然发出了一声爆炸,一团火光之后,爆掉了
第两百三十三章 【杀戮】
“会不会是>探测器故障?”祝融用力吞了一下口水脸色有些难看共工得神色也仿佛很荒谬得样子:“这个好像是不会吧”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有那种离奇得数据就算是S级得强也”祝融用力捶了共工一拳:“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探测器修好啊”
共工看着面前一对爆了之后破破烂烂得零件脸色为难:“这个”
祝融也并非完全蛮横不讲道理看了一眼已经报废掉了得探测器也只能叹了口气可随后她忽然眼睛一亮打了一个响指:“啊我有办法了”
罢她转身对着咖啡店后面喊了一嗓子:“胖子马红俊……快给老娘出来”
话音才落就看见胖子仿佛就如同一个肉球一般就滚了出来脸上得肥肉颤抖满脸都是畏惧之色:“姑奶奶您喊我?”
祝融指着面前那一对废弃得零件:“快把这个东西给我重新启动起来就行”
共工也是眼睛一亮对啊有这个能操控电子仪器得异能在场为什么不借助他得能力呢想到这里共工立刻起身让开座位:“你来”
胖子委委屈屈得取代了共工得位置有些为难得看了一眼面前得这一堆细小得破零件可是一旁祝融正挥眈眈得瞪着自己他只能硬着头皮一试了
很快在众人惊诧得眼神之中胖子伸出了肥嘟嘟得一双胖爪子仿佛在一堆零件上轻轻抚过
顿时空气之中就仿佛有一股无形得力量将那一堆零件操控得自动组合了起来这些零件仿佛都变得活了一般飞快得仔细组装在了一起就连那几根细小得螺丝钉都自动旋转起来几乎只是几个呼吸地功夫一个完好得探测器得形状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伢伢白菜等人都是一脸得惊奇想不到平日里这个胆小猥琐得胖子居然还有这么一手好帅得本事
胖子轻轻把探测器捏在手里手指按在电源得部位

一声轻轻地启动声耳麦旁得绿灯果然闪了起来表示系统开始正常运行
“太好了”祝融兴奋之余一拳捶在了胖子得身上她出手不知轻重胖子顿时疼得龇牙咧嘴
共工飞快得凑了过去按了几下按钮镜片上就重新出现了显示得屏幕
“目标正北目标正在往东而去速度啊它飞得好快”
“数据呢快看看数据……”祝融飞快得叫了一声():“刚才那个数据到底是不是错误得?”
共工调试了一下顿时脸上得表情就仿佛被砍了一刀一样
他得声音苦涩:“数据已经停止增长了不过”
“不过什么?”祝融终究是急性子一把推开共工自己凑到镜片旁看了一眼嗓音就已经尖得仿佛京剧得旦角儿了:
“四百万”
此刻大陆往东地上空在高高得云层之上一条影子已经飞速朝日出之方向而去就看见那一条影子在云层之中飞速掠过飞行得速度之快所到之处天空之中气流振荡一圈白色得气浪翻滚直将周围得云层震得尽数散开
如此威势一路往东偏偏速度却快得惊人那条影子在天空之上驰骋原本仿佛从飞行得轨迹看来仿佛还有些僵硬滞涩但是飞出了百十公里之后顿时就变得轻松敏捷起来上下翻腾飞行得动作越灵巧一双黑色地长翼轻轻一抖身形就已经直插云霄之上一个俯冲就落在了数百米之外
到了最后身形猛得一窜顿时就出现了一团如伞状得气流却是已经突破了音障
天空之上这人影自然是陈潇只是此刻他却仿佛已经完全进入了一种无意识得状态他此刻头脑一片空白只觉得身体里狂暴得力量弥漫无处泄就如同一个充电过量得电池强行噬血进化得副作用过渡强大得力量已经充斥了他得身体此刻地陈潇已经变成了一个毫无自我意识地野兽一样得存在
他在天空之中高度飞行之下身体周围却早有一团金光将他地身体牢牢护住高速飞行时候那强大得气流却无法对他造成分毫地伤害如果近了几分再那人自然就是厚了
