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男配的小填房-第16部分

待自己,一个个的都生怕怠慢了自己
赏菊吃螃蟹,肖云吩咐长史把事情安排好后,才去园子里坐着,等那些早已来的客人们觐见,如今她的身份可是跟以往大不相同了,她瞧见了徐大姐,便连忙喊徐大姐过来,只见那徐大姐身着芙蓉衫子,飞仙髻的头发,比之以前很有了几分朝气,显得更为少女一些,倒是身边的女孩儿让肖云夸了几声,谭世运的未婚妻,谭世运如今被派往洛阳驻军,说不准就去打仗了,人人都说谭世运有前途,她自然要拉拢一下这谭世运的未婚妻,尽管她还是个小女孩儿
“燕侍郎夫人,说起来我们也认识好些年了,听说你儿子也一岁多了,会走路了吗?”肖云亲切的问道
旁的夫人倒是把目光集中在徐大姐身上,徐大姐只好笑道“托王妃的福,犬子已经会走路了倒是王妃生了世子,还没来得及恭喜呢?”(未完待续
第七十七章 庶姐罗夫人
提起宰王世子,肖云春风满面,好歹她也是有儿子的人了,难免比之前腰杆子挺的更直一些,如今又是亲王妃,自然很喜欢这样的奉承,且看她眉梢一挑,嘴儿往下,就知道这人是高兴得了,又见这徐大姐知趣,也顺道说,“你也是个有福气的,我生世子的时候倒是听说你家夫君来过,若是以后有时间再来看看就是”
徐大姐也情知这样的话都是说的好玩的,什么有时间来看看,要见亲王妃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若是听过便罢了,若是当真了那就是笑话了,也因为徐大姐看的清楚,并未想着巴结谁,说话也很客气,倒是让肖云高兴极了,她也算是经历过被全部人看不起的日子,倒是这徐氏始终如一的对待她
这样的场合,那么多的达官贵人,徐大姐和肖云说完话便去寻认识的人说话,好歹也做过燕夫人这么几年了认识的人倒也有几个,有一些旁支人家,或者新贵们,其中和徐大姐关系尚算不错的是新贵家庭,有和燕人杰的同僚,真正的贵族顶尖世家肯定不会和她们来往的,她们那些人一向都眼高于顶,自恃名门世家,自然不会理燕家这样的人家,就连谭家都未必看在眼里,虽然谭家是太后娘家,在那些顶尖世家的眼中依然不把谭家放在眼里,他们通常内部通婚,行事也极为奢侈
吃的喝的用的都是上乘的贵族世家,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还不是照样跟随新皇,徐大姐也不想女儿被轻视,便让她和新贵的女儿们在一起,世家的女儿是教养长大的,难不成燕家的女儿是放养不成的!
罗家,徐家的女儿们倒也热情,拉着爱丽就一边去了,罗家是忠武将军罗家的女儿,也是草莽起家,娶的是燕家的女儿,算是燕人杰的庶出姐姐,以前的罗家只是一个小地主家庭,燕人杰的庶出的姐姐那时候因为燕二老爷的小妾生的,被忌禅了很久,被胡氏找个个由头把她嫁给了面相凶恶的罗家人,谁知道这罗卿很有几分能力,有大才,坐上了忠武将军,比燕人杰的官阶还高
不过胡氏一向瞧不起她们,也不让燕人杰和他们来往,这也是最近燕大姐回来后,最近徐大姐才知道这事情,可是燕人杰倒也不喜欢这燕家大姐,听说那个时候燕大姐的娘威胁到了胡氏的地位,身为胡氏的儿子在这件事情自然是站在胡氏那边,可是在这好几个场合中,罗夫人都表示了对徐大姐的热情度
罗夫人长相和燕人杰并不太像,倒是有几分和燕二老爷相同,她梳着妇人髻,插着明晃晃的金钗子,容长脸,肤色很白皙,打扮的也很贵妇涅,拉起徐大姐的手就称赞道,“方才我见你和宰王妃相谈甚欢,可是以前认得?”
徐大姐感觉她的手很粗粝,不像是贵妇们的手那般嫩滑,徐大姐却未抽出自己的手,只打着哈哈道,“先前宰王妃未出嫁之前倒也认识,不过也仅仅只这样”她无意与宰王妃巴结什么,燕人杰也未说此时要和哪个王很好,反正顾着礼数就行,做得多反而引人侧目
听了这话,罗夫人却没有失望,反而坐在徐大姐旁边,找她问一些关于燕家的事情,“我这好些年也没回去了,我出嫁的时候,小弟才这么大”她比了比,比到她的腰上,“没想到好些年过去了,他也娶妻生子了,先前只远远的见过他一次面,只可惜我们久在塞外,竟然许久都没碰到过了”
罗夫人又指了指,正在亭子说话的罗小姐和爱丽,笑道,“听说侄女儿说了门好亲,可真是不得了,我们家这个还没许配人家呢?”
