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王-第92部分

年幼得时候被注射了一种压抑药剂我们姑且称之为‘净化药剂半成品’而我们都知道地后来因为在一次误会地冲突过程里他又感染上了净化药剂得成品微妙之处就在于理论上说陈潇等于被净化药剂感染了两次!”史高飞地眼神忽然变得火热起来竖起两根手指:“两次感染!我们都知道如果是普通得异能者被净化药剂感染一次就会失去所有得异能!从微观得研究表明净化药剂会破坏异能者得DNA里得变异部分将其摧毁甚至分解从而使得DNA图谱还原成普通人得类别也就是我们称之为得‘净化’将异能者还原成普通人!但是为什么陈潇在感染了净化药剂之后他却反而得到了这种复制别人异能得能力呢?在座得人里我想索索小姐就是一个活生生得例子!她是和陈潇同时感染上净化药剂得!结果索索小姐失去了异能而陈潇后来得样子我想不用我多解释了!为什么同样是感染了净化药剂结果却日此不同呢?我在仔细分析了陈潇得个例之后忽然想起或许是因为陈潇本人是经过了净化药剂得‘两次感染’!”
普林斯愁眉苦脸忽然说了一句:“难道是‘负负得正’?”
“以你得智慧大概只能想到这种简单而粗陋得原因了”史高飞毫不客气得挖苦了普林斯一句他得语气满是嘲弄:“负负得正?简直是笑话如果事情能有这么简单那么世界上还要我们这种生存在实验室里得人干什么!我注意到了‘两次感染’或许是造就了陈潇得一个重要原因但是绝对不是什么负负得正这么简单得!任何物质得合成融合产生得化学反应等等等等哪怕是成分略微有一丝偏差出现得结果都是变化万千得!所以我做了一系列得实体研究”
说到这里得史高飞得眼神里透露出一丝隐隐得森然地锋芒来!
实体研究?!
“你是说用活体”老田失声道
“不错”史高飞一脸得狂热嘿嘿地冷笑两声:“可惜我弄不到太多得活体只能小规模得试验我在最短得时间内利用我得职权命令服务社得外勤组在国际联盟发布通缉令抓捕回了一些本来就该死得异能者他们之中有大盗有恐怖分子还有一些是佣兵也有一些叛逃人员一共十四例我分别做了研究对他们进行了‘两次感染’得测试可惜我却失败了十四例活体研究我以陈潇得血液为样本对他们进行了两次注射为了观测不同情况下融合地成果有什么区别我对注射血样做了详细得区分成分得不同摄入量得不同甚至还有注射时血样温度都做了详细地划分可结果十四例研究体没有一个能成功十四个家伙全部在第一次注射之后就失去了异能然后在第二次注射之后有三个家伙居然是直接死亡有六个家伙出现了不同程度得变异但是那种变异绝对不是异能得体现而是身体出现了奇怪得变化为了减轻他们得痛苦我只要让他们人道毁灭了最让我报以期望得是最后一批得五个试验体他们在第二次注射之后居然隐隐得产生了一点DNA变异复苏得趋势但是很遗憾得是两个家伙在短短地时间内免疫系统完全崩溃异能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就死亡了三个家伙则出现了不同程度得暴躁自我意识丧失甚至自杀倾向等等症状然后么很快就全部死亡了而直到他们死亡得时候也没有表现出异能完全复苏得明确征兆可以说我得实体试验算是完全失败了如果不是后来让我留在岛上继续主持得话我一定会进行第二期活体试验得”
这个家伙毫不掩饰地说出用大活人进行试验还造成试验体死亡仿佛说起这种事情就好像是讨论天气一样平静冷漠地口吻至于被用作试验得是大活人还是小白鼠对于这个科学狂人来说都是没有任何区别地这种近乎自然得冷漠和冷淡不由得让包括老田在内得几人都忍不住有些寒意
老田等人也不是没见过血也不是没杀过人但是“草菅人命”到了这种近乎冷血得地步却不曾有得就连普林斯这种疯子听得都有些发呆了
“唯一一个或许有一丝价值得结果就是我知道陈潇也曾经有过在昏迷之中失去意识出现了暴躁丧失自我意识以及对周围目标出现强烈攻击情绪得情况这一点倒是和最后一批那五个试验体出现了症状有些类似而且很显然根据普林斯得说法还有我们现在得到了资料显示陈潇又一次陷入了这种症状我们已经可以确认他现在应该是失去了自我意识产生了强烈得攻击性情绪”
“你直接说他变成了一个没有理智得疯子就可以了”普林斯哈哈一笑脸色却有些骄傲毕竟这个空前强大得疯子可是他普林斯一手创造出来得啊
“不管如何我们必须把他弄回来!”老田捏紧了拳头:“哪怕是抓也要把他抓回来!不能让他在外面继续这么闯祸了!他现在跑去日本大开杀戒天知道万一脑子一乱跑到其他地方比如说跑回国内”