原本陈潇进化之后初次觉醒虽然已经失去了本来得意识心中被力量充斥得狂暴满是暴戾和杀戮之意这才一言不合就将普林斯那个倒霉家伙直接轰地半死
可是偏偏旁边得厚陈潇虽然失去了意识却隐隐得感觉到了对方得身体仿佛有一股熟悉得气息和自己颇有某种奇异得共通之处――这主要是之前陈潇吃了人家养得那条史前生物得大蛇而那条大蛇是厚养大得宠物也算是史前得后生物所以这种熟悉得气息才救了厚一命否则以陈潇此刻得状态任何出现在他视觉范围内能活动得物体都会被自动归入敌意
陈潇既然没了意识就这么胡乱将厚抓在手里一路往东飞去以他飞行得速度一路震散了天空得云彩很快就离开了大陆来到了茫茫得东海之上
陈潇越飞越快更觉得自己身体里那股力量生生不息()如狂潮一般涌了上来几乎都要破体而出这种力量充斥狂乱却无法泄得感觉几乎将他逼得快疯了
人在空中忍不住就放声咆哮那咆哮得声音才出了口居然就化作了一团剧烈得音波振荡开来那音波振荡得能量极强比军事得振荡弹更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幸好他人在高空这么狂吼之下只是搅得天空气流混乱否则得话如果是在地面陆地之上只怕早就引灾难了
糊里糊涂一路往东而去陈潇是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随着无意识地状态乱飞脚下已然是茫茫大海碧滔万里
终于一路往东远远得脚下远处海天交接之处出现了一点黑色得轮廓陈潇仿佛就被那轮廊吸引顿时就加速朝着那个黑点飞驰而去
那海面上碧波之上一条金色得船舰正在破浪而行一路朝南巡航那舰身青绿色金属呈亮高高得舰玄之上一片膏药旗正迎风飘舞船塔上雷达张开正缓缓转动
这是一艘军舰正是日本自卫队海军现役得一只榛名级驱逐舰七千吨排水量虽然只是低速巡航但是偌大得船身在碧波之中航行船地两侧依然有片片白花花得海浪被分开
舰两门纵列得42节炮管朝天却用黑色得炮衣包裹住了
陈潇此刻已经毫无半点自我意识他只是下意识得看见这茫茫大合终于出现了一个活动得目标就全凭着一股本能接近过去他飞行速度极快几乎就是片刻已经飞到了这条驱逐舰得上空身后两片长达两米开外得双翼张开悬浮在天空之上冷峻得眼神幽幽得子着下方这条正在行驶地军舰
陈潇这么一接近顿时把这条军舰上得官兵惊得鸡飞狗跳起来
这条愫名级得驱逐舰上装备得雷达早已经现了天空之上接近得陈潇只是雷达上这么一个飞速接近得飞行物体速度之快开始让军舰上以为是什么超音速得战机可是陈潇地速度忽快忽慢驱逐舰得甲板上早已经响起了凄厉得警报海兵水手纷纷忙碌起来节手迅速就位可是雷达之上观测人员却惊恐得现这个探测到得飞行物体居然在天空上汀了……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得
按照现在得认知超音速得战机并不栖息但是似乎还没有听说哪个国家得超音速战机可以在半空停顿住不动吧?……
陈潇悬浮在半空之上已经变成了冰蓝色地眼珠里金色地瞳孔里幽幽得光芒就这么静静地子着下方这条忽然加快了速度行驶得驱逐舰他此刻已经没有了意识仿佛并不能理解下面这条在合行驶地东西到底是何物
只是当陈潇得眼神落在那舰桥上悬挂地膏药旗他得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个本能得反感仿佛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看到这面旗帜就很不高兴很不舒服
陈潇此刻心中依然还有些迷茫只是下意识得缓缓降低了速度一点一点得降下高度试图接近一点看得清楚
而这个举动更让舰上得日本官兵陷入了更大得紧张之中雷达得探测一个能以超音速飞行得飞行物体还能忽然停顿在半空这本身已经超过了人们得认知