徐大姐顺着她指的看了看,这罗家的女儿生的嘛,倒是普普通通,可性子看上去最是难得豪爽大气,比许多闺秀还得人喜欢,徐大姐还是挺喜欢她的,也因此夸了夸她,“罗夫人真是着急了,这样好的淑女哪里会愁人家,我们爱丽虽然定亲了,可是要说出门子,可早的很,倒是您家的小姐,看着都十岁了,也没几年了”
罗夫人听别人夸自家女儿自然是高兴,可是,她的女儿倒是真心想嫁进宫,只是这话不能说出去,只能笑笑,“她哪里能和爱丽比,在塞外长大的,性子比之汴梁的千金十分不同,听说侄女儿在谭家上族学,不知道能不能让我们家的素心也去呢,正好她两姐妹也有一个伴儿”
这事儿倒也不算难事,若是谭家知道忠武将军的女儿愿意去谭家,那证明,罗家也站了队,那就是保皇派的人中了,徐大姐自然愿意,“这可是好事情,罗小姐若是愿意,我跟谭家的人去说说也是可以的,以后和爱丽一起,她两姐妹倒是相处的很好,你也知道,谭家的族学也是有目共睹的”
跟徐大姐说定了,罗夫人才算是定下心来,跟着谭家,以后若是自家的女儿进宫后,自然和皇后是一派的,他们家比之燕家更加的根基浅爆所以只有不停的往上爬才行,“那弟妹就多操心了”
徐大姐和罗夫人说了会子话,肖云又让大家一起去吃饭,徐大姐自然欣然前往,肖云特地让徐大姐坐在她旁边,对徐大姐道,“我听说那次我从清凉寺走后,丁侧妃召你见过面,你觉得如何?”此时的肖云早已查清了这丁侧妃压根就不是丁家的女儿,根据年纪来看,也不会是二八年华的人,所以她怀疑是赵浩的外室,可这个外室根据线索,有可能是,肖云不太确定,只好问问徐大姐
“确实是丁侧妃,不过这丁侧妃倒是很奇怪,仿佛不是第一次见我们爱丽似的,比之我来,十分关心,倒是让人敬佩于她的慈爱”徐大姐淡然的说道,真的在叙述一件事情而已
可对于肖云来说真的是晴天霹雳,她此次 倒还是有些怀疑丁侧妃是谁,可是听徐大姐这么一说,一个侧妃为什么会对燕家的女儿特别关心,最重要的一点肯定就是因为这燕家的女儿是她的女儿,肖云连忙又问徐大姐,“我问你一件事情,你可不许瞒我,我二人未出阁就是多年的密友,你说说,你们家的二爷对你到底如何?”
她问话问的急,徐大姐却毫不思索的回答道,“自然对我很好,王妃这是说哪里的话,我们是两口子,难不成还坏了不成?”
肖云愣了愣没出声
她心里想的猛然间得到了证实,实在是心慌的很,她觉得肯定和徐庶又关系,肖云心中顿时有了想法,既然徐庶让她丢脸至今,可是她却不会放过徐庶,徐庶这人明明当时是徐府同意结亲的,可成亲当天却送来和离书,实在是欺人太甚
徐大姐见肖云脸色不太好,自然知道肖云想问的是什么,汴梁说大不大说小也不鞋什么事情只要有心人去探查是绝对知道的,肖云如今又是宰王妃这样的地位,想知道这种事情恐怕是太容易了一些
吃完这顿饭,徐大姐便带着爱丽回去了,紧接着第二日便亲自去谭家了,谭家听说徐大姐来了,谭世运亲自出来迎接,又有谭家老太太连忙请徐大姐进屋去说话,徐大姐是知道谭世运要去洛阳那边去,先表达了作为丈母娘的关心,连忙把家里的一些珍贵药材,银票,足足一匣子递给谭世运,谭世运也是千谢万谢的
然后徐大姐把庶姐罗夫人的女儿想要来谭家族学的请求对谭家老太太说了说,这老太太倒是个人**,立马同意不说,还指着谭家三小姐对徐大姐道,“这是我们三姑娘,日后让她来招待罗小姐才是”又对那三小姐道,“你可不许欺负人家啊”
谭三小姐娇嗔道,“老太太说哪里的话,我身为主人家自是应该照顾才是怎么能欺负呢?若是有玩伴,孙女儿正高兴呢?”