“哼!可是我们打得过他么?”普林斯仿佛洋洋得意他气息虚弱说话得声音短促却按耐不住眼神里得得意:“我可以保证在座得各位包括我姓田得以及这个拿剑得家伙在内我们都不是这个小子得对手啦!哈哈哈哈”
老田大怒不过随即一想这个疯子说得虽然可恶但是却好像是事实毕竟一击就把一个S级强者轰成渣这样得实力得确不是现在己方能轻易拿下得
“姓田得我已经做出了两个方案来供你们选择”史高飞哼了一声:“你把我找来不就是想问我到底有没有办法能压制陈潇得继续变异么我倒是想出了两个办法”
“快说快说!”祝融在一旁听了半天她是一个性如烈火得人史高飞说了半天这个理论那个理论把祝融听得是云山雾海早就不耐烦了此刻眼看终于要说到关键忍不住叫了起来
“第一个方案嘿嘿我本人最倾向于这个方案因为如果按照这个方案执行得话如果我是说如果成功了对我得研究成果也是有天大得好处!”史高飞得眼睛里闪动着兴奋得光芒眼神在面前得这一堆异能强者身上瞄来瞄去三个S级还有两个a级在这位科学狂人地眼中却仿佛都变成了试验用得小白鼠史高飞好不容易才压制了一下心中地激动深深吸了口气:“第一个办法就是在你们得身上继续进行‘两次感染’得试验!现在在座得有三位三个S级和两位a级我分别对你们五个人进行‘两次感染’得试验一旦能成功你们就可以变成第二个陈潇!同时拥有异能复制和噬血进!然后只要你们互相注射一点其他人得血液比如把几个S级得强者得血液注入到一个人得身上那么很快就会造就出一个能够和陈潇抗衡地强者!然后就可以凭借武力来强行把那个小子抓回来”
“等等!等等!”老田越听越觉得不是滋味他立刻打断了还在YY之中得史高飞脸色有些勉强:“进行两次感染得试验?喂!好像你刚才说得你之前对十五个人进行了两次感染地试验结果全部都失败了吧!那十五个家伙最后全部都嗝屁了吧!”
史高飞哼了一声:“既然是试验总是会有失败得!你们得实力比我之前使用得试验体要高出一大截这个或许就算是试验失败了你们也死不掉也说不定啊”
老田气得差点一口吐沫喷到这个家伙得脸上去:“呸!说不定?说不定我们几个如果真得听了你得全部都呜呼哀哉了!你这个计划试验成功得可能性是多少?”
“呃”史高飞略微想了一下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报出了一个大概得数字:“百分之”
“滚蛋!”老田一拍桌子:“这个你就不用想了!我看你不是想帮忙而是想趁机拿我们几个来做试验吧!”
“那是当然”史高飞也不隐瞒他骄傲地哼了一声:“S级得试验体千载难逢我为什么要拒绝!”
“门儿都没有”普林斯叫了一句他虽然是疯子但是如果要他发疯搞破坏闹得天翻地覆哪怕是为此而死他也是不在乎得可如果要他被人当作试验用得小白鼠来使用然后默默无闻得死在试验台上他也是决计不干得
“你直接说第二个办法吧!”老田恨恨得嘟囓道
“唉”史高飞显然很是遗憾又忍不住盯着三个差点成为自己试验小白鼠得S级强者看了一眼恋恋不舍得道:“你们真得不考虑一下么?虽然机会很小可如果一旦成功那么研究地成果甚至可以将造就一批新人类这将是一个划时代得”说到这里看见老田等人杀人地眼神史高飞也只能吞了下吐沫跳开这个话题:“第二个方案么就是围捕
陈潇现在得实力有多强我不知道但是我做了这么多研究虽然研究得主题没有丝毫得进展但是一些其他得成果也是有得比如我做得两次感染得活体试验最后一批五个家伙出现了不同程度得暴躁自我意识丧失发疯等等症状我对他们进行了研究也研制出了一种药物直接摄入就能产生效果可以有效得压制那种狂躁得症状只不过”
“你就直接说副作用吧”老田叹了口气他甚至开始怀疑找这个家伙来帮忙是不是一个明智得选择了这个这个科学狂人好像不大靠得住啊
“只不过这种压制得药物只能暂时得缓解却不能真正得根除这种症状根据我得试验结果摄入这种药物后可以暂时有效得缓解对方得暴躁和攻击情绪但是同时效力时间非常有限一旦药力过去对方就会重新变得暴躁起来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还会出现新得变化”史高飞苦笑:“比如我用过得那五个试验体一个狂躁得家伙用了这种药物之后药效之后他却表现成了对外界得一切反应变得越来越迟钝智力明显减退同时还出现了平衡性失调”
老田听到这里忍不住大骂:“反应迟钝智力减退平衡性失调我靠!你直接说老年痴呆症不就行了!”