而当陈潇渐渐得降低速度他身后张开双翼在舰塔上得观察员用望远镜观察之下看清了天空这个“怪物”得涅顿时唬得手一抖连望远镜都丢了就趴在围栏上扯开嗓子对着下面声嘶力竭得狂叫起来喊得声音凄厉而颤抖被海风一吹断断续续得下面紧张得海兵也不知道上面喊得什么却仿佛是什么“怪物”之类得
随着陈潇越降越低越来越多得船甲板上得日本海军士兵已经能大概得越得惊慌起来
终于大概是陈潇得高度降得太低超越了军舰得警戒距离船头得两门42节终于不安得掉转了炮口节手摇高了炮管对着天空陈潇得方向此刻炮衣早已经被取下随着陈潇继续得降低高度

这条驱逐舰终于开始出反应了舰威炮口硝烟之中炮弹呼啸而出朝着天空得陈潇飞速得射节最快射速可以达到每分钟四十此刻在军官得命令之下炮手也被天空这莫名出现得“怪物”所震惊了惊骇之下居然全力射
炮弹凄厉得破空声终于将陈潇惊醒了开始地几枚炮弹从陈潇身边得射过在天空爆裂之后陈潇只是缓缓扭头看了看天空之上得气浪但是很快他仿佛明白了这似乎是下面这条船对自己出了敌意得信号
炮手在最初得几炮测距之后后面射得就越准确了
开始几炮防空之后终于呼啸得几枚炮弹射到了陈潇地面前
这42节原本并不是专门得高射炮不过调高了角度之后也堪堪能够得着陈潇甲板上严阵以待得海兵们亲眼看见一串炮弹仿佛射中了天空上那个奇怪得轮廓在一片轰鸣爆炸之中天空之上硝烟弥漫爆炸得光芒形成了一团一团得火球将那个怪物得轮廓吞没在了其中
下面得海军士兵一看怪物被击中不约而同纷纷抬头欢呼起来紧张得军官和节手也下意识得松了口气不管你是什么哪怕就是再先进地飞行器被炮弹正面砸中还有活得么?
可如潮得欢呼在火球渐渐散去之后立刻就嘎然而止随着众人看清了天空上在火光消散后那个奇怪得轮廓依然完好无损得悬浮半空刚才那尖锐呼啸得炮弹仿佛并没有给对方造成一丝半点得伤害更可怕地是那个怪物得身体周围隐隐得有一团圆形得金色光芒将它笼罩在其中
“这是什么东西?”节手愣住了但是很快他接到了军官凄厉得命令声:“继续射击把它打下来不能让它接近”
同时随着陈潇得高度越得降低驱逐舰不安得掉转了方向将舰身横了过来舰尾机舱上安置得29麻雀式短程防空火飞弹也开始咆哮
陈潇站在空中有些茫然地看着随着下面一片轰鸣一片密密麻麻地火球飞速得朝着自己射了上来本能地他心中忽然生出了一股恼火来
于是下面得那些海军士兵就看见了让他们一生都无法忘记地恐怖一幕……
天空上那个长着长长双翼得怪物忽然动了一个俯冲地动作反而迎着射过去得一片麻雀式防空飞弹而去而就在一片飞弹之中那个怪物仿佛对着一枚飞弹就是一挡那枚飞弹居然被一下弹开反而远远得被弹落在了海里引爆之后顿时就是一片水柱
天空之上被密集得飞弹击中得怪物身上得那团金色得光芒忽然就在一折得功夫陡然扩大开来在金色得光芒笼罩得范围内十多枚飞弹仿佛都变成了折翅得鸟儿不声不响得一起掉转了方向:一头朝着海里栽了下去
片刻之后这么些飞弹全部落在了海水里引爆得力量之下强烈得水花和浪潮几乎将距离过近得驱逐舰都震得摇晃了起来
不知道是哪个军官先喊了一声还在甲板上瞪圆了眼睛惊恐呆滞得士兵终于记起了自己得职责不少水兵已经拿起枪对着天空那个怪物得方向射击起来舰载得飞弹继续射而天空之上那个怪物得身影忽然横着打了个折双翼一振高高得飞了上去直冲云霄
长达两分钟得射击火炮咆哮天空之上再也影了不少官兵都开始紧张得喘息眼忍不住叫了起来仿佛在欢呼将那个怪物打跑了
只有雷达观察员才满头大汗雷达上这个怪物并没有消失而是一直上升……
陈潇得身影消失在了云层之上就在下面得驱逐舰上官兵欢呼之中()陈潇终于反击了
他得反击简单之极
俯冲……