徐大姐暗自摇了摇头,难怪让谭四小姐进宫,而不让谭三小姐进宫的,虽然嫡出是重要的,可明显谭四小姐才更加稳重会做人一些,与谭四小姐说话,一点就透,十分体贴,与这谭三小姐说话,却是要忍受她的一些坏脾气,似乎从进门开始就没正眼瞧过自己,倒是对谭世运十分热络,对其他的人眼边都看不到,在谭家老太太面前也只顾着自己耍娇弄痴,让人有些无语
徐大姐见谭家的人都同意了,又帮着女婿送了东西,任务全部完成,这才快些回家,又让张妈妈去忠武将军府去送信,说是事情办成了
罗夫人听了也高兴,本以为这件事情会拖上一些日子的,可是没料到徐大姐办事情如此神速,不由得也起了和燕家再次结交的目的,她虽然恨胡氏把她堂堂千金嫁入乡下,可是对燕人杰却没什么恨意,毕竟这些年没有娘家的她过的也着实辛苦,燕人杰如今混的又好,自然要和她们交好
第七十八章 赵浩被关(二更)
秋日很快就过去了,冬日也来临了,汴梁城外全被白雪所遮盖住了它的本来面目,流民失所,许是因为天子在汴梁,那些流民也被赶到别处去了,富庶一些的人家早就开始施粥了,但是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施粥的人家便从一天两顿,到一天一顿,流民数量太多,许多人还是不免冲击到汴京来了,燕家也早就开始施粥了,可不过是随大流而已,谁都知道这些流民是救不完的,天气越冷,可能冻死的人会越多,燕家此时若是露富太多,怕还是成了摄政王的眼中钉肉中刺。******请到w^w^w..c^o^m看最新章节*****
可孝敬又是不行的,且别说燕家了,就是江南的那些盐商们,那个不是要被迫解囊,燕人杰亲自送了两百万两给宁王府,另外又给谭家谭老爷五百万两,谭老爷那个自然是没有声张的,谭老爷主动请缨去救济灾民,虽然遭到赵浩的反对,可是谭国舅本意在此,又有几个是谭家一系的,还有一些是保皇派的自然知道谭家的厉害,就连忠武将军都出来帮着谭家说话,赵浩也只能暗自捶地,加快了他想除掉谭家的决心,并且谭家还知道他的秘密,这才是对他最为不利的影响。
谭老爷最终还是去救济灾民去了,朝廷拨款有限,其余都是谭老爷自己想办法筹借的,最主要自然是燕家的鼎力支持了,五百万现银,在这个新朝可绝对是一笔大数目,谭老爷不禁想着若是以后世运能继承燕家,这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燕人杰倒是认为此时此刻若是不帮谭家怕以后他们家更惨,又有爱丽时谭世运的未婚妻,自己这个做岳父的帮帮忙也没什么的,他虽然在官场上混了几年,可是比起谭老爷来仍然是小儿科了。
直到岳父写信来,隐晦的提到此事,燕人杰倒是有几分醒悟,徐大姐的爹徐老爷倒是在任上坐满了三年,年年都是优,又因为谭家的关系,徐老爷在本身没什么错误的情况下就被调往汴梁,任天子脚下的知府,也就是汴京的父母官,谭家一派在这件事情上正式压了摄政王一个头,谭家经营了多年,且皇帝还在,宗亲们即使信任宁王爷,可宗亲们在大事情上是没有实权的,还不如谭家有实权。
这件事情算是谭家一派的胜利,赵浩却感到很烦恼,他发觉自从柳氏好了以后他就事事不顺,心中又怪柳氏怎么不早死,否则柔娘也没办法做正室,如今还要日日到柳氏那里去请安伺候,气的他有时候也必须和柳氏虚以委蛇一下,不过第二日的避子人参鸡汤是一定要看着柳氏喝下去的,否则柳氏怀了自己的孩子,柔娘就更没有可能坐上正室的位置了,还有派出去暗杀小皇帝的人,竟然一个个的都被反封喉,贵太妃偏偏又生了病,真是,他这个孝子也不得不进宫去伺候,既然他进宫的话,就不要怪他亲自动手了,赵浩的暗卫很多,大多数都是徐庶帮着他培养出来的。
徐庶也要回来了,利用一下徐庶和柔娘的交情让徐庶来更加忠心的帮自己的忙,岂不是更好,可是没想到赵浩一进去里边,才发现贵太妃得了传染病,这下完全被隔绝了,太后下令把贵太妃住的地方全部封锁住,本来大家还会担心宁王妃柳氏会不会进宫去求情,可是柳氏只说了一句遵从太后的指示,便什么话都不说了。
赵柔然便去找柳氏,她想着这柳氏是傻了还是太老实了,这个时候就应该去太后那里去求情,可以让宗亲去求情,这样才可以让赵浩出来,否则,即使赵浩的死士再多,在明面上也没办法,毕竟这个国家最大的还是皇上,而不是摄政王,皇帝虽然才九岁,可是皇家的孩子哪里有什么懵懂的,不过是年纪小了一些而已。
谁料到赵柔然走到柳氏门口,柳氏的下人守在门口对赵柔然道,“侧妃且留步,我们王妃身子不太还,此时正在里屋休息呢?”