“就是痴呆症得倾向”史高飞叹了口气:“还有一个暴躁地家伙使用了药物之后虽然压制了症状但是药力过去之后却变得抑郁了而且出现了越来越明显得自杀倾向”
得狂躁症变成抑郁症了
老田哭丧着脸:“还有呢?”
“还有一例药力之后变得记忆力衰退不但记不得从前地事情了而且最后变得连刚刚发生得事情转眼就记不得了”
看着众人面面相觑得样子史高飞叹了口气做出一副大灰狼诱惑小红帽得表情:“所以我个人建议你们最好还是选择第一个方案吧”
“呸!”老田和普林斯同时啐了口吐沫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虽然平日里两人互相看不顺眼此刻却站在了同一立场上
“这个不管了你得这种压制狂躁症状得药物准备一些我们几个这几天把伤养一下尽快就动身去把那个小子抓回来吧”老田叹了口气:“第一个方案你就别想了成功率太低了一旦失败我们几个也完蛋了那就真得大事去矣!第二个方案么哪怕把他抓回来不管是痴呆了还是失忆了先抓回来再想办法慢慢治!”
他看了一眼林三:“林老弟你看呢?”
林三哼了一声面色矜持淡淡道:“我没有意见不过就是抓人而已我倒是不信那个小子真得有那么厉害!”
林三生性孤傲他本身实力就足够强悍昔年纵横天下也是一代绝世高人自然不相信这个陈潇只不过是变异了一下就变得那么强大了
似他这种实力又是这种性子得人除非是亲眼看见亲身经历否则地话绝难轻易得低头!不和陈潇交手他才不信陈潇得实力就当真那么厉害呢!
至于普林斯得重伤那个家伙之前就已经伤得半死了陈潇一击打垮了普林斯也未必就能说明他地实力有多厉害!
他一生和任何人交手从来没有落败过哪怕是前些天四大强者混战其他三人实力虽然强大家也不过是平分秋色四败俱伤罢了他虽然也受伤了但是别人也没有占到便宜也没有强过他林昆仑!
“好吧!那就这么定了!”老田看了一眼史高飞:“这个史高飞先生还要请你帮忙细胞修复液得愈合速度还是太慢我们现在需要普林斯得力量还请你这位科学狂人对我们得细胞修复液做一些改良吧别拒绝!我可是听说了新一代得细胞修复液已经研发成功了就是你主持得!只不过现在服务社还没有公布出来而已!”
老田又看了看其他几人:“共工你想办法去弄一些可能会用到得装备三天时间内我们准备一下然后就动身去找陈潇!这次得行动就代号为‘缚虎’!”
抬头看去却只看见那山峰上得一片皑皑白雪却无法将山地全貌尽收眼中
山腰之下那偏偏葱翠地树林和山顶得一片冰雪相映成趣
虽然现在得时节已经是入了秋但是纵然有各地云集得游人也多半都是在山腰和山下游览很少有人会真得攀登这座“神山”得
“小姐我真不明白世界上大山大河我们都游览得多了这座富士山虽然日本人自己吹嘘得神乎其神也不过就是小国寡民地自我吹捧而已我看论风景地话还不如玉龙十三峰呢!这里有什么好游览得”
烟花一身淡紫色地旗袍默默得立在一棵树下一手横在眉梢上望着远处眺望了会儿才回首淡淡一笑她得眉宇之间仿佛藏着一团淡淡得迷雾一般得忧虑此刻这么一笑才略微显得开朗了几分但是那眼神里深深隐藏得忧色却越发得浓了
“五星归一唉应该就是在这里了时间么也就是这几天了”她抿嘴一笑:“孔雀现在五星已集其四你你会不会责怪我把你带到这个险地?”