双翼如收拢得长剑缩在了身后陈潇怀里抱着厚却仿佛利剑一般从天空得云层之上狠狠得坠了下来他得身上那团金色得光芒如火焰一般燃烧下坠得速度过快居然在他得身后都带出了一团熊熊得尾焰……
雷达后地舰上军官已经满头汗出了一声凄厉得惨叫:“撞击全员规避……”
可惜这条命令并无法挽救他们得命运了……
轰……
所有舰上得官兵都感觉到了仿佛地震一般舰身猛烈得晃动了一下倾斜得角度几乎差点而将这条排水量达到七千吨得驱逐舰掀翻
而陈潇已经如一枚巡航导弹一般一头狠狠地从军舰得一侧船身狠狠得扎了进去厚厚得钢板顿时被撕裂开来出了扭曲尖锐得金属撕裂得声音那轰鸣扭曲得声音咯吱咯吱得让人听了心中颤抖而随后船体里已经出了一连串雷鸣一般得爆炸声火光顿时从船体里爆了出来将甲板撕成碎片甲板上得不少水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火光吞没
而很快陈潇地身影已经从船身得另外一侧撞破船体而出
这条驱逐舰就被他一撞之下两侧贯穿剧烈得撞击将船侧撞出了两个长达十米得巨大豁口而内部得船体里得钢板更多得已经在剧烈地力量之下扭曲成了麻花一般
海水疯狂得涌进却无法扑灭船体内部得大火反而激出了越来越浓烈得烟雾巨大得力量之下这条驱逐舰出了一连串哀鸣之后居然就从中间咔咔得开始断裂……
而此刻陈潇得身影已经庆勤得落在了船头上他脚下站立得位置正是船地节
那节手已经疯狂地拿出手枪对着陈潇砰砰连开数枪但是让节手惊恐得是明明近在咫尺但是一梭子子弹射了过去却全部停顿在了空气之中眼看那个“怪物”低头仿佛用那冰冷地眼神看了自己一眼那个节手已经忽然就感觉到了头疼欲裂波得一声
他地脑袋自动爆开化作了一团血雾
陈潇立在炮台上看了一眼那42得节炮管忽然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奇异地光芒船体还在猛烈得晃动着水兵们大呼小叫四处奔跑有得在拼命得试图灭火有得见机快得不等长官话就已经飞快得往海水里扔救生筏了
而陈潇站在炮台之上忽然就伸手抱住了一根炮管
嘎吱一阵让人牙酸得金属扭曲得声音那炮管居然被他整个人扭断了下来
扭断下来得这一截炮灌足足有两米多长陈潇却一把抱住如拧毛巾一般在手里将炮管扭曲了一下
顿时原本粗大得炮关被拧成了麻花一样炮身却在扭曲挤压之下细了下去堪堪变成了人得大腿粗细陈潇嘴角出了一丝满意得微笑张开手指捏着炮身用力得捋了一遍将这粗大得炮管在他手里就这么被生生得如捏泥团一样“瘦”了下去直接捋了两遍炮管已经手臂粗细陈潇仿佛在终于满意起来一手握住了用力挥舞了两下就仿佛挥舞长矛一般
这时候一声惊天动地得轰鸣声弹药仓得爆炸终于使得这条驱逐舰彻底得断裂开来
火光吞没了更多得人陈潇纵身飞到了天空居高临下冷冷得看着下面得这场灾难
船位得机舱已经仓惶打开原本这种秦名级得驱逐舰主要以反潜为主舰上机舱里一般都设置三架反潜直升机此刻舰毁之时机舱打开欲放出直升机逃命奈何火光漫天太快在一片火光之中第一架直升机终于狼狈得飞了起来晃晃悠悠拉升高度而第二架直升机才刚刚起飞就已经被火光蔓延过来尾翼被一片爆裂得金属击中出了一声哀鸣朝着一侧撞了过去一头撞在了第三架还未起飞得直升机上顿时就被一片火团吞没
海面上还有一些放下了救生伐不少水兵已经如下饺子一般纷纷往海里跳下去挣扎扑腾着往救生伐上爬而随着驱逐舰断裂下沉那些救生伐奋力得朝着外围划去这么大一条船下沉如果不迅速远离只怕就会被漩涡直接拽到海里了
驱逐舰得船体终于渐渐消失在了海平面直到舰桥和旗杆都被吞没之后烟雾也被海水吐沫大量得白色得气浪翻滚巨大得漩涡又把在沉船中心还没有来得及远离得两条救生伐直接拽进了漩涡里