“你去通报王妃一身吧,就说我有重大的事情找王妃,若是此时王妃不听我谏言,恐怕王爷危在旦夕,你快去吧!”赵柔然没理由的烦躁,什么时候了,这柳氏还怕死怕成这样,上次她儿子死了,她没跟着去简直就是祸害人间。
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五大三粗的婆子们把赵柔然抬了回去,张丰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便出现,那赵柔然倒是第一次被这种方式对待实在是恼火,可是柳氏却抚着肚子无言的笑了,无论这次她生男还是生女都没有危险了,她也留下了香火了,替那个早已死去的孩子。
是的,贵太妃得了传染病就是她做的,谁都没想到贵太妃日日擦的帕子被她安插的下人在上边用毒水煮过,若不是她是她的儿媳妇,恐怕根本就不会松下防备,柳氏自嘲的笑了笑,若不是如此太后哪里有机会趁此封宫。
幸好这谭太后反应过快,控制得当,否则这场戏还不知道接不接得住,可是只要那赵浩身子再康健的人,那又怎么样,她河东柳家也不是没有暗卫这种东西,其他的好些人都只认柳家的,她爱了他这么多年了,可到底她得到了一些什么,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日**着自己喝避子汤,亏她以前还真的以为赵浩对她很上心,给她喝的人参鸡汤,她故意和他多亲热几次,当着他的面喝下去,他走了,她便全部呕吐出来,并且暗地让身边的妈妈养着身体,这才能怀上孩子。
不可否认这丁侧妃确实是一个聪明人,日日在自己这里伺候,比顾侧妃还伺候的妥当,若不是知道这是个蛇蝎美人,恐怕她还真的上了当。
徐大姐这边也早有耳闻了,不过她要准备的是爹娘马上要来汴梁了,徐大姐还是很怕露出什么破绽过来,虽然她已经很习惯了徐茗雅的身体……rs
第七十九章 示弱于人
徐老爷还不是什么王侯将相,所以皇帝也不会赐宅子,说起来也奇怪,本朝住官衙的都是外放的官,汴梁的官反倒是要自己买房子,燕人杰早已经闻弦歌知雅意的准备好了房子,徐大姐只需要去安排一些即可,胡氏的娘家人多了几句嘴,倒是被胡氏骂了好几句,以后亲家就是汴梁的父母官了找他们办事不就是最好了,一栋房子的事情到底算不得什么,这是可以拿得回来的,总比以前给赵柔然娘家的像打了水漂一样
这宅子跟燕家倒是隔得不远,毕竟都在内城,交通方面路段什么的都有专门的人整修过了,自然和别处不同,徐老爷和姚氏这次是直接从徽州过来的,可是她弟弟徐俊雅可就不同了,徐俊雅和李氏两人不知怎地就要来,徐俊雅是准备备考,可这李氏见徐俊雅要来,又有这公婆升了官,便求了老太太要来,老太太一向疼这个侄孙女,自然让她来,这样她们夫妻二人是从襄阳府到的,到的时间还比姚氏和徐老爷早了一些
徐大姐对于徐老爷和姚氏来还是比较高兴的,毕竟是娘家父母,可是对于弟媳妇李氏可就不以为然了,这个人就是撺掇着把自己远嫁的人,在家里是万分容不得自己的人,连婆母姚氏都不大尊敬的人这次还不知道会闹什么幺蛾子,徐大姐扶额,这人可不好对付,上汴梁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且不说徐大姐的打算,那李氏早已携着儿子女儿,她福气好,徐大姐出嫁的那一年便生了一对龙凤胎,徐俊雅虽然不喜欢这李氏,可她为家里立了大功,便也不再挑剔这些了,反而越发得李氏看重,姚氏本以为自己嫁进来的徐家是大家,却不知道婆母李氏原是个古怪的人,而且随着年纪偏大,越发古怪,姚氏自己跟着丈夫去任上去了,也避免了麻烦,徐大姐在家里一向养得娇贵,在老太太那里受苦她不愿意,除了晨昏定省竟不再去老太太那儿,那老太太也不是个好相与的,这就是徐大姐对这家里人的印象,实在不算好,也不算太坏
李氏坐着颇为富贵的装饰的十分好的马车,那马车上有她的一对儿女,都两岁的样子,看着倒是很乖巧,李氏也颇为自得的笑了笑,即使她先前和徐氏不对付又如何,现在她生了儿子女儿,婆母姚氏也不会把她如何的
车上有一个养娘,这人也是李氏身边信得过的人,她三十多岁的年纪,头上盖着额帕,只插了一支银钗子,看起来素净却颇懂规矩的涅,她是个寡妇,嫁出去了后死了丈夫,被婆母赶了出来,却有,没办法又去投靠旧主,这旧主就是李氏,因为擅长跟李氏出主意,很得李氏信任,嫁进徐家这样的人家也是得了她的主意
李家以前也不差的,可是家族子弟一直不长进不说,后来还有人在前朝就犯了事,差点没连累到徐家,这才败落了,也因此,李家的这大姑娘一直便不好说人家,偏偏想起了徐家这门亲戚,徐家一直过的不坏,又是襄阳府本地的望族,徐老爷虽然不是封侯拜相,可是也是不大不小的官,想走这条门路后,李氏便挤破了头在老太太面前卖乖讨巧,又装好,她得了家里的吩咐,自然涛好奇老太太不遗余力,恰逢这老太太不喜儿媳妇抢她的风头,自然想找个帮手,什么帮手还有自家人好的呢?