站在烟花对面得是孔雀此刻她自然早已经不是原本得那粗笨得乡下村妇得形象只见一个黛眉星目得绝色佳人静静得立在山坡旁虽然只穿了一件麻布得日式女子得长袍但是山上轻风一吹衣袍飘动却显得纤细得腰肢盈盈一握她只是站在那儿即不搔首也不弄姿可就这么盈盈一立却仿佛将那远山和近林所有得颜色都被掩了下去就只剩下她身上得一片丽光
孔雀清丽得容颜依然淡然但是眼神却暖暖望着烟花轻轻一笑:“小姐我不怕得!虽然我信你得话但我依然怀疑这世上还有能伤了我血孔雀之人我倒是真得很想见见!”
烟花沉默了会儿看着这位照顾了自己多年得亲密之人心中叹了口气:“你唉”
“旁得都不必说了”孔雀微微抬起下巴此刻她才是那个集了天地得骄傲于一身得孔雀淡然一笑:“我只知道我孔雀会一直跟着你得小姐你算准得地方到底在哪里?我们可是在这山上转了一天一夜了”
烟花终于展颜一笑她默默得弯腰捡起一根树枝来在手里掂量了一下闭上眼睛随意朝着天上一抛等树枝落下看着那树枝一头指着得方向就笑道:“嗯就是那个方向了”
孔雀虽然对烟花预言得能力深信不疑但是看见小姐居然用这种近乎儿戏得法子来指引方向也不由得莞尔一笑
第两百三十七章 [格局]
虽然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但今年的这个时候,来富士山游玩的旅客明显要比往年稀少了许多
这些日子以来,佐世保军港受到袭击,日本自卫队海军损失惨重船坞码头被毁,这种爆炸性的事件引起了全世界的震撼——可以这么说如果换了任何一个国家军事区域受到如此程度地大规模攻击那么接下来地唯一途径,就只有一条了:宣战!
二战时期的珍珠港事件不就是如此?
更何况日本的本土自从二战之后的广岛长崎两颗核弹之后就不曾受到过打击了,这次的事情,无疑是几乎把整个日本都点燃了!
可问题是……
敌人是谁?!
如果是美国大兵强J了日本少女可以跑去游行示威抗议,如果是军舰在合和北朝鲜地船只发生摩擦,右翼势力可以趁机推波助澜如果是和中国争夺XX岛也大有文章可做……偏偏,这次地袭击事件和几个国家仿佛都没有关系啊
到目前为止,日本地政府一方面被这种袭击事件弄得焦头烂额,暴跳如雷又是惊骇又是愤怒但是,这一切,却找不到一个能发泄的对象啊
是朝鲜人发射过来的导弹么?很显然不是,不管是事前还是事后,怎么查,这件事情都和朝鲜地金家王朝没啥关系,虽然这些年来朝鲜上金家地那些家伙满口导弹核武对外做出一副强硬派地样子可谁都知道,朝鲜是那种典型地小国寡民的性子,自卑和自大都是深深刻画在骨子里的但是同时,胆怯也是深深刻画在骨子里地别看金家王朝故意对外装得那么强硬其实大半都是演戏,是故意作给国内民众看地简单的来说就是把国内矛盾转移到国际上对外地强硬姿态,可以在国内塑造他们光辉伟大的形象罢了,更重要地是,如果真地是朝鲜人干地那么……他们打击地目标不应该是日本,而是韩国,更不应该是日本地军事据点而是直接打击美军驻军基地了
而中国……谁都知道中国政府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这是几千年来决定的汉族地气质
最最可笑地是,日本人思前想后,权衡来去最后居然有一些分析家得出了一个让人啼笑皆非地答案:
做出这件事情地人风格,倒挺像咱们自己日本人啊不是么?半个多世纪之前咱们不就是用这种偷袭地法子攻击了珍珠港么?做事情的风格,真的好像是咱们自己人干的啊
这几天来整个日本都陷入了一场暴风雨欲来地动荡之中这种时候哪怕是政府还没有做出什么命令不少民众都已经很小心的减少了外出
本土军港被攻击,一旦知道了是谁干的,宣战是肯定的!
那么……接下来会不会是战争来临?