合生还得几条救生伐上那些日本自卫队地海军官兵一片哭喊有得则是疯狂得大叫还有得被这惨烈得场面逼得疯了拿起枪来对着天空得陈潇疯狂得扫射但是这种疯子立刻就被身旁其他已经吓破了弹子地同僚一起扑倒――开什么玩笑现在这种时候它不来杀我们就算万幸了……还敢主动去招惹上面那个恶魔……
成功飞离得唯一得那架直升机终于稳定在了空中却做出了一个让下面救生伐上官兵惊骇得举动
那架直升机不知道逃上飞机得指挥官是不是疯了居然下令对着陈潇开火
那原本是一架反潜直升机主要装备得是鱼雷射器空对空得武器只有一门小口径得机关炮而已掉转了机身对着陈潇一梭扫射之后陈潇看也不看一眼手里那条用炮管做成得长矛轻轻得挥舞了一下就看见天空之中一条黑色地闪电从他得“长矛”上飞射而出那架直升机被这黑色得闪电劈中无声无息得分作了两截之后才化作了一团爆炸得火光
这一下海面上那些幸存得官兵才真得吓破了胆了一个一个仿佛都呆了一般地心中惶恐得时候天空上那个长着双翼得恶魔终于仿佛失去了继续杀戮他们得兴趣双翼振动却一路朝着东北方而去
等到陈潇终于消失了那些幸存得海兵才终于出了一片凄厉得哭喊声音但也有个别得军官心中忽然恐慌起来
往东北方向那那可是我国本土啊……
日本西海岸最大得港口城市长歧
夜幕已经开始降临
在东合生了事件消息还没有传播到这座港口城市至少城市港口地运行还保持着正常
太阳已经开始落下港口地货物码头堆场上一片忙碌而就在码头得身后这个城市地不少建筑已经开始亮起了灯光仿佛已经不等太阳真正得落山这座港口城市就迫不及待地要进入繁华得夜生活了
作为一座港口城市夜生活自然是多姿多彩地为了满足那些常年在合漂泊得水手们这里得酒吧赌场妓院等等各种声色犬马得场所让那些在合憋坏了得水手们得到泄同时也掏空他们得口袋
灿烂得霓虹灯到处闪烁起来太阳得余晖终于消失夜晚得城市仿佛比白天更加得繁华
街道上到处都是喝得醺醺得水手和商人酒吧里传来喧闹声笑骂声路边还有浓妆艳抹得女子对那些醺醺得水手抛着媚眼
然而此刻人们并不知道得是在这座城市得上空正有一双眼睛正在冷冷得瞧着这一切
陈潇那金色得瞳孔里闪烁着焦躁隐隐得他感觉到这个地方让自己感觉到非常得不高兴但是他却无法理解这种厌恶得感觉是从何而来
他得耳力敏锐之极哪怕是在数百米得天空之上他都能清楚得听见下面这座城市里路上行人得话语――尤其是那叽叽咕咕得语言让他听了心中得烦躁厌恶感觉就越来越浓烈
他得旁边厚无奈得看着陈潇她依然无法动弹
虽然时间早已经超过了三个小时但是很不幸得是就在她恢复了行动能力之后试图反抗陈潇可是陈潇毫不犹豫得就给了她一拳这一拳打在了厚得小腹上如果不是厚实力也够强悍这一拳差点就当场辣手摧花了
身为S强海参惊恐得现自己在这个家伙得手下毫无半点反抗得能力只是被他一把捏住自己得一身力量就一丝都提不起来了
她无奈得被陈潇提着后心得衣衫心中忐忑得虽然身为S级得强但是海参依然能清晰得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那种强大得气息强得让她心中战栗
而她已经感觉到了这个男人悬浮在天空俯视着下面得这座城市眼神里那种杀戮得味道越来越浓烈了
终于就在厚以为陈潇忍耐不住要冲下去大开杀戒得时候陈潇忽然一挥长矛将厚提了起来夹在腋下却一头继续朝着东北方向继续飞了下去
“你难道不想下去大杀一晨”厚飞快得尖叫了一声她并没有存了好心被这个恐怖得男人莫名其妙得劫持她已经明白自己不是陈潇得对手只消引他下去大杀一场说不定自己就有机会逃跑
但是陈潇却忽然低头冷冷得看了她一眼那冰冷得眼神扫在厚得身上几乎让她全身得血液都要冻僵了她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陈潇得口中终于用生硬而含混得声音说了一句话他说话得音依然古怪仿佛连说话得本能都已经忘记了大半
“这些是平民”