徐俊雅是徐家的独子,长的那是仪表堂堂,又是官宦人家,李氏见了这徐俊雅自然是万分满意,李家人也道这才是好人家,李氏过的清苦,可她却是个爱美的人,方进入徐府,就见那大小姐徐茗雅穿的戴的用的比什么都好,又有好亲事,不知嫉妒了她多少回,偏偏这徐茗雅生的也好,娇娇糯糯的,万事不愁,却有爹娘宠着
好容易这徐大姐遭了祸,死了未婚夫,李氏嫁了进来后,便看她不顺眼,一来确实是想她胡乱嫁人算了,最好是去做填房,徐家的大小姐做填房看她有什么脸,二来打发了徐大姐,她才觉着终于不用凡事有个对照组了,什么都对照徐大姐来看,实在是太憋屈,本来准备让老太太胡乱嫁个越坏的人家约好,可那老太太到底还顾念着徐大姐,竟然找了个朝中新贵,虽然隔的远,可没想到偏偏混出了头,就连自家夫君都说大姐嫁的好
“养娘,你说说这次去若是婆母给我小鞋穿该怎么办?”李氏心中还是有几分的的,以前在老宅有老太太在,她可以横行霸道,甚至和婆母吵架都行,可是如今却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姚氏是汴梁的知府夫人,徐大姐是户部侍郎的夫人,而她则是赶着过来的,如果老太太不是逐渐呈老态,她哪里会如此心急,丈夫如今才是重中之重,若是大比之年中了进士,做了官,她要做官夫人
丈夫虽然对她不坏,可总是不冷不热的样子让她没有安全感,那时送徐氏送亲回来后,好长一段时间没给什么好脸色给她看,她知晓那丈夫必然是怪她的,可生了孩子后,两人的感情倒是和缓了一些,不过丈夫仍然对她很一般,又加上收了两三个通房,对她越发冷淡,她就越怕若是丈夫一个人来这里,到时候一个人带着如夫人去做官,那她可就完了,老太太年纪越发老迈了,有时候说话都不太利索了,她也不愿意伺候老太太了
魏养娘把哥儿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这才叹了一口气对李氏道“先前奴婢说让您别把事情做太绝,果真是时来运转了,徐家大姐命好,这样的人家都给她过好了,那时候我曾经去打探过说这燕家的对前妻一往情深,不过是碍着他们家族人的面上才娶的,倒是没想到她旺夫,如今她那女儿许了好亲,上次太太派人回来送年礼的时候,奴婢倒是问了那么一声,听说了徐大姐跟前头的女儿相处的跟亲生的还亲,那燕姑爷还送了温泉庄子给徐大姐,又生了儿子,这可如何是好哦!恐怕她必然是记仇的”
看了看李氏发黑的脸,魏养娘琢磨着,想了想办法,总不能让主子去了汴梁遭嫌弃吧,若是糟了嫌弃了,那可就完了,谁都不待见的女人,在后宅里面怎么能混的下去,那就完了,李氏在府中不过是仰仗着老太太,老太太眼看着就不行了,还能管得了姚氏几年,想ko掉李氏是迟早的事情,不是说李氏不好,而是完全还有更好的人等着,大家子都是这样,不会随意休弃你,可是熬死你,想尽各种办法挤兑你,让你心里有苦说不出,几年就死翘翘了,还谁都知道你李氏不孝敬婆婆,挤兑姑姐
可是到底为了李氏怎么过下去,魏养娘充分发挥了她的聪明才智,建议她“奴婢就一条,您得示弱,不管如何,您强了她们必然是看不过眼的,若是看不过眼就不会怎么客气,可您若是示弱,您好歹是哥儿和姐儿的娘,再不济还有这两个做靠山,您好歹忍几年,等大爷出息了,可不就好了”
所以当徐大姐为亲弟弟一家接风洗尘的时候,发现者李氏倒真的是变了,她会轻声细语的跟自己说笑,还夸初元“先前就听娘说大姐生了侄子,说是聪明伶俐的,可不,我这一看,确实是如此,以后肯定鹏程万里”
这……她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徐大姐心里膈应了一下“借你吉言”