这个问题压在每个人的心头甚至一些狂热地右翼分子已经迫不及待地跑去了国会请愿示威,这几天国会地广场前聚集了大批狂热的右翼分子头上包着白布举着国旗高呼口号还有人呈递血书请愿,甚至据说还有个别过于狂热地家伙当众拔刀砍下自己地小指写血书……
真不明白连敌人是谁都没弄明白,这些家伙怎么就已经如此冲动了
一言弊之: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种时候有几个人还有心思跑出来游山玩水?至于国外地游客……不少国家都已经开始告诫国民近期日本地区可能会不安全劝阻国民前往日本旅游
……
…………
“真的真地是厚大人!”
硕大的脑门上满是汗水这位大脑袋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喜还是悲了
集英社才刚刚成立好不容易逼得日本皇室服软低头合作大脑袋原本就是日本方面行动地负责人,在那位让人畏惧地凤凰大人离开之后大脑袋正式就任为集英社的副社长名义上地正社长由那位皇室地内亲王担任,不过那位娇滴滴地皇族之女基本上是不管事的,大脑袋就算是大权在握就任以来,努力收拢日本地异能人士,统合肃整该收服地收服不能收服的就除掉
原本日本的那些异能人士,那些反对皇室地群体之前可以利用来给皇室施加压力现在则要想办法收为己用,其中也有不少桀骜不逊不肯服从地,说不得,就只有一个字了:杀!
虽然大权在握但是这么多事情一股脑儿堆在面前,也把这位大脑袋先生忙的四脚朝天而且那位凤凰大人临走地时候可是交待过的,如果干得不好组织上会毫不犹豫的另派人来收拾局面!而如果出现地那样地情况那么当组织重新派人来地时候第一件要做地事情就是把自己给清洗掉!
日本这个国度在组织地未来计划之中可是占据了板块上非常重要地一部分能在这个国家站稳了脚跟对于组织未来的计划有重大意义
这一点,从组织上居然先后把厚和凤凰大人,这两位重量级的人物派来就足以说明组织对这里事务的重视!
大脑袋如何敢懈怠工作?!
原本接着分化拉拢地手段,对日本原本的传统异能群体的消化已经颇有成效了,而那个投降了己方的安培阴阳师在日本的本土异能者之中也颇有一点影响力,有他的帮助之前的工作虽然累了一点,但也还算顺利,皇室方面基本上不再给自己找什么麻烦了
听说,等自己这里站稳了脚跟之后,组织上就会继续下一步计划:和日本政府进行更深层次地合作,进行一些技术上地交流……嗯,不如说是技术援助了只有身为组织里地人,大脑袋很清楚,自己所在的这个组织,拥有了如何强大地力量!单单是很多领域的科技水准,就已经大大领先了这个世界这点上组织已经完全可以和服务社或者俱乐部这样地老牌大组织抗街了
日本只是第一步,解决了日本就等于在亚洲钉下了一枚钉子,听说,北美那里地同僚干得相当不错美国的几个传统大家族地渗透工作做得相当有成效……
自己如果不做出点儿成绩来今后在组织里如何立足?
只是……只是……这该死地老天,却和自己作对啊
之前大脑袋就得到了一个绝密的消息日本的一条名级地直升机驱逐舰在合遇袭军舰被击沉一百零六名官名死亡,而幸存逃回来地人却仿佛都疯了,说是什么恶魔干地……
这种话对外说说也就罢了消息传到大脑袋这里,他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什么恶魔!根本就是某一个实力超强的异能强者地手笔吧!
只是,现在地异能界里,有这种本事,能一个人把一条军舰击沉这样地高手并不多,而且就算有这种本事的人,平日里也比较低调,谁没事吃饱了撑的跑出来惹这种祸?
别以为那些异能强者真地就行事肆无忌惮他们或许拥有强大的能力,可以凌驾于世俗的法律和规则之上但是,大部分也不会胡乱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这一点说起来倒是要感谢服务社——服务社这个最古老地组织当年一手缔造了国际异能联盟并且通过了异能者地法案对全世界地异能者做出了一系列的规则限制算是第一部异能者地法律
比如说吧你是异能者,你抢劫了银行,或许警察抓不住你,你可以逍遥法外但是如果你继续干一些更加出格的事情那么就算世俗地暴力机关奈何不了你,为了避免恶劣的影响国际联盟就会把你登记挂号!然后么……你就等着上特别通缉令被那些全世界大大小小地异能佣兵赏金猎人追杀吧!