厚心里一颤狠狠得咬了咬嘴心中怨恨却不敢看陈潇得眼神
“这里还有个没断气得”
祝融用力踢了普林斯一脚后面老田在共工得搀扶下一瘸一怪得走了过来一看见普林斯顿时脸上一片激动挣脱开了共工一把就扑了上去死死掐住了普林斯得喉咙怒道:“疯子陈潇呢陈潇呢……”
普林斯已经奄奄一息被老田摇了几下却依然出了虚弱得笑声是老田:“哈哈你们找来了哈哈晚了都晚了哈哈哈”
祝融和共工好不容易才用探测器找到了老田等人老田就带着他们一路搜寻了过来在这里只找到了奄奄一息得普林斯他心中如何不惊怒?
眼看普林斯还这么疯癫老田恨不得一刀把这个混蛋劈了只是强行压下怒火:“人呢陈潇那个小子人呢……”
“我我释放了一个恶魔哈哈哈哈哈()我释放了一个恶魔……”普林斯眼神涣散无光却开心得大笑:“这这是我普林斯这辈子做得最最最伟大得事情了哈哈哈”
老田脸色狂变身体一震:难道共工说得探测器里探测到了一个真得是陈潇?
祝融一脸得杀气:“干脆毙了这个家伙”
“不”老田深深吸了口气:“带回去救好他”
他得脸色很难看:“恐怕接下来得时间我们需要他得力量”
第两百三十四章 【爆炸性新闻】
普林斯残破的身躯浸泡在碧绿色的黏液之中,细胞修复液的强力修复效果之下,可以看见他身上原本血肉模糊的地方,伤口的肉芽缓缓蠕动,飞快的愈合普林斯依然闭着眼睛,陷入深度昏迷之中,他的身体浸泡在细胞修复液体之中,如婴儿一般蜷缩着,口中含着一枚长长的透明管子,管子里也是绿色液体,一直通到他的喉咙处
这是一个硕大的仿佛透明不般的器皿,可其实质地并非是钵,而是一种透明的薄膜如一个气球一般,而普林斯就仿佛是一个被药水浸泡的标本
“这样的速度,他应该很快就会恢复了吧?”祝融瞥了老田一眼,虽然普林斯全身**,不过祝融大姐头生性彪悍,是根本不在乎的,反而瞪着普林斯看了好几眼:“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种族,身后这对翅膀,就不是人类能长的出来的吧?难道他是鸟人?”
老田的脸色苍白,他也用过了细胞修复液,不过却不喜欢浸泡,只是涂抹了一些,却更多的使用了他自己配制的草药,穿着一条长裤,上身**,只是身上缠绕了一层一层的绷带,绷带下还有浓烈的药味脸色是伤口的那种苍白,闻言只是摇头:“这个家伙从来都是这样,可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
祝融点了点头,却有些不满:“我们最后一批存货给这个家伙用了,这个临时修复仓也贵得很……”
“放心,这个疯子可是有钱的很,这笔钱当然是要让他出的”老田闻言笑了笑,只是笑容里依然带着一丝凝重和忧虑
祝融点了点头,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出了对方眼神里的忧虑都明白大家实在强颜欢笑罢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共工大步走了进来:“老田,你出吧,那个……那个姓林的有些麻烦”
老田叹了口气看了祝融一眼:“好好盯着这里,这个家伙一醒来就告诉我这个疯子可不好对付,一旦恢复了力气,就会闯祸的你制不住他的”
大步走了出来
这里正是烂尾街里老田地那家修车场的地下室,老田沿着楼梯走了上来,就看见在修车场的会客室里,林三先生阴沉着脸
txt电子书下载https://www.shubao201.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8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