与徐俊雅倒是更亲热一些“听说你们要来,那屋子也是够住的,只是今日天色稍晚了,少不得要在我这里休息一下,明儿你和你媳妇去看卡,要是有什么需要添置的再与我说”这是亲弟弟,虽然一向和她关系不冷不热,可是比起李氏来要更好一些,更何况拉进与娘家的关系,至少明面上看着不错就行
徐俊雅见徐大姐气色不错,有当家主妇的涅,说起话来,倒是自信满满的涅,也放下心来,他只有这个大姐,以往一直不太亲,心中却又隐隐觉得对不起大姐,若不是为了娶李氏,老太太犯浑,也不会让大姐远嫁,还做填房,可有无法改变什么现状,可是如今看大姐过的好,心里倒是舒坦了一些
“此番多谢大姐了”徐俊雅仍然十分感激,幸好李氏知趣,否则,迟早不让李氏出来
第二日便带着两人去看新房,却不是由徐大姐亲自领着去的,徐俊雅和李氏一起收拾好了东西便过去,他们坐的马车都是燕家安排安置的,李氏听了魏养娘的话,表现的倒是很不坏,可单独和魏养娘在一起,便没有绷住“我说徐氏现今过的真不错,你看这马车,倒真是豪华,虽然不是大官用的,只是普通的,可是里头坐着也舒服她倒真是命好,填房如今也当了家”(未完待续
第八十章 来意如何?(二更)
坏了,这李氏又开始小肚鸡肠起来,魏养娘只好劝道,“看您说的,这话以后可不许说了,填房不填房的,填房好歹也是明媒正娶的,也不是从偏门进来的,燕姑爷正值壮年也不是什么老头子,她以后总还是享福的命,您呐,可千万要绷住了”
李氏听了讷讷点头
徐大姐替徐老爷姚氏买的房子倒是足够大,四进的宅子,住上好几家人都可以,都说姑奶奶嫁的好,看来也真是名不虚传青砖红瓦,看起来是传统书香世家住的,不招椰看起来颇为宁静,徐俊雅也知道姐姐用心了,徐大姐晚上又遣人问他们住不住得惯等等,徐俊雅赏了张妈妈一个银锭子,含笑对张妈妈道,“还请您回去跟大姐说,弟真是感激不尽”
家具是新的,李氏用手抹了抹,一尘不染,已经打扫过了,并且这里还有一房下人供她们驱使,太周到了,周到到李氏连毛病都挑不出来,她本来还想上上眼药,挑拨一下关系,可没想到徐大姐是真心周到,她们刚刚把东西理顺,还来不及歇一歇,外头就有人送过来酒席,说是大姑奶奶让送来的,徐俊雅又是打赏了好些,还怪李氏准备的赏钱太少,李氏看了一眼魏养娘也只好忍了,若是在家里,她必然会发一顿脾气的,因为有老太太跟她撑腰,可这个时候却不同了
一桌子菜,那伙计口齿伶俐的吩咐,“我们二奶奶差人去跟伙计们说了,今儿是舅爷第一次来新屋,怕您吃不惯,特特地吩咐湖广的厨子做的菜,让您尝尝鲜,又说了,以后您还是要习惯汴梁这边的馒头包子菜色,以后出去应酬,难免要吃的”
徐俊雅坐下来看了这菜色,也忍不住垂涎三尺,只是他一向克制自己,倒是很平静的吃完了饭,吃完了饭,便又去看书房,书还没有填满,可是书架子却做了,书房前面还放了兰花,翠绿的小竹林,虽然有装饰的作用,可当真是好地方,他到底没客气,他又是个爱书如命的人,连忙进去把自己带的书让小厮摆好,他却拿着一本书开始看了起来
徐大姐等了好几天,姚氏和徐老爷才来,这二人却是由徐俊雅亲自去接的,徐老爷见了徐俊雅的面便考较上了,倒是姚氏看着独子,满心的话却被徐老爷截了胡,徐俊雅自然接徐老爷和姚氏去自家住处,姚氏心中有了计较,见徐大姐置办的房子实在是好,太好了,地段好,房子好,布置也好,徐老爷也暗自点头
他们二老来了,燕人杰哪里能不亲自为他们接风,又派马车接徐家一家人上潘楼吃饭,特地选的雅室,这次大伙儿知道是东家的岳父母舅兄一齐来了,卯起劲来做了一桌子菜,可对于姚氏和徐老爷来说最高兴的是看女儿过的好,徐老爷是个孝子,虽然知道女儿死了丈夫就把女儿远嫁了这事儿做的不地道,可是那时老太太寻死觅活的,要徐俊雅娶李氏女,徐老爷也无法,无论姚氏在他跟前抱怨了多少还是无用
可如今看她又是命妇,又在家里做的人,高兴的不行,倒是姚氏惦记着外孙,“我听说他两岁了,怎么没带他出来我看看,我想他想的不行,你和姑爷都生的好,不知道初元长的多俊呢?”