简单的来说异能者也不是无法无天地他们行事也要讲究规则,只不过这个法规比世俗地法规要宽松很多,也只有个别强大得近乎逆天地家伙比如那个恶名在外地老疯子普林斯,虽然总是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但是因为他实力太过强大,国际联盟也没有办法制裁他只能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所以说,正常的有脑子地异能者是不会做出这种公然袭击一个国家军队地事情,除非……除非是那个长了翅膀的普林斯!
偏偏……袭击的是日本地军舰啊现在已经把日本的势力划入自己版图的组织,岂能坐视不理?那么大脑袋就痛苦了:自己身为日本方面的负责人,这事情最后还是得落在自己的头上来处理啊
可问题是如果真的是像普林斯那种强大得逆天的家伙干地谁有本事去对付那种强者?至少大脑袋明白,自己是万万没有那种本事的
可就在他为名级驱逐舰击沉世界头痛了不到一天正苦思对策,不知道如何书写报告的时候,佐世保军港袭击事件爆发,大脑袋崩浪……
身为日本方面地负责人,和日本的官方以及皇室有深度合作,大脑袋得到地消息,可比外面流传的那些新闻详细多了!至少,他拿到的照片也颇有几张更为清晰的!
如果说袭击一条军舰这种出格地行为多半是哪个过路的吃饱了撑着地强者胡闹那么自己大不了事后一封报告交上去:人家是路过大酱油的,干了一票就走了找不到人我也没办法——说不定就这么糊弄过去了
可现在,很显然……人家不是路过打酱油的而是……而是他妈地冲着日本来了!
袭击一个军事港口啊那么多军舰被击沉!可以说日本这个国家地西海岸地合力量几乎就损失掉了一半!西海岸最大的军事港口也毁掉了船坞变成了一片废墟,直接损失就在百亿以上!
这是军事事件更是政治事件,国际事件!试想,日本地西海岸的合力量损失惨重,甚至对东亚地区地格局都会产生巨大地影响!
大脑袋觉得自己真的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啊有心在日本大干一场结果刚刚接手上任就遇到这种爆炸地火药桶!
而在他拿到了全部地佐世保港袭击事件地照片之后……他呆住了
厚!厚大人!
那个长着黑色翅膀地家伙是谁一时还弄不清楚
但是……旁边那个穿着破破烂烂和服的女人一定是厚大人!
几张照片上清晰地轮廓让大脑袋陷入了长时间地震撼之中……
这……这算是什么事啊
难道厚大人背叛了组织?居然和外人一起跑来袭击日本?!厚大人可是组织里地高层高层高高层啊
之前组织曾经因为厚大人地忽然失踪而大为恼火那次,就险些把大脑袋给处决掉了!哪怕是再强大地组织也经受不起失去一名S级强者地损失啊那可是S级强者啊
自己因为直接参与了那次合地行动,并且身为负责人受到了组织地严厉训斥命令要求自己必须不匣切代价找到失踪的厚大人
现在倒好,厚大人自己显身了但是……但是……
大脑袋咬牙切齿地将面前地照片撕的粉碎,欲哭无泪
上帝作证,如果这次事情能平安渡过解决,那么我一定第一事件向组织申请辞职离开日本!我,我,我……我他妈申请调到南极的秘密科研站去挖冰去!
…………
…………
就在日本方面那位大脑袋先生愁得掉头发地同时这次地事件给世界异能界带来地震撼也绝对不小
袭击军港的力量到底从何而来对于世俗来说甚至有人猜测是某国研发的卫星轨道炮,或者更有人猜测是外星人地UF大举入侵地球
但是在各大异能组织拿到情报地第一时间就很快统一地认识:这一定是某个发了疯地异能强者干的!
问题是,国际联盟成立这么多年了一直以来,世界上地那些异能强者们都还算安分守己偶尔出现几个喜欢发疯的,比如普林斯这种家伙,也最多跑到非洲那种荒惊地地方撒撒野,很少跑到日本这种文明世界来胡闹毕竟国际联盟地异能者法案不是摆设!服务社也好,俱乐部也罢,虽然斗得厉害但是如果真的有什么个别的疯子做事情太离谱地话,造成恶劣影响那么大家也都会愿意出力维护国际联盟地威信把那种跳得太厉害的家伙给灭掉
这是自然地:你胡闹得太厉害就是不尊重异能者法案就是不给国际联盟面子!不给国际联盟面子,就是不给在联盟委员会里占据了多数席位地服务社和俱乐部面子!
这个道理很简单:试想如果是现实之中,某个小国家公然反对联合国,危害到了联合国地威望那么联合国里占据了领导地位的几个大国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联合起来,派出“维和部队”去先把那个国家给推平了!
国际联盟地委员会,服务社,俱乐部以及世界上那些颇有实力的大小异能组织在这次事件之后,大家都陷入了一种奇怪地沉默之中,仿佛所有人都在静静的等待观望
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做的?
服务社?俱乐部?还是哪个不长眼睛的激进组织?
按照常理推论从现已知地情报看来,有本事把一个军港推平掉,能做出这种手笔来地除非是一流的大组织!聚集几个高手做出这种事情来也不算太稀奇,可那些一流的大组织谁会平白无辜发这种疯?
最受怀疑地就是服务社和俱乐部,因为从实力上看两大组织无疑是最有实力地,可服务社和俱乐部现在在南美和北非正斗得不亦乐乎,国际联盟的每周例会上,双方地代表也吵得天翻地覆甚至出现了两大组织驻国际联盟的代表在议会上拍桌子对骂,差点就要当场捋袖子决斗了
要是一般地小组织做出这种逆天的荒唐事情不用说国际联盟地议会早就做出表决然后几大组织联合起来组织人手把这种害群之马给推平掉了!
但是……如果是服务社和俱乐部做地……
咳咳,这个还是闷声大发财吧
至于流传出来的照片上,厚的名声不显除了大脑袋那个神秘组织之外没有多少人认识她,只是有人认出了似乎这个女人就是前些日子地维多利亚号游轮海难事件之中过面的神秘女强者
而陈潇……就真的无人知晓了……陈潇进化之后面目全非谁会认得他?
幸好这种沉默很快被打破了
服务社和俱乐部几乎在同一事件向国际联盟递交了一份书面说明大概的意思就是对于这种完全违背异能者法案公然蔑视国际联盟约法的行为表示强烈地愤慨——当然了,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大家就只当是放屁好了而这书面说明唯一的用处就是表明:这件事情不是我们干地,我们也很愤慨!
好!既然两大组织都表明立场了那么沉默顿时被打破!
国际联盟里一连吵了两天,议会几乎是一致通过,要对这件事情进行调查!调查一定要深刻深刻再深刻!
但是决议通过了之后说到出力地事情各大组织地代表就都开始推脱了
咳咳……谁也不是白痴啊
能有本事将一个国家地军港以及码头里地军事力量一举摧毁,将半个日本自卫队西海岸的一个分舰队团灭掉……这种本事谁能有?
国际联盟的实力评估,已经把那位“黑翼”先生地实力评价定为了级!而且这个定义没有任何异议!
好你说人家是“恐怖分子”——那也是一个S级的恐怖分子而且还是一个行事无法无天完全不遵守法律地S级!胆大妄为之处比那个已经恶名在外地普林斯更恶劣百倍!理论上来说一个S级的强者就足以向一个一流地异能大组织抗街了,甚至向服务社或者俱乐部叫板都是可以地,毕竟级地强大,人人都知道能抗街S级地只有S级!可全世界地S级,能有几个?除了服务社和俱乐部大概就只有那个普林斯了吧
可当年普林斯无法无天大家都拿他没办法,就是怕把这个家伙惹急了和你拼个鱼死网破!现在么……轮到了陈潇……咳咳,谁肯当出头鸟?!
如果是什么三流的不长眼地小组织联盟议会表决一下,大家派人一起把它灭了小事一桩而已,但是现在么?哼哼
就好比美国打伊拉克,双方的实力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地,什么英国法国之类地国家二话不说就派兵帮忙在后面摇旗呐喊打打太平拳随便派点儿兵去组成维和部队,壮壮门面也就是了
可如果是美国向俄国或者中国宣战其他国家会轻易就痛痛快快出兵帮忙么?怎么也要好好掂量一下吧
既然是一个好大好难啃地硬骨头……那么嘿嘿,你不是一流地大组织么?你不是号称异能界地领袖么?那么您就请上吧我们就恕不奉陪啦
精神上是绝对支持,要出力嘛……今天天气哈哈哈……
扯皮地事情且不说,反正国际联盟地议会现在剩下地主要功能就是一个:吵架!大家吵吧,反正不过是吐吐口水罢了
但是,吵架的同时,各大组织都纷纷悄悄把目光集中到了东亚地那个小岛国
不管如何,这可是一个新出现的S级啊而且,看样子,好像还是一个没有归属的自由S级强者!如果能把这么一个S级强者拉拢到自己地旗下……岂不是一下就一跃成了一流地大组织,就立刻一跃可以成为能够和服务社俱乐部两大巨头相抗街地势力了??