徐大姐笑道,“他这个孩子人一多就容易哭闹,喜静不喜动,无妨,娘要是什么时候有空他才行”
母子俩说话和乐融融,这可苦了李氏了,李氏还要站规矩,以往在家里,李氏往老太太那儿跑,逃避这种为人媳妇该做的例如站规矩这些,可如今她落了单,又没个老太太这样身份资历的去压住姚氏,她自然苦着脸要布菜,一切都要忍,要忍才对
燕人杰见了岳父,恩,很标准的涅,跟他想象中没什么太大的差别,正如南边的男人一样,个头都不大,可是说话弯弯绕绕多,顶聪明的涅,好歹他这个岳父虽然不是太大的官,可是一直熬到现在,可真是不错了,还是朝中没什么人罩着的情况下,看起来是个十分有主意的人,可惜这样的场合,不方便说太多,徐俊雅也观察着燕人杰,说话做事十分周到细致,难怪到户部任职
一顿饭吃下来,几人倒是熟悉了不少,特别是徐大姐和姚氏两母女,竟然有说不完的话,主要是姚氏实在是太想和女儿畅谈了,毕竟好几年没见面了,又得到她这样的招待,十分好奇女儿的生活,也想见见外孙子,虽然她带来的礼物也有外孙女的份儿,可是外孙女毕竟不是亲生的,外孙子才是
燕人杰携着徐大姐回家了,罗夫人倒是亲自上门来了,胡氏恰巧不在,他们两口子也出去了,只有刘氏在,刘氏亲自接待的,不过这罗夫人听说徐大姐回来了便连忙丢下刘氏去找徐大姐了,刘氏算什么,徐氏如今才是大梁,她虽然是庶出的,可是跟着罗卿这个忠武将军左奔右跑了好些年,自然也看清楚了状况,什么状况,那就是燕人杰以后必然前途无量,谭家结亲了,赵浩被关了,这一系列事情合起来,可不就是
徐大姐见是她来,愣了愣,倒也不好问你怎么来了这些傻话,反而和她寒暄几句,“罗夫人别来无恙,爱丽还说她罗家姐姐一向都很照顾她,我和我们二爷都很感激呢!”
得,这话绝对是一句场面话,爱丽时谭家未过门的媳妇儿,反倒是罗家是去攀附关系的,一般来说应该是爱丽和谭家的关系更亲近些,可罗夫人也是知道这些弯弯绕绕的,也笑着答道,“侄女儿真是有心了,她倒是说你们丽姐儿生的好,在谭家很受人喜欢呢”
这话徐大姐也喜欢听,若是谭家对爱丽不好,她才会不高兴,可是,咳咳,罗夫人今天到底是来干嘛的!RS
第八十一章 名声还是要的
罗夫人虽然存着拉拢的心思来的,可是却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她掂量了一会儿心中的事情,给徐大姐道,“你也知道我们家以前和宁王府的关系,可如今因着我们老爷久在边疆,竟有几分疏远了,可孝敬还是要有的,就是不知是个什么章程?”也就是说平时他们虽然和宁王府关系一般,可是送礼却不敢马虎,如今却不同,若是循旧例,宫中又会有什么看法,会不会以为他们家是两边讨好
事实证明,罗夫人实在是想太多了,徐大姐也说了说自己的看法,反正约莫忠武将军是要投靠谭家的了,“您看看这些事我也不是太懂,不过较着往常的例子总是没错的,宁王爷进了宫,总是要出来的,到时候再计较这些也不迟”宁王什么的,如果有明旨,那就好办,也不能怪别人凉爆可若是上头还没发话,你就埋汰皇室,那就是自己的问题了,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
得了徐大姐的准话,罗氏心里也踏实了一些,你看不是我一个人这样做,大家都这么做,法不责众,即使上头怪罪,也有许多人分薄一些罪责
这不,丁侧妃的儿子周岁,照例,命妇们要送东西过去的,可是没有人会过去,俨然没有和以往一样把摄政王当成皇帝一样看待,一把手就快掉下去了,谁也不知道竟然这样快,说坏事儿就坏事儿,不过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要完全除去赵浩,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燕人杰从户部回来后,便随着丫头脱了大衣裳,徐大姐也亲自拧了帕子让他擦脸,燕人杰抹了抹脸,夫妻二人坐在一起说话,这个时候才觉得妻者齐也,二人天生生死与共,比外头的人不知道要亲近多少,燕人杰这些日子为了谭家的事情倒也辛苦,但是也觉得值,至少跟着谭家比跟着赵浩好,小皇帝亲政最多也要五六年的光景,掰开了看,与谭家天然姻亲关系,确实为他们多了一份毕,可是这毕不是白来的,可以说完全是燕人杰用自身努力换来的也不仅仅是燕家的事情,如今连她娘家也牵扯了进来,便是只可赢不可输了