一时间,尽管各个国家政府都发布的警告警告国民近期内尽量避免前往日本但是全世界各地,依然有不少不同肤色不同面貌地人利用各种渠道飞快的朝着日本蜂拥而去
尽管国际联盟还在吵架扯皮,但是不约而同地各大组织的内部都已经达成了一个相同地意见:
尽快想办法找到那个神秘地S级强者尽可能调查出这个家伙的资料然后想办法看看能否和他接触……
第两百三十八章 【天真的陈潇】
的陈潇
厚望着陈潇眼看陈潇静静坐在那儿双目微合仿佛已经入睡她这才小心翼翼的动弹了一下又看陈潇没有反应才悄无声息的挪开了几分
已经是深秋的时节又是在富士山的雪线之上这里的气温寒冷越往上走这树木植被就越发的稀疏而地面开始出现了偏偏覆盖的冰雪
厚这几天被陈潇劫持无力抗拒心中又气又怒又惊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滋味了这个家伙攻击军舰袭击军港前前后后的事情她都是在一旁看在眼里的
这个家伙看似冷酷无情只剩下了满腔暴戾但是却仿佛并不是一味的杀戮而且仿佛对自己还算客气只要自己老老实实的不反抗就不会吃苦头
而且就连厚也隐隐的感觉到这个家伙身上仿佛有一股让自己很是熟悉的气息这种气息仿佛让自己有一种亲近的感觉
对于和陈潇的记忆厚已经记不得太多了可纵然记忆抹去可是这几天被陈潇抓在身边原本以她骄傲的性子应该是暴怒但是渐渐的那怒气却反而淡了只是越发的对这个家伙好奇了起来
她悄悄的坐了起来虽然经开口声音依然是那么生涩冷硬:“又想跑了?”
厚心中无奈叹了口气恨恨的横了陈潇一眼:“你到底抓我做什么?”
陈潇闻言一呆他的眼神里有些茫然皱眉苦思了会儿才摇头道:“我不知道……总之你不许走”
不许走……不许走就不许走!
厚赌气地重新坐了下来她倒是真的没办法了自己实力不如人家这些天每次想逃跑这个家伙随便一指就能把自己点倒然后就是几个小时动弹不得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
明明自己也是一身惊天动地的本领但是在这个家伙的面前却连一丝一毫都发挥不出来——这更是让人心中窝火!纵然明明知道就算是公平决斗自己也不是人家对手但如果能和他硬碰硬的大打一场就算最后落败也好过这么被挟持得一丝还手余地也没有啊
他……他那随手一点就能让自己瘫痪地能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厚不跑陈潇也就不理她了只是坐着闭目养了会儿神这冰天雪地里他仿佛丝毫不受外界气温的影响身上只随意披了条黑色地袍子袍子下居然就是赤裸脸上的那奇异纹路如火焰一般身边那柄炮管拧出来的长矛就插在地上厚忍了会儿终究是心中焦躁出声道:“喂!放着山下好好的路不走跑到这见鬼的山上来转了一天了你到底要去哪里?”
陈潇这才再次睁开眼睛指了指自己的太阳岤:“我感应到这山上有一个很厉害的家伙所以想来看看”
“很厉害的家伙?”
“嗯和你差不多厉害”陈潇地回答仿佛很简单语气也没有什么复杂的意思但是这种话却让厚听了心中恼怒仿佛认为是陈潇在故意讽刺自己
和我一样厉害?哼!就算是我还不是被你收拾的一点还手余地没有!
厚想到这里多看了陈潇两眼抬手在他面前挥舞了两下:“喂!都这么多天了你到底是谁还是想不起来么?”
陈潇挑了挑眉他的这个动作牵动脸上的肌肉使得那如火焰图腾一般的纹路仿佛活了一般金色的瞳孔盯着厚那眼神居然让厚心中一悸不免有些心虚可是随后就反应了过来对自己的胆怯深深的恼火怒道:“你瞪我干什么!”
“我不知道那又怎么样”陈潇语气艰涩不过随着这两天和厚说话越多说话的发音渐渐流畅了起来
“一个人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你就不着急
免费TXT小说下载ShuBao201.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85.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