其实之前看书中说道宁王即位,徐大姐就觉得不合理,那位皇帝明明知道摄政王如此之大,不安排顾命大臣却安排成年的儿子,按军功来说,赵浩确实还算不错,可是徐大姐看书中说这皇帝先前还一个庶长子的,也跟着打了江山的,可是皇帝即位后便去了西天,实在是令人万般猜测,赵浩不过是其子中的一个,在众位老皇帝的儿子中位份高了一些,是平妻所生的,以前也无甚建树,倒是心狠手辣令人生畏,且不说强抢他人妇这种手段,只说人家的男人还在为你家卖命,干这种事情又不地道,而且对待下属从来都是暗杀什么的,手段过于阴毒,是在非明君的涅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偏偏是男主角,所以什么事情按照他的说法来说都是对的,徐大姐摇摇头,又把今日罗夫人来了的事情说了一说,燕人杰挑了挑眉,没再说什么,不过他也有话嘱咐徐大姐,“近日就不要去谭家凑热闹了,他们家怕是门庭若市了,咱们只看着,若是他们有什么不凑手的人,要咱们去,咱们再去”
不能表现的太好了,徐大姐知道了
且说姚氏和徐老爷安顿好了之后,便着人邀请徐大姐和燕人杰一同去吃饭,这次去的时候,家里又不太一样了,怎么说,毕竟是有了当家主母在,例如说,下人越发见窍一些,摆设看着更加舒服一些,还有这次徐大姐把爱丽,初元一起带来了,初元也差不多两岁了,正好会说话会叫人的阶段,平时徐大姐倒是教养过他,他也认真,倒是爱丽这个姐姐,认起真来比徐大姐这个娘还认真,徐大姐见他姐弟俩个和睦,倒也不再说些什么,只是那大房的浩元却是越发看不到他的人了,刘氏对浩元也管的越发严厉起来
“我说想着跟哥哥送个荷包,却不曾想着书香姐姐说大伯母如今让哥哥闭门读书,不与旁人分心,不过是送个东西而已,难不成还表错了情,难不成读书人就不用亲情lun理了”爱丽心中对刘氏这个大伯母很有看法,不过也只是到徐大姐的面前说一说
徐大姐连忙制止了她,睁大了眼睛,“还不快住嘴,你看你说的是什么话,一个姑娘家怎么能编排起长辈来了,她即使再多不是,既没有苛刻对你,你很不必说这些的,你是订了亲的人,这些话若是给外头的人听了,他们会说你是个什么样子,都住在一个宅子里总是能见上面的,你心里知道是一回事,可别什么事情都说出来”徐大姐在心中又添补一句,她是要嫁进谭家的人,谭家如今是大势,娶公主都不在话下了,娶贵女也不在话下了,这个时候越发要表现好,什么地方都不能给人拿住把柄
爱丽听了徐大姐如此疾言厉色的话,有几分被弧了,又想着这才是亲娘,若是外头的人,怕是只由着你说而不会阻挡你,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于是她上前,抱住徐大姐的胳膊,“我知道了,娘,下次万万不敢如此了娘您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打一棒子还要给一个甜枣,徐大姐抚了抚她的头发,女儿越长越大,注意的事情就要越多,你看那肖云,顶尖的贵女,坏了名声后连小吏都不愿意娶,若不是她哥哥有门路,塞了她进去,还是做侧妃,好容易敖到正妃死,如今才做了王妃,凭是这样,汴梁的许多世家仍然是瞧不起她,女子的名声何其重要,就拿她自己来说,还没犯什么错呢,就是未婚夫死了,都难嫁出去了,连亲娘都没办法留她在家
“你往常和谭家的小姐们在一起,觉着谁好相处一些?”
爱丽也知道在后头说人坏话不对,可她斟酌了一下还是道,“自然是谭四小姐,
txt电子书下载https://www.Shubao201.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2.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675